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28章 新年

第28章 新年


那个秦姑娘的视线落在刘徵身上, 刘徵淡淡地道:“秦姑娘。”

话说完,便没了下文。

赵菀玉不是善于交际之人,可也知道这样立在此处有点尴尬, 便替刘徵问了句,“秦姑娘是要去哪儿?”

秦雪意道:“昨日得罪了阿嫣,想出来买些她喜欢的东西赔罪。”她瞥了眼刘徵,语气柔柔, “没想到会这么巧,能遇见殿下和公主。”

赵菀玉前些日子去韩家没见到韩大夫人,韩嫣和秦雪意, 不过也听说了,几人回了充洲之后韩嫣的外祖父撑了过来,现在应该已无大碍, 所以她们好些日子前就回了洛都。

赵菀玉没有什么话要说, 刘徵也如此,打过招呼, 便往街口走去, 皇子府的马车停在那处。

秦雪意立在原地咬着唇, 望着雪地里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男人脊背挺括高大, 走在他身边的小娘子一袭淡紫色大氅, 大氅厚重, 却只显的她高挑纤细。

这时候男人不知道要对她说什么话, 微微向她侧过头,露出一张细细描绘的如玉侧脸。

秦雪意握紧绣帕,猛地扭过了头。

刘徵回了皇子府就去了书房,赵菀玉则是跟着阿如去练武。

还有两日就是除夕了, 皇子府在陈管家的操劳里,都挂上了红灯笼,门口窗棱也贴上了各色窗花。

二十九这日刘徵回来的比较晚,他回来时赵菀玉都已经洗漱好了,正坐在美人榻上研究一个九连环,忽然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她放下九连环,走了出去,然后便看见玄衣窄袖的刘徵手里领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还躺了个毛茸茸的东西。

许是因为进了房间,屋子里比起外面刮风天气暖和太多,那只毛茸茸的东西不在蜷缩于厚实的小毛毯里,它微微伸出脑袋,露出一双尖尖的耳朵和幽深如沧海的蓝眼睛,“喵,喵”地叫了两声。

赵菀玉目光嗖的一下落到刘徵身上。

刘徵将小篮子放在镶珐琅方桌上,双手捏住小猫的后颈,拎出它后,递给赵菀玉。

赵菀玉迟疑了下,伸手接过,这只猫一到赵菀玉的怀里,立马双爪轻轻抓着她的衣裳,冲她喵猫了两声。

“这是……”赵菀玉神色狐疑。

刘徵站在她身前,低着头道:“你前些日子喂的那只小黑猫不是不来了吗?它可能寻到更好的地方了,但我们可以养只猫。”

“养只不会离开的猫。”

赵菀玉一愣,而后垂下眸,这只猫身形和那只小黑猫差不多,都是没成年的小猫,不过它脑袋后背尾巴都是黑色,肚皮却是雪白色,见赵菀玉冲它看来,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它,赵菀玉抿了下唇。

刘徵看着赵菀玉的脸色,心往下沉了沉,语气迟疑,“你不喜欢吗?”

“我……”赵菀玉说了一个字,止住话,最后对上刘徵那双深邃的眼睛,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

她低下头,摸了摸怀里小猫的脑袋,小猫立刻舒服得眯起了蓝眼睛,看着它的表情,赵菀玉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笑。

见赵菀玉露出微笑,刘徵收紧的拳头松开,又问:“我们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取名?”

“嗯。”

赵菀玉低头看着小猫,这只猫倒是很粘人,整只猫都往它怀里蹭,她思考了一瞬说:“殿下取吧。”

刘徵闻言想拒绝,可不知他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只他取名没什么天赋,思来想去半晌,只能道:“它毛发是乌黑和白雪两色,不如叫它乌雪?”

说完他眉头一皱,觉得太简单了,想重新寻个名字。

赵菀玉念了一下乌雪两个字,点了点头,“那就叫它乌雪吧。”

既然赵菀玉这么说了,刘徵也觉得不错,很适合它,见她伸手逗着乌雪,他轻松口气,道:“我去沐浴。”

刘徵去了浴间,赵菀玉低下头,虽然这只猫才见到自己片刻,倒是很喜欢她,它摸了几下,就幸福趴在她怀里。

赵菀玉将它放在桌子上,一下子从柔软的怀抱挪到硬邦邦的桌子上,乌雪眼睛瞬间睁开,望着赵菀玉,“喵,喵。”

方才刘徵在,阿如没有多言,或许是看见过自家殿下收拾敌人的铁血手腕,阿如心里是有点惧怕的。虽然赵菀玉看着也冷淡,但她教她习武,知道她是柔弱的小娘子,面对她时胆子大多了。此时刘徵离开了,她便道:“夫人,它好可爱。”

“喜欢吗?”赵菀玉微笑着问。

阿如点点头,她可喜欢了,当初那只小黑猫她就可喜欢,但那只猫性子高傲,比不得这只猫乖巧可人。

“既然喜欢,你以后就多照顾一下它。”赵菀玉看着她道。

阿如一怔,旋即重重点头,“奴婢会的。”

时间不早,赵菀玉就叫阿如将这只猫带下去,明日再寻一个专门照料它的仆人,阿如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是侍卫,学过的东西比月见多不少,夫人和殿下就要就寝了,再留只猫在屋子里不大好,于是她把猫放进篮子里,拎回了自己房间。

刘徵出来的时候,赵菀玉就坐在榻上摆弄那个九连环,他目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问:“乌雪呢?”

赵菀玉起身说:“我把交给阿如了。”

不等刘徵开口,赵菀玉往床榻处走去,“殿下,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寝吧。”

一晌天明。

赵菀玉刚醒来便听到刘徵的声音在耳侧起来,“我先去官署一趟,午后会回来,晚上我们要进宫赴宴。”

今日是三十,也就是除夕,除夕有一年最盛大的宫宴。

今日进宫,赵菀玉穿了件红色斗篷,冬日里宫宴开在照和殿内,殿内四周立着好些暖炉,一入内就感受到一阵温暖,赵菀玉脱了斗篷,递给宫女。

只刚脱了衣服,赵菀玉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侧过眸去,只见一袭紫色官服的齐淞立在不远处。

想着间,齐淞走了过来。

只他还没出声,刘徵盯着他,先一步道:“齐大人。”语气稍有些冷冽。

齐淞面上的微笑无懈可击,回了一礼道:“二殿下。”之后目光才落在赵菀玉身上,道:“菀玉公主。”

赵菀玉穿了条淡蓝色的长裙,外面是藕荷色的褙子,褙子袖口还镶了一圈雪白狐狸毛,看起来端庄美丽,不仅如此,许是成了亲,眉眼转动间还多了些别的韵味。

齐淞呼吸微微重了几分。

“齐大人。”赵菀玉微微福了福身。

齐淞嗯了下,便转身去他的座位处坐好了,这是除夕宴,却不是家宴,年底了要君臣和乐,所以不只是皇族宗亲,还有世家臣工。

然而名义上的君齐皇不曾出现,不多时,齐后驾到,于是大殿内便响起舞乐之声,之后便是筹光交错的声音。

刘徵和赵菀玉一张桌子,只赵菀玉从前是个弱国公主还好,也没几个人来和她寒暄,如今成了皇子侧妃,且刘徵并无正妃,是以那些来向刘徵敬酒的宗室臣子,她也要应酬一二。

应酬便免不了喝酒。

她喝了这辈子最多的一次酒,虽然刘徵很体贴,只让她沾沾杯,但积少成多,分量是这辈子接触到最后的一次,她脑袋有点发晕。

刘徵问宫人要了热茶来,亲自给她斟了杯浓茶,递到她手边,“解酒。”

赵菀玉接过茶杯,抿了几口,上脸的酒意才少了很多。

约莫亥时,宫宴结束,赵菀玉穿上斗篷,跟着刘徵往宫门口走去,如今正是人潮散去的时候,往来都是达官显赫,不过因为新年,就算平日里有什么龃龉,今日面上都是春风和暖,言笑晏晏。

而宫道两侧都挂着红灯笼,人声鼎沸,置身其中,倒真的是新年了。

赵菀玉和刘徵回了皇子府,新年府里的很多仆人都放了假,赵菀玉的院子便显得冷清了点。

月见伺候她换了身轻便舒适的衣裳,等从浴间出来,房间里红木桌上摆了几样清淡养胃的汤粥。

“你在宫宴上没怎么吃东西,今晚要守岁,过来喝点粥吧。”刘徵说,新年的习俗是要守岁,最起码要守到翌日天明,齐国和赵国都是这个习俗。

“好。”赵菀玉应,她端起一碗红枣粥喝完,然后便让人撤下去,见月见她们还守在房间里,她便对她们道,“月见,阿如,今日是新年,你们都下去歇息吧。”

月见和她不拘谨,但刘徵在此,她不敢太放松。况且她也知道,今日新年,院子里婢女们凑在一起有自己的热闹。

月见听了这话,很高兴地应诺。

阿如则瞥了眼刘徵。

刘徵道:“听夫人的吩咐。”

阿如福了福身,便和月见一起退下了。

屋子里登时只剩下刘徵和赵菀玉两个人,赵菀玉抬眸道:“殿下,下棋吗?”两个人总不能枯坐一夜。

“好。”刘徵应。

只是赵菀玉今日喝了酒,虽现在脑子不晕,但逻辑条理比不得平时,下棋水平退后了一大截,虽然刘徵有意让她,但还是连输两局。

第三局她捏着棋子,面颊略有些发红,半晌都没落下一个字,不知心思飘向什么地方去了。

刘徵等她半晌,见她落下一棋,他一边端详棋局边问道:“想什么?”

赵菀玉去棋盒摸棋子的动作稍愣,她抬起头,往留了一点缝隙的窗外看去,“我在想我阿兄。”

刘徵闻言,登时静下来。

赵菀玉又收回视线,语气略微怅惘:“这还是第一次过年,他没在身边。”

刘徵沉默了一会儿,问:“要不要在给他写封信?”

赵菀玉摇摇头,“不必了,早上才写了一封。”话落,她把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盘上,然后等着刘徵落下一个子,只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刘徵的动作,她不由看向他。

男人微微低着头,房间内烛光明亮,浓密的眼睫便在眼睑下方勾勒出一片阴影。

“殿下?”

“我已经很多年独自一人过年了。”随着他话落下,他手里的棋子也落下,然而他落的地方是招烂棋,周围的大片棋子尽都落入对方之手。

赵菀玉忽然想起,这位二皇子的母妃十来年前就仙逝了。

她唇瓣微动,有心安慰他两句,但安慰人的事太难做了,而且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刘徵忽然又抬起脑袋,开了口:“不过今年,我不是孤家寡人。”

男人的眼眸漆黑,就像是黎明将至前最昏暗的那一瞬,黑的能把世间万物都吸纳入内,赵菀玉被那双眸子看着,有一瞬间感觉她也快要被吸进去了。

然而清醒来的很快,赵菀玉笑了笑,“等殿下以后成婚生子,会有真正的家人陪伴在身侧的。”

刘徵听后右手食指不受控地动了几下,他直直地盯着赵菀玉,过了半晌嗯了声,“你说的对。”

见他接了话茬,赵菀玉刚刚绷紧的心松了松。这时候,厚重古朴的钟声隔着房门传了进来,紧接着,是千家万户鞭炮齐齐炸开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无数烟花闯上天穹,然后爆炸出最绚烂色彩的声音。

“子时了。”赵菀玉说。

刘徵嗯了一声,从榻上起身,推开旁边那扇雕花窗花,赵菀玉也走过来。

皇子府也要放烟花鞭炮,而他们这块地方住的都是达官显赫,这种迎新除晦的东西必不可少,顿时间,四面八方都是烟花爆竹的声音,漆黑的夜色被无数烟花染成灿烂夺目的色彩,不仅如此,甚至夜色下看烟花的人都染上了一层流光溢彩的颜色。

赵菀玉穿的是浅碧色的襦裙,可红黄紫白等各种颜色从夜幕里流下,她的身上便也镀上了这样热情绚丽的颜色,只这些颜色落在她身上,不是她将缤纷色彩衬托,而是所有的耀眼炫目成为她的陪衬,耀眼的她还撞进一片漆黑的眼眸里,然后在那黑沉沉的地方留下无法磨灭的灿烂色泽。

刘徵背着手仰起头,看向天穹。

这炸耳的声音响了小半个时辰才变弱,然而距天明还是有好长的时间,赵菀玉觉得喝了酒的脑子不如平时好用,放弃了下围棋,又和刘徵拿出了不需要脑子的双陆棋。

只下着下着,两只眼皮子逐渐变得沉重。

“菀菀。”刘徵叫她一声。

赵菀玉拍拍脸,嗯了一声,然后赶紧掷骰子,只没走几步棋,两只眼睛又困顿起来。

“什么时间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丑时三刻。”刘徵看一眼沙漏。

才丑时三刻?那最起码还有两个时辰,赵菀玉手撑榻起身道:“我站一会。”

“很困吗?”刘徵问。

“是有一点。”赵菀玉使劲儿揉了揉脸颊,她觉得是酒意未彻底消退的原因,因为从前守夜,没这么困过。

刘徵安静了好一会儿,薄唇忽然动了,“不如我们做一点别的提神的事?”

“什么事?”赵菀玉抬起头,因为困,她眼里已经浮起了一片水光,而面颊也因为她的揉捏泛着淡淡的粉,粉是三月枝头桃花花苞最动人的那抹粉。

刘徵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滑动了下,眸色逐渐变深,他低低地道:“你过来。”

赵菀玉向他走近,刚走近两步后忽然腰上多出一只手。

四角矮几不知道何时撞落在地,发出哐当的声响,那些棋子溅落在地,霹雳啪嗒发出声响,而这些声音都无法盖过交织在一起的浓重呼吸声。

不知何时,有女音带着颤音在问,“天……亮了吗?呜。”

“没有。”男人回答。

“我,嗯,我好累。”她声音里有些哭腔。

不知多久后,赵菀玉终于听到男人说了一句天亮了,她几乎是立马就睡了过去。刘徵把她汗湿的乌发理到耳后,也没做清理,就这样抱着她睡了过去。

初一到初五不开印,可身为一个皇子,且是有一波属臣的皇子,刘徵不清闲,就连赵菀玉也接待了几位他说应该见一见的夫人。

初五一过,他便忙碌起来,直到这日十二,他和她一起起床更衣,用过早膳略坐了一会儿,便带着她上了马车,今日是他外祖母韩老夫人的六十大寿。

老人家整寿要大肆操办。

昭远侯贵为侯府,在齐国根植多年,又是二皇子的外家,今日韩老夫人过寿,自然宾客盈门,花攒锦簇。

刘徵先带赵菀玉去后院给韩老夫人请安,但他一个男宾,不好跟着女人留在此处,只把赵菀玉交给了他外祖母。

今儿来的老夫人不少,和韩老夫人都交好。韩老夫人拉着赵菀玉说了一会儿话,恰好韩嫣带着秦学意过来请安了,韩老夫人便笑着对赵菀玉道:“你这年轻的小娘子陪着我老婆子也无聊,”她叫了声韩嫣,“阿嫣,带表嫂和你们年轻人玩吧。”

不等赵菀玉开口,一袭粉衣的韩嫣瞥了眼柔弱可欺的秦雪意,之后亲热地挽住了赵菀玉的胳膊,道:“放心吧,祖母,你就把小表嫂交给我照顾。”

话毕,韩嫣抬起一双明亮的眸子,“表嫂,我们去花园里品茶可好?”

赵菀玉便跟着着韩嫣到了韩家后花园的凉亭里,此处不只有她们几个人,还有好几位年龄相仿的小娘子,韩嫣非常热情,怕赵菀玉不认识她们,还一一给她做了介绍。

之后又拉着她在凳子上坐下,道:“我前些日子得了一些六安茶,给你们尝尝。”话落下,就有两三个婢女上前,烹茶,斟茶。

婢女低着头递给赵菀玉一杯,韩嫣看着赵菀玉笑着说:“小表嫂,你喝过六安茶吗?”

六安茶是这两年出来的新品种,产量低,产地也距洛城颇为遥远,而赵菀玉不喜欢喝茶,从来没品尝过,她摇摇头。

“那你尝尝。”韩嫣道。

赵菀玉低下头,茶水呈现青褐色,碧绿的茶叶在茶水中轻轻起伏,她轻轻一嗅,闻到一股淡淡的苦涩味。她轻轻饮了一小口,虽然只是一小口,这茶水进入到口腔她不由一怔,片刻后,将这半口比黄连还苦上几分的茶水咽了下去。

她姿态优雅,动作高贵,没有她料想的出丑之举,韩嫣眉头一拧,神色好奇地问,“表嫂,这茶如何?”

赵菀玉将手里的瓷盏放在石桌上,语气淡淡:“这茶很苦,我喝不惯。”

“这茶很苦?”韩嫣流露出一点茫然的神色,而后赶紧看向凉亭里的其余几位女郎,“你们的茶苦吗?”

“不苦啊。”有小娘子尝了一口,“味道清淡,只有些涩甜。”

其余的小娘子尝了之后也摇头,“不苦。”

“那表嫂的茶怎么是苦的?”韩嫣好奇地端起那一杯茶,闻了两下,便递给一旁的伺候的婢女,“你尝一尝,苦吗?”

婢女接过茶盏,按照吩咐尝了一口,刚喝入嘴巴里,神色肉眼可见的大变,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咽下去,她回话的声音都是苦的,“姑娘,的确很苦。”

“奇了怪了。”韩嫣蹙着眉头看着赵菀玉,“表嫂,都是一个茶壶里倒的茶,为什么我们的茶都没问题,就你的苦。”

她脑袋凑近了,天真地问,“表嫂,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老天爷都讨厌你,所以给你的茶都是苦的。”

赵菀玉闻言侧过头,眼神落在韩嫣身上。

而韩嫣又看向凉亭里的其他女郎,这些女郎本来没太当一回事,还在私下说话呢,直到韩嫣刚才那话一出来,众人顿时鸦雀无声,这时韩嫣又看着她们问,“你们说是不是啊?”

这些小娘子要么是和韩嫣交好,要么就是巴结韩嫣的,韩嫣如此一出,岂能有人不懂她的心思,当下就有一个女郎郑重地点点头,“可不是吗?我们的都没事,就菀玉公主……”她还往后面侧了侧,仿佛赵菀玉真的干了什么心肠恶毒的事让老天爷厌恶。

这时韩嫣也看向赵菀玉,“是吗?表嫂。”

然而赵菀玉的神色却很平静,她琥珀色的眸子平静地从韩嫣身上扫过,“韩姑娘说是就是吧。”

意料中的气急败坏没出现,赵菀玉依旧姿态高贵脱俗,韩嫣感觉自己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她深吸了口气,索性直接站了起来,对着众人说:“我们去看梅花吧。”

众人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应好。

只这次韩嫣仿佛忘了有赵菀玉这样一个人在,理都不理她,招呼人去梅林的时候,每个人都叫了名字,就是没有赵菀玉的名字。

韩嫣不叫她,其余的人也就当她这个人,簇拥成团,微笑着往梅林去了。

“公主!”见人都走了,站在赵菀玉身边的月见忍不住愤怒出声了,“韩嫣在故意欺负你!”

“可结果不是很好吗?”赵菀玉朝着月见看过来,“安静了。”

“可是……”月见怒道。

“好了,用了午膳就能离开韩家了。”赵菀玉说。

月见深吸了一口气,才压下去了怒意。

赵菀玉倒觉得独身一人待在凉亭里挺好,丝毫不把韩嫣刚才刻意孤立她,给她难堪的行为放在心上。

大概坐了半个时辰,有一抹粉红色出现在眼底,赵菀玉抬起头,眼前人杏眼桃腮,赫然是韩嫣。

韩嫣刚刚在不远处观察了片刻赵菀玉,见她独坐凉亭,自在随意,一点也没有被排挤后的伤心,一点点都没有,韩嫣本来不太大的火气一下子冒了起来,不过她脸上还是挤出了微笑。

“菀玉公主。”她走进凉亭,在她旁边的凳子坐下,手支着脑袋天真地问,“你会唱曲吗?”

赵菀玉瞥了她眼,没回答。

“那就是不会了。”韩嫣又问,“你会跳舞吗?”

赵菀玉这下看她都没看她。

“看来也不会。”韩然叹了口气,起身挪到赵菀玉视线范围里的那边,神色好奇,“你怎么不会呢?听说你母妃出身下贱,但就靠唱曲跳舞才把赵皇迷的神魂颠倒,差点还为她废后。”

赵菀玉猛地抬起头。

见她终于露出了不是冷淡的神色,韩嫣顿时挺胸抬头了,“你母妃那么多蛊惑男人的手段,你都没学到她的几分功力吗?不,你肯定学到了,否则怎么把我……”

“韩姑娘。”赵菀玉突然出了声。

“嗯?”韩嫣笑眯眯的。

“你嘴巴应该洗一洗了。”赵菀玉淡淡道,说完她就站了起来,转身大步出了凉亭。

韩嫣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赵菀玉言下之意,她猛地站起来,“你……”

赵菀玉听都没听,径直出了花园,出了花园之后,她停下了脚步,月见疾步跟在赵菀玉身后,见她忽然停下,她差点撞上赵菀玉,幸好及时止步,而一停下,月见咬牙切齿道:“公主,她欺人太甚了。”

赵菀玉深吸了一口气,神色重新恢复冷静,她扭过头看着月见道:“几句话罢了。”

月见见赵菀玉如此道,唇动了下,可心里的打算没说出来。

赵菀玉心情一平复,就继续往正院走,走了两步后忽然回过头,眼神锐利地盯着月见,“此事不必告诉二殿下。”

月见一愣,立刻不满地叫了声公主,她刚刚就准备告诉二殿下的,从前在赵国,四公主就爱欺负公主,不过她母亲是皇后,她又是陛下最疼爱的公主,就算欺负公主,也没人会为公主出头。

而现在不一样了,她看的出来二皇子很在乎公主,只要知道韩嫣刻意折辱公主,定会公主讨回公道。

赵菀玉盯着她说,“韩嫣没欺负到我,我也并不放在心上,你不要告诉二殿下。”

“可是……”月见不满。

“嗯?”赵菀玉眼神微冷地看着她。

月见只好咬牙道:“是。”

赵菀玉嘱咐完这件事,才继续往正院里去,韩老夫人见她一个人回来了,还很好奇,赵菀玉便道:“外面冷,老夫人这儿暖和一些。”

韩老夫人看的出来赵菀玉是安静的性子,既然回来,也就没让她和小娘子们一道去玩了。

她用过午膳,略坐了一会儿,刘徵便进了后院,给老夫人请安问好之后,便带着赵菀玉离开了韩家。

年一过,天气开始转暖,午后融融的日光洒在人身上,令人觉得舒服不少。

刘徵边走边问:“在后面待的舒心吗?”

赵菀玉轻轻点了点头,“不错,茶很好喝,戏也热闹。”

月见跟在赵菀玉的身后,听到这么说,心中不甘地冲着刘徵张了张唇。

刘徵余光扫到了,他停下脚步转过头问,“月见,你有话说?”

作者有话要说:  25/26两章不是承诺发红包吗?但晋江后台出问题了,发不出去,明天再试一试。

然后晚安,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