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逃跑后被敌国皇子捉到了 > 第43章 受伤

第43章 受伤


刚想到这儿, 陈管家脸色复杂地走了进来,“夫人,齐后宣你入宫。”

“齐后?”赵菀玉微愕, “可说了什么事?”

“没说,不过赵女官已经在前厅等你了。”陈管家道。

赵菀玉皱了下眉,这个时候院门口忽然响起请殿下安的声音。

赵菀玉看过去,却是一袭墨袍的刘徵走了进来, 见刘徵好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赵菀玉自己都没觉察到自己微微松了口气。

刘徵脸色不大好看,进了院中, 就挥退了外人,直接道:“两个时辰前,边关传来军报, 郑国向齐国宣战, 赵国援郑。”

赵国和郑国结盟要攻打齐国赵菀玉去年就知道了,听到这句话她立马明白了齐后宣她进宫的原因, 也明白了刘徵今日晚归的原因。

刘徵走到赵菀玉面前, 高大身影罩住她, “齐后刚才已经宣赵凝安入宫了。”他声音温和几分,“你不用怕, 你先入宫, 两刻钟后, 我会去昭阳宫接你, 你不会出事的。”

她嫁给了刘徵,算是齐国人,赵国攻打齐牵涉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是以听到刘徵这句话赵菀玉说:“不用麻烦殿下接我了。”

“不麻烦。”刘徵盯着她的眼睛道。

赵菀玉咬了下唇, 知道刘徵是一定要去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只让月见服饰她选了件庄重的衣裳,然后就去前厅见了赵女官,和赵女官去了皇宫。

抵达昭阳宫时天空上的彩霞非常艳丽,皇宫中的琉璃瓦似乎都染上了彩色。

赵菀玉跟着赵女官进了昭阳宫大殿,刘徵说齐后在她之前就宣了赵凝安,可此时大殿之内只有并未有赵凝安的身影。齐后就坐在庄严浑重的龙桌之后,批阅奏章,赵菀玉行礼,她也只淡淡地嗯了声,并未抬起头。

赵菀玉只好站在肃穆辉煌的大殿之内。

南角的金制蟾蜍捧碗沙漏一点点地往下。

赵菀玉偶尔瞥了一下时间,她立了两刻钟了,几乎就在这时,有宫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在齐后耳边低声道:“娘娘,二殿下求见。”

齐后闻言这才搁下朱批,抬眸看向安静立在殿内的赵菀玉,说道:“既然嫁在了齐国,就要安分守己,否则……”齐后眼底的威胁之意甚浓。

“菀玉知道。”赵菀玉神色温顺。

齐后再度敲打了她几句,方才侧身对婢女道:“去请二殿下进来。”

刘徵很快就进来了,他进来后齐后神色变得温柔,笑眯眯地对他说,“不过是叮嘱菀玉几句话,也值得你巴巴地来接,好了,你们回去吧。”

赵菀玉微微松了口气,这才跟着刘徵行礼告退。

皇宫中齐后的人多,赵菀玉跟着刘徵说话极少,直到走出宫门口上了皇子府的马车,赵菀玉忍不住说,“我进殿之后没有看到赵凝安。”

刘徵闻弦歌而知雅意,赵菀玉未曾明说,但他清楚了她想要问的是什么。

刘徵在等赵菀玉的两刻钟已经弄清了赵凝安的去向,此刻回道,“她已经被关入大牢了,应该……”他顿了顿,才说,“过些日子当众处死。”

虽然赵菀玉猜测出来的结果也是这,但是当刘徵清晰地吐出这一句话,她还是不由的掐了下手指头,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赵菀玉又才将这股复杂情绪收掉,问刘徵,“郑国宣战,谁会带兵出征?”

刘徵手指在膝上轻点,他凝神细思了片额,才回答了赵菀玉这个问题,“齐后应该会派太子和王真武去。”

“他们?”在齐国这些日子,赵菀玉对齐国大臣了然于胸,王真武是齐后手下的大将,若是齐后要派自己的人出征,那么选他不足为奇,只是没想到齐后会让刘培也去。

“太子内政平庸,齐后想让他跟着王真武攒些军功。”刘徵说。

赵菀玉问,“他们赢得可能性大吗?”

刘徵回道:“一两成。”

这个答案让赵菀玉惊讶了,虽然这次郑国筹谋已久,来势汹汹,但王真武手下也有二十多万大军,而郑国就算集结赵国,估摸能筹谋出的军队不超过二十万,毕竟齐国才是天下第一大国,几代积攒远超他国。

见赵菀玉对这个回复惊讶,刘徵也不奇怪,她虽然聪明,可从未接触过军务,当即给她分析道:“齐后内政尚可,但军政一事上……疏漏颇多。”

“王真武谈起行军打仗头头是道,但其实只是纸上谈兵,且他口口声声要军心,但因为过于纵容士兵,手下的二十多万人军纪不明,军威不振,而据我所知,郑国则是魏武侯领命出征,两军对峙,大将士兵都不敌对方,败阵概率极高。”

也就是齐后不懂军事,所以刘徵如今才能和她分庭抗礼,否则几年前攻打楚国的战争就不会让他外祖出征,楚国之战后,她也在竭力培养自己能用的大将,只可惜,齐后并非全才。

听刘徵这样一分析赵菀玉有了底,她抬眸看向刘徵,刘徵一袭墨色绣流云纹长袍,敛眉深思。她抿了下唇后正准备问一个问题,这个时候刘徵忽然朝她伸手将她往旁边一拉,赵菀玉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森冷的箭刃穿透了车厢。

二皇子府的车厢都是以厚重柚木为壁,寻常弓箭根本不可能穿透,而此时赵菀玉看到的箭头比她拳头还大,这用的应该是……巨弩。

脑袋里电光火石般飞速闪过这个念头,刘徵揽住她腰往后一带,就在这时,赵菀玉又看到一只巨箭穿透车厢,同时间,驾车的马似乎受伤了,哀鸣一声,这个车厢往后倒去。

“小心,有刺客。”赵九的声音在车厢在响起。

随着他话落,赵菀玉重心登时失控,就在这时,横在她腰间的手猛地用力,不过一瞬间,她就出了马车车厢,还没等她看清外面的情况,就传来刘徵对她说闭上眼的声音。

赵菀玉当然没有闭上眼,然后她就看见刘徵不知何时已经拔出了长剑,一剑刺中了妄图偷袭的黑衣人,只是那个黑衣人倒下,立刻又有好几个黑衣人上来围攻。

刘徵出门看似只带赵九,但身边自有暗卫,此刻暗卫已经全都露面,加起来约莫十余人,赵菀玉飞快略过刺客,他们大概有二十三十人。

心里飞快计算着,一个黑衣人猛地从她左前方劈过来,刘徵反应迅速地带着她一绕,紧接着反手给了那黑衣人一剑,招式凌厉,几滴鲜血溅到赵菀玉脸上。

这时左边又飞来一个刺客,刘徵身体一侧,转身避开,也就在这时,刘徵看着从赵菀玉背后刺来的刺客,瞳孔骤然一缩,同时,被他避开的刺客再度卷土刺来。

一切发生在一闪而过间,刘徵一个踢腿击退侧面的黑衣人,同时将赵菀玉往身前一扣,急速避开向她刺来的黑衣人,他速度飞快,但对方并非善茬,身体一扭,长剑划破刘徵右臂,刘徵神色不改,反身一剑刺破黑衣人喉口。

赵菀玉咬住唇,她察觉到了刘徵刚刚护着她的那一下受了伤,但此时不是询问他伤情的时候,她咬住牙尽量不给刘徵添负担,阿如也教了她两三个月的功夫了,可是那些功夫够她对付几个身强力壮的普通男人,面对出手狠辣刀刀致命的刺客根本无力一挡。

终于,最后一个刺客倒下,刘徵松开搂住她腰的手。

赵菀玉一得了自由,就赶紧检查刘徵的身体,他右臂上方被划出了一条巴掌长的血印,血印不深,没刺中骨头,可赵菀玉看到那到血印脸色忽然大变,因为冒出来的血不是鲜红色,而是乌黑色。

“殿下,你怎么……”样字还没来的及说出口,刘徵身体一摇晃,赵菀玉连忙伸手扶住他,又对疾步过来的赵九急道:“剑上有毒。”

刘徵在回到二皇子府的途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一进皇子府大门,赵九立刻吩咐人去请林大夫,几乎是刚将刘徵放在床上,林大夫就拎着药箱进来了,林大夫是二皇子府养的大夫,医术高超,平日里赵菀玉看见他时他总笑吟吟的,此刻脸上全是凝重。

刘徵唇色已经变成了乌黑色,整张脸却极白,赵菀玉心乱如麻地看着床上的刘徵,又听林大夫道:“取烈酒和匕首来。”

接下来的一切发生的似乎很慢,但似乎又很快,赵菀玉看着林大夫用烈酒给刘徵清洗伤口后剜出伤口边缘的肉,缝针包扎之后又吩咐药童立马去熬药。

而这期间,赵菀玉一直站在床侧盯着刘徵,他除了偶尔眉头微不可查地拧起,一点反应也没有,她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衣袖。

将药给刘徵灌下去,林大夫擦了擦满头的大汗,软着腿从床边站起来,陈管家最先上前道:“林大夫……”

林大夫叹了口气,对着屋子里的众人道:“我能做的都做了,殿下这剑伤有毒,现在能不能熬过去就看命了。”

“什么?”陈管家本来就惨白的脸色更白几分,“看命?”

赵九眉宇一拧,上前问,“林大夫,殿下脱险的把握你有几成?”

林大夫低头斟酌了一会儿,才给出一个答案,“四成。”

四成,连一半的可能都没有,赵菀玉看着两个时辰前还生龙活虎的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怔怔地想。

说完林大夫抬起头,又道:“最关键的是这三日,定不能让殿下发热受寒的。”他检查了下整间屋子的不当之处,然后才说,“屋子里留两三人就好,殿下需要静养。”

陈管家抹了把泪,叫了两个仔细精神的小厮和他一起在床边守着殿下,然后转过身看着怔怔立在一侧的赵菀玉,说:“夫人,你也出去清洗下吧。”

赵菀玉离开那间房的意识有点模糊,她全身都是溅上的血,但身上一点伤都没有,月见检查完松了口气,她关心了几句遇刺时的情况,但话出口半天,就见公主神色怔愣地坐在浴桶里,她拧了下眉,忽然想起二殿下生死未卜的事,便不在问。

伺候赵菀玉沐浴更衣后,月见捧了一碗小米粥来,“公主,喝点粥吧。”

赵菀玉魂不守舍地喝了粥,遇刺时间已是夜间,现在早已过了子时,赵菀玉躺在床上根本毫无睡意,她睁眼到天明后,穿上衣裙便离开了房间。

“公主去哪?”月见追问。

赵菀玉没吭声,她直接到了前院,书房的守卫未阻止她,她畅通无阻地进了卧房,刘徵依旧躺在床上,唇色不是乌紫色,但快淡到没有颜色了。

“夫人来了。”陈管家见赵菀玉入内,神情疲惫地从凳子上起身,又说,“殿下平日里最在乎夫人,夫人陪殿下一会儿吧。”

赵菀玉在卧房里留下了,一待就是一整日,直到翌日天明,她见刘徵的脸色开始泛红,且眉头也开始皱起来,“去叫林大夫。”她立刻吩咐赵锐道。

林大夫很快就走了过来,检查完之后他眉间像是有一道竖纹,“殿下有些发热了。”一边说一边叫药童把自己的银针取来。

他在刘徵头顶胸口好些地方施了针,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刘徵身上的热意消退,林大夫又开了副药方这才离开去小厨房煎药。

赵菀玉也暗暗松了一口气,陈管家见赵菀玉脸色不好看,赶紧道:“夫人,你回房歇息一会儿吧,殿下这边,老奴会亲自守着的,有什么消息会立刻通知你。”

赵菀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眼床上安静躺着的刘徵,轻轻应了声好,她离开了书房往春波院走去,阿如跟在她身后,大概距离春波院还有两三百米时,阿如声音忽然响起,“夫人不必担心。”

赵菀玉脚步停下,神色迷茫地看向阿如,不明白她这话是何意。

阿如看着她的眼睛道:“如果殿下……不幸,属下会立刻送夫人离开齐国。”

赵菀玉一怔。

阿如神情复杂,“这是殿下安排好了的。”

“他说他的身份注定会有危险,所以殿下早就为夫人想好了后路。”

作者有话要说:  太困了=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