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41章 绑起

第41章 绑起


说完话, 她就直直地盯着刘徵,妄图看到刘徵被她刺伤的表情,然而刘徵不仅没流露出伤心难过, 他的唇角还翘了下,又对她说,“喝汤。”

赵菀玉拒绝,“不喝。”

刘徵闻言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赵菀玉被他看的心头发麻,这个时候,刘徵拽着她的力道微微加大, 赵菀玉只觉得浑身一晃,再然后她就坐到了一双肌肉紧致的大腿上,她下意识想站起来, 但横在她腰间手的力道不是她能摆脱的。赵菀玉抬起眸望着刘徵, 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冷。

“今日你必须喝了汤才能离开这间屋子。”刘徵道。

赵菀玉脸色很难看,半晌后, 她双目定定地看着刘徵问:“殿下是在强迫我吗?”

“不是强迫, 是换个法子。”

“这就是强迫。”

她眼神冷冰冰的, 一双红唇抿的紧紧的,胸口起伏不定, 一张清丽脱俗的脸也因此变得秾艳生动, 这是刘徵从未见过的表情, 他见过赵菀玉冷若冰霜, 见过她温顺乖巧,当然最多的是什么都不过心的淡漠。她很少有情绪剧烈起伏的时候,更别说恼怒生气了。

他垂下眼睫再次固执地问出这个问题,“喝吗?”

“不喝。”赵菀玉嗓音冰冷。

刘徵看了看她, 忽然把汤碗端过来,鸽子汤放了一会儿,温度适宜,他含了一大口,然后猛地俯身下去。赵菀玉愕然地睁大了眼,等反应过来后就死死地闭紧牙关,可惜她力道弱,死守片刻后,鸽子汤还是灌入了她口腔里,她不想咽下去,但他的唇还是紧紧封住自己,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锁住她,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宛若山石牢不可破。

赵菀玉清醒地感受到,今日她必须喝了这一碗汤,她是个识时务的,意识到这点时,沉着脸乖乖地把男人渡过来的东西咽了下去。

刘徵见此才微微拉开距离,因两人争执,有几滴液体顺着赵菀玉唇角滑落,他伸出指腹,把那几滴液体用力抹掉。又低下头看着她眼睛道:“现在要喝汤了吗?”

赵菀玉深吸了一口气,说:“喝。”

刘徵微微松开她,不过并没有让她离开他的大腿,只是把汤碗端给了她。赵菀玉抿唇接过,快速地一饮而尽。

喝完她看向刘徵,发现极少笑的男人似乎唇角似乎上扬了一点点。

“殿下可以松开我了吗?”赵菀玉不快地问。

刘徵没有接话,可禁锢她腰的力道松开,赵菀玉猛地起身,起身就往外走,走了半步就愣了下,因为膳厅里不只是她和刘徵,月见和阿如还站在门槛,月见刚刚一直惊讶地盯着她和刘徵,嘴巴都没合拢,阿如比月见好一点,但眼神里满是好奇。此刻两人见赵菀玉直直看来,猛地地了下头。

赵菀玉没有害羞一类的情绪,可心头燥闷,她揉了揉太阳穴,脸色微冷地走了出去。

一路回到卧房,赵菀玉坐了好一会儿,心头才冷静下来,刚冷静下来不久,脚步声响起,她指腹不由自主捏紧衣袖,这时属于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楚,直到一片阴影笼罩在赵菀玉的身上,赵菀玉才抬起头。

“要下棋吗?”刘徵问。

“我今日有些困了,想早些洗漱睡觉。”说完话,赵菀玉就站了起来,叫月见打水洗漱,女孩子的洗漱时间稍微长一些,一刻钟之后也快弄好了。她坐在妆奁前,轻轻拍打润肤的膏脂,余光瞥到刘徵坐在她刚刚坐的位置上,手里拿着她今日没看进去的书。

“殿下,我今夜想一个人歇息。”抹好润肤膏之后,赵菀玉让月见先出去,她走到刘徵面前说。刘徵这个时辰还不走,一般就要留在春波院里了,虽然最近他晚上什么也不做,但赵菀玉今夜还是想请他出去。

自赵菀玉走近,刘徵就合上了书页,只看着她。听到这句话他唔了一声,然后起身径直走了出去。

见刘徵走了出去,赵菀玉关上门吹灭了纱灯上床。上床后她面对墙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毫无睡意,不知多久后,似乎有开门声响起,赵菀玉一怔,然后是放轻的脚步声,她抱着被褥坐起身。

片刻之后,修长手指掀开浅青色床幔,刘徵带着沐浴后的水汽,长发披散,见她没睡着,他瞥了她一眼,脱掉外衫,就要上床。

赵菀玉闭了下眼,不想说话,就要重新躺下。她一躺下,就听到枕边人压低的声音,“抱歉,我回来了。”

赵菀玉没吭声,但大概过了几个呼吸,她感觉到枕边人靠着自己越来越近,最后直接伸长胳膊,猛地将她搂在了怀里,也就是这一瞬,她感觉到某个东西在缓缓觉醒。与此同时,湿漉漉的吻落在了她耳垂上。

他在舔舐轻咬,很久未有这么亲密的动作,赵菀玉耳垂开始发麻,趁他不意时,她猛地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秀发蓬松地压在身后,转过身来睁大眼睛盯着他,“你不是说,我不想做这件事,你不会勉强我的吗?”

刘徵记得她说过的话,他点了点头。

赵菀玉眉头微拧,可刘徵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喜欢一个人我想给她她想要的东西,但是,喜欢是有欲望的。”

赵菀玉一怔,床帐中的光模糊氤氲,但她却觉得刘徵的眸子亮的出奇,他眼眸幽黑,那种黑是纯粹极致的黑,一丝杂质都没有,看不见幽渊之底,却可以知道无尽深渊之下是何物,那是一种纯粹质清的情感。

赵菀玉的心跳猛地快了几分,她意图拉开和刘徵的距离,面向墙壁侧躺。

但声音还是清楚的传入了她耳膜里,“今夜我控制不住欲望。”话音一落,赵菀玉又被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他刚刚沐浴过,身上没有任何味道,清冽干净。

他开始亲她了,“让我不想给你想要的,只做我想做的。”

他的吻落在她的头顶,羽毛一样轻。赵菀玉被刘徵亲吻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她的心情是最不平静的,不是血肉的不平静,是从心脏里冒出来的不平静,甚至她已经感受不到他对她皮肉做了什么。

而等她彻底静下来时,她发现刘徵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抱着她,呼吸有点急。赵菀玉闭着眼睛,几乎一夜未眠,但她没觉得整夜漫长难以度过,只感觉心烦意乱了一会儿,天就亮了。

抱着她的人半个时辰前就松开了她,轻手轻脚起身出去了,赵菀玉听到月见进门的脚步声,才从床上起来。

刘徵今日有早朝,早膳时没见到他,这让赵菀玉暗暗松了一口气。

日光刚刚西斜,赵菀玉站在窗边,若有所思。

月见走了进来叫了声公主。

赵菀玉盯着墙角的芙蕖花,淡淡地应了一声。

月见在她身后道:“公主,二殿下回来了。”

赵菀玉顿了下,说:“回来就回来。”

月见面露迟疑,“二殿下他让你给他送汤去书房。”

赵菀玉一怔,转过身来看着月见。

月见担心自家公主没听清楚,又说了一遍,“二殿下让你给他送汤去书房。”

说完她看着自家公主,发现赵菀玉眼神微变,但很快她又转过身,不知道目光落在了何处。“我不去。”

月见静默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真不去吗?”她轻声提醒,“二殿下这些日子日夜操劳,送汤也不麻烦。”

赵菀玉手指轻轻收紧,声音略冷,“不去。”

月见应了一声,很快就退了下去。

赵菀玉没去书房,整个白日都没看到刘徵,夜色渐深,她沐浴之后刚刚上床,隐约听到院子外有叫殿下的声音,赵菀玉眼睫颤巍巍的一抖。须臾之后,房间门被人推开,她闭着眼睛,可还是能感受到刘徵坐在床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

赵菀玉平静地睁开眼。

刘徵见她眼眸睁开,这才低声道:“我今日很忙,想早些看到你,所以让你给我送汤。”

他又说,“明日也会忙,你来我书房可好?”

赵菀玉坐起身,秀发蓬松地垂在脑后,神色清冷,“殿下政务操劳,我岂能打扰。”

刘徵目光暗了几分,他倏然问,“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坐在锦帐床中,一身月牙白细纱寝裙,细发铺散,未着脂粉钗环,赵菀玉颈项玉质修长地像是一只天鹅,天鹅优雅高贵,不近人情,漠然淡泊。

刘徵唇角的弧度明显,“我在想,我可以用什么威胁你。”

赵菀玉眸色蓦地一变,他要威胁她,她脑子里瞬间想出很多个办法,阿兄不在他手里了,但他还有月见。可想到这儿,赵菀玉眉目微凛,躁动的心安静下来,她冷冷地盯着刘徵,虽然很荒唐,但她就是有个念头,刘徵不会真的敢伤害月见,也不会真的威胁她,思及此,她倏然不在害怕,眉目再度清冷下来。

忖度间,忽然见刘徵起了身,他往内室东侧走去,很快不在她的视线里,赵菀玉听到立地黄梨木竖柜打开的声音。刘徵打开衣柜做什么,就在她狐疑间,刘徵拿条深碧色轻纱披帛缓步走了回来。

赵菀玉身子往后面退去,只退了一下就动不了,因为刘徵紧紧握住了她的脚踝,她一抬眸,就发现刘徵对着她笑了笑,这笑容让赵菀玉顿生不安。

下一瞬,刘徵俯下身将她两只手紧紧捉住。

“刘徵,你想要做什么?”赵菀玉有一点慌了。

刘徵没吭声,只是将她双手置于她脑后,毫不犹豫地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太卡了,这一章很怕崩人设,一直写一直写,终于偷偷摸鱼写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