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残王追妻:天才王妃要嫁人 > 第6章 我只会梳马尾

第6章 我只会梳马尾


莫云兮还睡得香甜,工部尚书府已经鸡犬不宁了。

知道来龙去脉的莫郅将薛姨娘赶出了府,莫云裳被杖责三十,禁足半年,尚书府的小厮没命地跑到誉王府门前,打探消息。

平静后的莫郅是不敢来誉王府的,誉王已经闭门谢客五年了,连皇帝都请不动。白若然说得对,兮儿一定没事,要不早就被抬回来了。

他来回在屋里踱着脚步,看不下去的刘喜走到他跟前,弯着腰说:“老爷,不要担心,明天小姐就回门了。”

莫郅听到这,神色轻松了不少:“对!对!明天兮儿就回来了!刘喜,你快去安排!”

刘喜应声下去了。虽然他开始相信莫云兮还活着,但总归是担心着的,一天茶不思饭不想,过得魂不守舍。

羽裳阁,趴在床上的莫云裳,妖媚的五官都快皱在了一起,她阴狠地锤了一下枕头:“莫云兮,你最好死掉,要不我跟你没完!”

五月夜微凉,云王夜展皓一动不动地在竹园站了一晚上。

旁边黑衣侍从天磊实在看不下去,开口道:“爷,咱回去休息吧!”

竹林前的白衣男子转过身来,面如冠玉,风度翩翩,让人不禁感叹此人只应天上有。

他的美和夜展离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就像夜空里的那轮明月,清韵雅致,让人不忍亵渎;而夜展离就像暗夜里的冰凌,同样美得不可方物,却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现在的夜展皓一脸冰霜,眼睛里有千年不化的寒潭:“天磊,去打探一下莫云兮是否还活着?”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却夹杂着一丝担忧。

天磊抱拳称是,转身离开,留下晨曦里的白衣男子,孤寂、冷漠。

云兮姑娘是爷心上的人,自知道她嫁进了誉王府,他就失了魂。

誉王府,夜展离坐在桌前看书,紧皱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桌上的安神香袅袅从八宝香炉里飘出,书房内越发得安静。

青五现身:“王爷,王妃属下已经查过,没有问题。昨天早上,莫云裳迷晕王妃的丫鬟,将她打晕塞进王府的花轿。王妃的确从小学医,师从蓝月乔。蓝月乔的医术在江湖小有名气,但脾气怪异,只收了王妃一个徒弟。不过……”

青五说话明显顿了一下:“不过蓝月乔从没在人前施展过飞针术。”

夜展离起身,走到开着的窗前,望着院内的一片竹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颀长的身影印在洒进窗内的阳光里,有些孤单。

青三忍不住说:“我觉得王妃挺好的,还给王爷治病。”

青五像看白痴一样看了青三一眼,算了,在青三的眼里,天下无贼。

青三看着青五那鄙视的眼神,不忿地说:“我不管王妃想干什么,只要她治好王爷就行!”

“下去。”冷冽的声音低沉,没有任何情绪。

青三、青五拱手退下。

一声叹息响起在空旷的屋子:“治好我?谈何容易!”

“王爷,老奴有事禀报!”站在门外的福伯对着屋内说。

“进来吧!”

“王爷,今天王妃应该进宫谢恩。”

“谢恩?”夜展离将视线从竹林收回来,转身看着福伯,他把这个事情忽略了,毕竟前两任王妃都没来得及谢恩。

“是,王爷。不过王妃昨晚累着了,正在休息……”福伯小心翼翼地说着。

“差人进宫,告诉父皇,王妃身体抱恙进不了宫,等恢复了再去谢恩!”

“是!”福伯笑呵呵地走了,这样最好,看谁再说我家王爷克妻,就等着打脸吧!

皇宫御书房,花公公小碎步跑了进来,刚迈过门槛,就嚷嚷着:“皇上,大喜啊……”

东越皇帝夜昭停下批阅奏章的手,眉头微皱:“花福,什么喜事?”

“皇上,刚才誉王差人来报,王妃身体抱恙,先不来谢恩了。”说完,花公公用袖子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满脸笑容地看着东越皇帝。

“当真?”东越皇帝已经离开宝座,向着他快步走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皇上,您慢点,是真的!真的!”花公公怕他不相信又重复了一遍,说完赶紧上前扶住他。

东越皇帝夜昭,风流倜傥,仪表堂堂,虽然岁月在眼角留下些细纹,但依旧英姿勃发,尤其听到这个消息,更是喜上眉梢。

片刻,他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花福,快去请易商!”

易商,东越皇帝的御用占卜师,随时可进宫面圣。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傍晚,莫云兮迷迷糊糊醒来,下意识地去摸床头灯开关,摸了好几下都没有碰到,这起床气立马来了。

“噌……”一下子坐了起来,待看清周遭的环境,她往后一仰倒在床上。

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中医小天才,怎么会被炸死,炸死就炸死吧,怎么还会魂穿?这是什么鸟不拉屎的朝代!

莫云兮不忿地在心里抱怨着,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一下,她抓抓头发起来了。

点灯,穿衣,梳头,麻利地出去找吃的。

打开院门,刚迈出左脚,旁边的小厮已经行礼:“见过王妃!”莫云兮微愣,点了点头,她还不是很习惯这个称呼。

外出归来的夜展离也恰恰走到了她的门口,金色的面具在清冷的月光下越发冰凉,但丝毫不影响他风度翩翩的气质!

青三笑着露出一排小白牙,向她请安:“王妃好!”

“好。”声音低回轻柔,犹如潺潺流水。

夜展离抬头望向她,还是早上穿的那身蓝色翠烟衫配散花水绿百褶裙,一张素面俊秀小脸因为睡足觉显得神采奕奕。

不施粉黛却艳压群芳,那双眼睛清澈无比,不染一丝纤尘,乌黑顺畅的头发被高高扎在脑后,虽不伦不类,却更显飒爽。

“王妃,你的头发……”

青三是个跳脱的性子,真的很难想象夜展离那个冷酷寡言的王爷怎么会选他做近侍。

莫云兮摸了摸额角,说:“我只会梳马尾!”语气里丝毫没有不好意思、扭捏,也是,她莫云兮根本就不知道害羞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