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清穿之媚宠皇后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唔。

不选他。

叶诗旜懒洋洋的坐在软塌上, 慢悠悠的翘着腿,漫不经心道:“臣妾要的,您又给不了。”

遣散后宫和封为皇后, 哪一样都不那么容易实现, 但这是她内心的野望,她期盼有朝一日能够实现梦想。

故而这些话,说又不能说,提什么要求,都是做梦。

康熙觑着她的神色, 有些意外:“真的不要?”

叶诗旜点头, 她确实不要,要一些小东西不合算,就很没有必要, 她懒得开这个口。

“伸手要的不好, 您主动给的才是惊喜。”她敷衍道。

康熙问了几句,便又回去处理政务了, 看着他离去,她这边去用早膳,正用着,皇贵妃跟伺候的玉池带着一众太监过来送赏,见了她便赶紧行礼问安:“奴婢请敏贵嫔安,打从昨儿皇贵妃娘娘知道您有喜,这心中便高兴,连连说叫奴婢赶紧给您送赏来。”

“后来瞧着天色太晚才作罢。”她笑眯眯的说着,侧眸望过来,晶灿的双眸在阳光下闪着光。

打从绿猗和她都从皇贵妃跟前调走,她就成了承乾宫大宫女, 里里外外一把手抓,说起来比一些不得宠的贵人答应还风光

到底在她跟前小意惯了,猛然间也不敢张狂。

叶诗旜收了,请她进屋里喝茶,寒暄着贵妃娘娘如何,现下吃的可好,睡的可好等等,好一会儿她才告辞离去。

玉池的到来,像是拉开了一个序章。

紧接着,四妃也送来赏赐,下头位份没她高的,就开始送贺礼。

一直忙活到小中午,她盘点着礼单,总觉得这怀孕一次,她都快成小富婆了,怪不得宫里头的女人喜欢生孩子。

因为除了生的时候难受一点,其余的带着有好几个奶母,平常洗的香喷喷的来给她玩一下可爱的幼崽。

不光宫中会发月例,这怀孕到生下来,有无数个办酒的机会,那都得上礼。

光是这个,就攒不少钱了。

她捧着礼单去寻康熙,开开心心道:“您瞧瞧,臣妾也有钱了。”

康熙接过她手里的礼单看了看,这送礼也是一门学问,有的人送的实诚,看似不起眼,其实都是好东西。

有的人送的花团锦簇,可没一样能拿出来的。

这样对比之下,太皇太后的礼,就显得格外重了。

康熙瞧了瞧,笑道:“既然如此,朕便送你一整个礼单,你意下如何?”

叶诗旜以手托腮:“那自然是极好的。”

康熙便拿出自己的私库单子,挑拣了些好东西给她看,笑眯眯道:“喜欢的勾下来。”

“成年人做什么选择,臣妾全都要。”就算这会儿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就算以后也不喜欢,她还可以送人。

“好好好,都给你都给你。”康熙极其宠溺,极其有耐心。

美滋滋的又盘了点赏赐回来,她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怀孕的日子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刚开始的时候,也有些害怕,担心会出现一些不好的情况。

但是一日过去,她又觉得自己生龙活虎,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就连绿倚和簌离都淡然下来。

唯独康熙和太皇太后还紧张的跟什么似得,混像她是个易碎的瓷器一样。

“这血燕燕窝对身子好,你多吃些,朕给你弄了一斤来,老祖宗也给你送了一斤来,你没事就让绿猗给你炖着吃。”

康熙殷切叮嘱。

叶诗旜听罢,有些无奈的挥挥手:“知道了。”

奴才们手艺极好,炖出来还挺好吃的,她前世也会吃一些保养品,但没有像现在这样,直接成斤吃,这是在是太过夸张。

正说着,就见康熙眉眼柔和,捏了捏她的脸,笑着问:“可有什么感觉?”

叶诗旜诚实的摇头,她是没有一点感觉,那些孕期反应,她是一点都没有,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怀了个假孕。

“您说,会不会是太医误诊了,等到过些日子,就有小宫人那些带血的裤子,说是臣妾的,那是再请太医一诊治,好家伙,没怀孕。”

一个欺君之罪便少不了了。

这样的话,岂不是充满了戏剧性。

康熙:……

“你的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什么样的事儿都被她给想明白了。

叶诗旜忧心忡忡:“这可能发生的呀,逻辑非常严谨。”

在他不以为然的眼神中,她认真道:“您想想,若是臣妾有孕,您给臣妾赏了东西,高兴的跟二傻子一样,结果臣妾没有怀孕,那你能高兴吗?”

“不高兴。”

康熙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但朕会听你解释。”

叶诗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真是假的呢?”

这样广而告之的欢喜,最后多尴尬,她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主要是她这怀孕,太没有感觉了,像是做梦一样。

“无事,到时候你这肚子里,必然有个孩子。”康熙道。

这万琉哈氏也怀有五六个月的身孕,她若是真的喜欢,到时候把她的孩子,给敏贵嫔养着也不是不行。

叶诗旜:……

“罢了罢了。”越说越恐怖了不是。

她一点都不喜欢孩子,觉得他们太过麻烦,并且负担起一个人的人生,实在是太难了。

“你还是怕孩子。”康熙一语中的。

叶诗旜一点都不掩饰,点点头,笑道:“是,特别害怕。”

摸了摸她的头,康熙笑道:“无事,你只管生,生下来以后所有事都是朕的。”

教育他来,其他的自然有奶母和哈哈哈珠子。

“嗯。”叶诗旜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见康熙开始忙,便想着趁肚子还小,与行动无碍,便带着簌离、绿猗、魏珠、海泉一道往御花园去。

秋叶纷纷掉落,别有一番滋味。

她从地上捡了一片银杏叶子,看着那晃晃的小东西,对着阳光晃了晃,还挺有意思的。

“挑一些品相比较好的,多捡些,到时候做个风铃树。”

她一吩咐,大家都围着银杏树转悠起来,绿猗捧着白果过来,笑着问:“那这白果要不要?”

“不要。”叶诗旜叮嘱一声,便接着捡自己的银杏叶子,正捡着,就听边上有小奴才的声音响起,“谁在这里捡?不许捡。”

叶诗旜闻言停下,笑眯眯的问:“为何不许?”

那小太监看了看她不认识,又见她穿着半旧的雪青素缎,边缘洗的都有些发白了,登时撇了撇嘴,冷笑道:“这都是留给贵人们用的,可不是给您用的。”

绿猗挑眉:“你不认识我?”

她在宫里头行走数十年,可以说认识她的人,比认识皇贵妃的都多。

如今竟然被拦了,也算是个新奇的感受。

叶诗旜挑眉,忍着笑问:“不过在下头捡些落叶罢了,贵人们挑树上的不好?”

一听就知道是故意为难人的。

小太监昂着下巴哼:“不管树上树下,都没您什么事儿。”

叶诗旜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那若是本宫非得要呢?”

本宫这两个字,让小太监目光狐疑起来,他看了又看,实在是没明白,这么可怜的一个主位。

“你怎么混的这么落魄?”他无语道,怜悯的看了她一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开口:“那你来,奴才跟你说个叶子更好看的。”

叶诗旜含笑摇摇头:“不必了,本宫瞧这些就挺好的。”

小太监鼓了鼓脸颊,嘟囔道:“有好的你不知道要。”

话虽这么说,他却躬下身,挑拣了许多递给她,一点低声给她解释,别怪他赶人,先前有个小答应过来捡叶子,结果被高位妃嫔瞧见了,直接罚跪一个小时。

他就担心,她也会遭遇这些。

叶诗旜看着他还没她肩膀高,就问了问,小朋友被她哄笑了,露出缺了一颗的门牙。

见她望过来,小家伙绷着嘴。

又说了一会儿,有人叫这小太监,他便跟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去了,走的时候还叮嘱,叫她快些捡,别被人瞧见了,故意寻她的晦气。

他说,宫里头的妃嫔都坏得很。

叶诗旜听罢,不禁微微一笑,捡够了银杏叶子,这才施施然的往别出去。

秋天,到处都是黄色。

她观赏了一会儿,觉得很有意思,这溜达了一会儿,又想念起广阔的草原来。

坐在小桥上,看着那底下的流水发呆,她看了一会儿,又觉得心中欢喜,她就要生孩子了。

有一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这样一想,内心深处好像能冒出喜悦的泡泡来。

刚要往回走,就见端嫔施施然走了过来,倚在她对面的栏杆上,看着她笑。

“走了几个月,黑了瘦了,却更漂亮了。”

端嫔含笑看着她夸赞。

叶诗旜抬眸,浅笑着道:“是吗?”

她眉眼间含义不明,端嫔心里又慌起来,她眼眶有些红,侧眸望过来,低声道:“如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呵。”叶诗旜冷笑一声:“你要我如何原谅你?”

端嫔上前走了一步,被她冷淡的眼神给定在原地。

“对不起。”她躬身弯腰,在她面前特别卑微。

叶诗旜沉默:“你的好友,已经死了。”她目光淡淡的望着她,当初的那个诗旜姑姑,现在已经化为飞灰了吧。

听她这么说,端嫔小脸一白:“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不。”她回,见端嫔面露喜色,她冷笑道:“如今的敏贵嫔,不能替以前的诗旜姑姑原谅你。”

这是两码事。

端嫔失魂落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诗旜却不再搭理她,带着绿猗一道走了,走到路上的时候,绿猗就问她:“你跟端嫔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

“皇贵妃娘娘其实舍不得将我举贤,说到底砍左膀右臂这种事,一般人真做不出来,但端嫔力荐,说什么心腹才会更有用。”

所以皇贵妃原就看重她皮相的情况下,终究没抵挡住诱惑,直接将她献上。

可这一切,原主没有遭遇,她遭遇了,怎么能叫她好好的对她。

绿猗也跟着沉默下来,毕竟说实话,她俩在承乾宫,作为皇贵妃左右手,还是比较舒爽的,毕竟不可能主子事事都亲力亲为,一般都是交给她们来做。

一般情况下,除非是特别傻的女人,不可能说会来得罪她们两个。

甚至还有赔笑脸,毕竟别人也怕小鬼难缠。

两人一直做的都挺好的,突然间,这一切都改变了。

原来端嫔也在其中出了一份力。

“咱不跟她好。”绿猗也开始记仇了。

叶诗旜含笑点点头:“好。”

刚走上宫道,就瞧见皇贵妃正搭着玉池的手,施施然往外走,见了她,上前来拉住她的手,左右看了看,欣喜道:“不错不错,看着气色很好的样子。”

“给你赏的保胎药可吃了?”皇贵妃满是欣喜的问。

叶诗旜得宠,那就是她麾下的人得宠,她的力量又强大了一瞬。

当初她以为自己会死,如今发现死不了,又重新开始经营起势力来,她好生的安抚她。

“吃了。”叶诗旜含笑应了。

其实没吃,柏太医当初说了,叫她什么都不要吃。

皇贵妃听了高兴:“你吃的时候,还是叫御医看看才成,对你的脾胃性子,吃起来才好。”

“德妃那时候,也是本宫赏的保胎药,你看她多会生,前前后后都没断过。”

可惜她自己不会生,要不然,自然也要生几个小娃娃,承欢膝下。

她又想起她的小公主了。

皇贵妃目光柔和的摸了摸她肚子,温柔道:“你生个小公主吧,记在本宫名下,依旧你养着,这样她就是固伦公主了。”

说着觑着她的颜色,笑吟吟道:“你若是不愿,也无妨。”

皇贵妃变得特别好说话,叶诗旜虽然不是能一笑泯恩宠的人,但她现在和皇贵妃刚不动,索性也按捺下来。

“到时候生下来再说吧。”她毫不在意道。

两人寒暄几句,就见胤禛施施然的走了过来,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她的平坦的小肚子,克制了半晌,还是没忍住问:“您要有孩子了?”

叶诗旜已经麻木了,打从她有孕起,这宫中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关注点都在她肚子上,刚开始还觉得有些想羞赧,现下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大大当当,很淡然的应下:“是。”

胤禛视线又转了一圈,他垂下眼眸,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立在皇贵妃身后,等人走了,这才上前一步。

“您……”胤禛好像是想说些什么,眼神却呈现出一种断层的空茫。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去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这种感受。

胤禛有很多话想跟敏贵嫔说,可最终只是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会问敏贵嫔,他是不是没人要的小孩那种小孩了。

叶诗旜揉了揉他的头,温柔问:“这些日子,你过的可还好?”

胤禛抬眸,看着她晶灿的双眸很是清澈,不由得怔然片刻。

“不好。”他抿了抿唇。

他确实过的很不好,特别不好,德妃不喜他,素日里传唤他过去,便是问他关于皇贵妃的事儿,他不愿意说,她便不高兴,冷着脸待他。

只搂着怀里的胤祚,亲热的跟什么似得。

而每当他去给德妃请安,回来后,皇贵妃娘娘总是不高兴,看着他的眼神相当冷清,估摸着是笃定他真的做点什么。

可天可怜见的,他什么都没做。

叶诗旜又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你皇阿玛回来就好了。”

有他坐镇,皇贵妃和德妃也不会太过分,就算做面子情,也会好好的。

胤禛乖巧的应了一下,他眼神含着入濡慕,温柔的看着她。

“嗯。”胤禛昂着头,小小声的问:“那儿臣可以经常去寻你玩吗?”他似是有些害羞,低垂着头,小脸都憋红了。

“怎么这么可爱?”叶诗旜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想去就去。”

胤禛一听,登时高兴了。

“什么?”从不远处哒哒哒跑来一个小儿,见她神色温柔,登时不乐意了:“敏贵嫔娘娘,您在说什么?”

叶诗旜回眸,就见同样黑黢黢的胤礽,打从远处走了过来。

刚开始去的时候,他还俊秀阴翳,可跟着她上房子揭瓦多了,也长得壮实,又晒黑了,倒有点以前胤褆那味了。

“老二!”她惊喜的唤了一声。

先前在草原上,那可以说形影不离,这回来后分开两日,还挺想念的。

胤礽冷笑:“哟,挺会哄孩子。”他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便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的四弟。

“好了好了,你怎么来了?”叶诗旜懒得哄他,随意问。

“来给你送礼物。”他道。

说着解掉身上的荷包,从里头掏出来一个长命锁:“这是从皇玛法那一代传下来的,原应该传给孤的嫡子,但如今,不论您怀的是公主还是阿哥,都给她戴上。”

“孤要昭告天下,您生的孩子,孤罩着了。”

他神情骄矜,身上是大清储君的底气。

不管清末如何落后,在十六世纪中叶,大清还是一等一的强国,在大清已经有一套成熟的中医理论的情况下,许多国度还在用放血疗法,如果没治好,那肯定是放血灌肠不够猛。

“好。”叶诗旜笑眯眯的应下。

胤禛看着两人之间那默契的样子,鼓了鼓脸颊,他也想给她肚子里的小东西撑腰。

“那行吧,等孩子生下来,就靠你们二人了。”叶诗旜挨个摸摸他们的头,笑眯眯的说着。

“孤是男人,头不许摸。”胤礽不服气。

胤禛却低声道:“您随便摸,儿臣喜欢。”

乖孩子谁不喜欢呢。

见叶诗旜的视线到老四那里,胤礽冷笑一声,先是跟敏贵嫔告退,这才故意撞了一下胤禛离去。

这孩子,将他身上的阴翳之气去掉之后,反而变得特别熊孩子,皮的不要不要的。

她看向胤禛,温柔道:“他就是惯爱吃醋,别理他。”

就听他说:“儿臣也爱吃醋。”

叶诗旜:……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难搞了吗。

看着她的表情,胤禛抿着唇笑了笑,勾起淡淡的弧度,他声音都变得平和些许:“跟您说笑呢。”

他怎么敢吃醋。

分别之后,回到乾清宫,康熙正在门口等着她,见她回来了,就问去哪里了,半晌不见回来。

随意跟他说完之后,她就回去吃吃喝喝。

“唔,走半晌有点渴了。”

康熙闻言,赶紧给她递茶水,递到一半,想起来孕妇不能喝茶,从怀里掏出小札看看,确实不能吃茶,便给她换了白水。

叶诗旜:……

倒也不必如此。

抱着白水啜饮着,她浅笑着道:“许久不曾回宫,偶然回来,便觉得格外温柔。”

“你若喜欢,下次出宫不带你了。”康熙随口回。

“不爱了吗?”她作泫然欲泣状,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康熙瞧着她这表情,就觉得脑门充血。

“行了行了。”他捏住她下颌,狠狠的亲了一口,有些无奈道:“等你生下孩子,朕再收拾你。”

叶诗旜一点都不慌,慢悠悠的坐在窗前,一脸忧郁的望着外头:“您说,臣妾现在是不是一个小可怜,光不能吃的东西,都列出了一个大单子。”

康熙摇头失笑,说是不能吃,然而她偷偷吃上一口两口的,有些东西也没什么大碍。

他也就是忙里偷闲来看看她,看完之后又得去忙。

他去忙,叶诗旜就回抱厦去了,刚回去,就听说敬嫔请她去赏花。

“大秋天的,赏什么?”她不愿意去,直接给拒绝了。

她们两人之间,素来有旧怨,万一对方起点什么坏心,她防着好累的。

小宫人登时就哭了,她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可怜巴巴道:“娘娘,求求您慈悲,赏奴婢一点脸面,若是不能将您请去,怕是要吃挂落。”

叶诗旜不喜欢旁人拿哭要挟她,她冷笑一声,冲着绿猗使了个眼色。

两人惯常一道在一起处这么多年,彼此之间特别熟悉,一个眼神就明白过来。

“作死的奴才,当着主子的面落泪,是想做什么?”她上前斥责。

说着便推着小宫人出去了。

叶诗旜看了一眼,她办不成差事确实会吃挂落。但总体来说,这就不是个好差事,来邀请仇人,哪里能落到好。

主子面前也确实不能哭,一是在别人那哭,都讲究个晦气。

一是在拿哭做要挟,又不是男人吃这一套。

但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

敬嫔直接端着点心过来了,笑眯眯道:“早先就想来给你赔罪,只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看到她来,敬嫔就觉得,这种灿烂的笑容,大概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笑容。

“敬嫔妹妹好兴致。”叶诗旜一开口就老阴阳怪气了,敬嫔脸上的笑容差点端不住。

心里有事,到底是按捺住了,他凑过来,笑吟吟道:“是,许久不见,到底是有些想你了。”

说着把自己提来的东西一一摆在桌子上,挨个吃了,示意没毒,这才笑道:“这是给你赔罪的。”

她先吃为敬的意思是,想要让她也吃。

可她是孕妇,哪里能吃旁人的东西。

她笑眯眯的看着她一眼,拿起一个点心掰开看,问里头的馅儿问:“这是什么馅儿的?”

敬嫔见她有吃的意思,也跟着笑:“玫瑰酱。”

叶诗旜挑眉,这色泽可不大像,相对来说,浑浊了些,没有玫瑰酱的透亮。

“是吗?”她随意的应了一声,便做出想吃的动作。

见敬嫔目露欢欣,她不禁蹙了蹙眉尖,这人是当她傻,还是当她欠东西吃,任她拿什么东西过来,她偶读能吃的很是高兴。

“罢了,不饿。”她笑眯眯道。

见敬嫔失望,她又做出要吃的动作,见她不高兴了,这才彻底放下。

“感念妹妹的一片心意,还是不能吃。”这妹妹一出口,敬嫔的面色又僵硬起来。

她是什么人,打从有后宫的时候,就有她了。

宫里头的老人了,就算是妃位也要叫她一声姐姐,而不是妹妹。

可她得罪过她,故意报仇的时候,叫妹妹羞辱她,她也无话可说。

若平时,扭头走了便是,可今儿她是带着任务来的。

叶诗旜跟她说天说地,口渴了就抱着白水喝,怎么也不会去喝她带来的东西。

敬嫔勉强笑了笑,软声道:“你怎么不吃啊?”

“啊,”她造作的阿了一声:“吃惯了好东西,这有些东西,瞧着就难以下口。”

敬嫔:……

她在心中猜测,难不成她知道了,她是来闹事的,故而才羞辱她。

敬嫔不由自主的抬眸看敏贵嫔的双眸,就见那眸色幽深,隐隐的还有面对皇上的时的压迫感。

她何时成长的这么厉害。

心里隐隐有些后悔,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好像当初那个尚有些稚气,能叫人拿捏的那种软萌感,已然消散。

叶诗旜冷冷的看着她,笑着道:“妹妹这一片心意,怎么也不能浪费了才是。”

她冷着脸,神色唬人,垂眸望着她,神色冷厉:“你便全吃了吧。”

敬嫔面色一变,这么多东西,她哪里能吃的完。

可是看着敏贵嫔的眼神,她知道,这一次若是吃不完,怕是不能善了。

“好。”她带来的是她一天的饭量,毕竟打算两个人吃还有剩余。

一口一口的往下吞,她才算是知道什么叫食不下咽,刚刚进嘴,她已经想要往外吐。

敬嫔一边呕一边吞,眼泪都快憋不住了。

她哀求的看着敏贵嫔,然而对方神情冷冽,一点想要饶恕她的意思都没有。

敬嫔头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吃这么多,多到胃就要爆炸,她跌跌撞撞的扶着宫人的手,回了自己宫室。

趴在马桶上,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一边伺候的宫人问:“您何苦走这一趟?”

“本宫若不走这一遭,能比现在好上半分?”敬嫔抠着嗓子,一脸冷漠:“她还是心慈手软。”

若是她有孕的时候,有人拿破绽这么大的东西过来,她怎么也要弄死对方,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吃掉完事。

“她极为聪慧,看出本宫是有意提醒了。”敬嫔笑的苦涩。

可那又有什么用,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轻而易举的饶了她。

叶诗旜确实看出来了,毕竟玫瑰酱和山楂泥相差甚远。

“有人想要对付我。”叶诗旜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中的青釉茶盏,她在想,这一次,幕后主使到底是谁,能够指使敬嫔出山。

敬嫔王佳氏,谁又能指使得动她呢。

“是,但敬嫔娘娘在跟您示好。”绿猗应了一声,她也看出来了。

两人说了几句,等康熙来的时候,她还在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次面对这些,着实有些激动,也有些害怕。

将事情细细的跟康熙说了之后,康熙皱着剑眉,有些不高兴:“宫中就不能安生几日,必要闹些灾祸出来。”

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康熙温柔道:“你今天做的很好,旁人的东西,就算是什么山珍海味都不要吃。”

若是有想吃的,不拘是他这里,还是太皇太后那里,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根本用不上旁人。

“这个臣妾知道。”叶诗旜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软乎乎的靠在他身上,笑吟吟道:“但臣妾要是有应激反应怎么办?”

她有些忐忑的抬眸:“就像今儿,明明敬嫔都暗示了,可臣妾还是气不过,让她把所有的都吃了。”

“吃撑了还必须吃,可最难受了。”

康熙揉了揉她的脸蛋,忍不住温柔的轻笑起来。

“朕的阿旜,最是善良不过了。”康熙抱着她,坐在软榻上,笑吟吟道:“乖,你做的很对。”

想必敬嫔这会儿在宫里正在庆幸,遇上的是良善的阿旜。

若是旁人,她这一遭,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敬嫔御前失仪,褫夺封号。”‘敬’字去了,只留下嫔位,也算是她提醒的一点恩赐了。

叶诗旜嘴巴动了动,到底没说话,欺负她的人,她舍不得下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下手,有人给她张目,自然是极好的事情。

“罚!狠狠的罚,”她摸了摸肚子,觉得如果伤了她孩子,怎么罚都不为过的。

褫夺封号相对比实际惩罚来说,更加的丢人,也更加的让人难以接受。

叶诗旜想了想,眼神奶凶奶凶的。

康熙越看越喜欢,抱着她狠狠的亲了亲,“怎么这么可爱?”

她今天还说胤禛可爱,就轮到被康熙说可爱了。

“啊。”她用手撑住他脸颊,蹙了蹙眉尖,有些不高兴:“你好臭。”

她好像突然之间嗅觉特别的灵敏,凑过来在他脖颈间嗅了嗅,眉头皱的死紧:“是很臭,你今天去哪里了?!”

康熙见她反应这么大,也跟着皱了皱眉,他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没闻到什么味道。

“不成,您赶紧去沐浴更衣,这个味道臣妾闻着好难受。”她板着脸。

康熙见她神色不思作伪,不禁怔住,他本以为她是拈酸吃醋,但仔细想想,并不是。

如果是吃醋 ,会说身上有什么脂粉味,而不是说臭。

他赶紧脱下衣裳,叫拿去给御医查看,一边去洗漱,就连头发都洗了,牙也刷了,浑身上下搓洗好几遍,差点搓秃噜皮。

等康熙出来的时候,已经搓的腹肌都红了。

“何苦用这么大力,疼不疼?”她问。

康熙眼珠子一转,原本想说一点都不疼,但是看着她心疼的样子,他低声叹了口气:“哎,为了你一声臭,朕这皮疼啊。”

他说的可怜,叶诗旜心疼他,一边凑上来闻闻还有没有味道,一边摸着他腹肌安慰:“好了好了,洗干净就好了。”

康熙享受着她的安抚,还故作失落道:“朕以为,一直都是香香的呢,遇见你之后,就连熏香也特意改成了你名字的旃檀香,谁知道还会被你说臭。”

“真真好心酸。”他长声叹。

叶诗旜瞧着他的样子,不禁摇头失笑,这人演戏水平着实不好,太过浮于表面,叫人不忍心拆穿。

“那您身上,往后可不能染了旁的味。”她窝在她怀里,笑的一脸娇软。

妩媚的脸颊上,带着清浅的笑意,艳色逼人。

“好。”康熙捏着她的鼻子,笑眯眯的应了,伸手虚虚的扣在那平坦的小腹上,温柔道:“这崽子今天有没有很乖?”

“不能说崽子,万一是个公主呢?”叶诗旜也跟着摸了摸。

康熙想要阿哥,他本心是更喜欢阿哥能传宗接代一点。

但想着有一个和敏贵嫔生的一样,小小的一个软团子,好像公主也是极好的。

“朕的孩子,不拘是阿哥还是公主,必然都是人中龙凤,都是极好的。”康熙在她脸上亲了亲,温柔说着。

“嗯。”叶诗旜真的不确定,到时候会生个什么性别,对她来说都不怎么很重要,是她的孩子就成。

但时下有皇位继承,都喜欢阿哥更多一些。

在宫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孩子没生下来之前,都要说怀了个阿哥,不许说旁的。

那要是有人说,你生个公主什么的,有人会恼,觉得是诅咒。

可她瞧着,都挺好的。

也有可能是她原本就对孩子无所谓,有也成,没有也成,她的生命不会因为孩子而有什么改变。

也完全没有为家庭、为孩子奉献一切的想法。

她觉得,还是她自己最重要。

这世上为人能比她更爱她自己,她愿意爱自己,而不是将虚无缥缈的爱,放在别人身上。

可她发现,越是这样,找的男朋友便会越爱她。

想到孩子的问题,她就有些愁,重男轻女是从母系社会过后的常态,已经形成了一系列的文化,深深的刻在人的骨子里。

漫说现在在古代,又是在宫里,就是在现代的时候,多少受高等教育的人,已经逃不开这个魔咒,她亲耳听到一个姐姐说什么,家里若是没个男孩,就会被所有人戳脊梁骨,直不起腰什么的。

她听完后大受震撼,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能听到这些言论。

她得提前给康熙洗脑,可不兴以后生个公主,他拉着个脸老不情愿的。

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掌中宝。

这么一想,她不禁怒从心起,捏着他腰间软肉,不高兴道:“您怎么是这样的人呢?”

康熙有些不明所以,方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了。

“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眯着眼睛,倒要看看这小东西的嘴里,能吐出点什么话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3 00:23:24~2021-08-13 23:1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陌 2个;40897947、何以非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7504857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