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清穿之媚宠皇后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康熙说着, 自己忍俊不禁。

“要不,还是不打了?”这么小的孩子,打着有点残忍。

叶诗旜点点头, 笑道:“好。”

原就是随口一说, 不管是人类崽崽,还是动物崽崽,小小的一只很可爱,谁会舍得去打。

都不过嘴巴说说而已。

下了第一场雪,下了第二场雪, 转眼间就快过年了。

临近年下, 大家都很高兴,又是到了一年最振奋人心的时候,各宫主子奴才, 都在备着赏赐, 都会有大丰收。

叶诗旜也是,原本太皇太后的遗产分了三分之一给她, 就让她成了小富婆。

但一到过年的时候,各宫上头的要赏,下头的要个进献,因为她得宠,大家都得仔细着她,她送一份礼,旁人要回翻倍。

她手里又富了一波。

无怪乎都喜欢做上位者,这钱来的真快,她十辈子都花用不完。

“今年年节的钱,都投到育婴堂去,你刚开的项目, 臣妾帮您支持一把。”她笑呵呵的奉上礼单子。

康熙接过一看,忍不住笑了:“就你这小蚊子小腿的,不值当什么钱。”

育婴堂所支出太过庞大,她这个跟闹着玩一样。

“臣妾一点心意,您收下便是,何苦说那么多,伤臣妾的心。”

叶诗旜横了他一眼,有点不高兴,打从新社会来的,讲究的是,有一点心意就尽一点心意。

康熙听完笑了:“好。”他含笑摸了摸她的头,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过几日功夫,京城市井间都在传,说敏贵嫔一片慈悲心肠,跟菩萨一样,瞧见育婴堂的孩子可怜,便在过年的时候,让孩子们也过一个好年,故而捐出好些物资。

说着安排的条例清晰,将捐出物资列出名单,购买物资也列出名单。

众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花架子,而是真的捐出这么多东西。

“敏贵嫔果然慈悲心情,这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贯彻的非常彻底,一看就是个为民着想的好妃嫔。”

“可不是,敏贵嫔别是菩萨座下的童女转世,这才这么的有善心。”

“这么有善心的人难得,咱也捐一点,一口饭也是一口饭。”

“是是是 ,走一钱银子也成。”

“敏贵嫔是个好妃嫔啊。”

……

京中传言沸沸扬扬,大家都很高兴,手里有闲钱的还是要捐一点的。

而对于出圈的敏贵嫔,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对大家来说,有一个仁慈的主子,比什么都强。

而对于宫妃来说,这就不是个好消息了,因为敏贵嫔她捐东西,自个儿捐了。

这后头再补上的人,就没有这种效果了。

众妃嫔心中不高兴,却也知道,这是皇帝为敏贵嫔造势,容不得她们出头。

皇贵妃拖着病体,传召她。

叶诗旜搭着绿猗的手,便直接去了,到的时候,皇贵妃正歪在榻上,手里捧着松鹤延年的铜炉。

冒着袅袅香烟,给她带着病容的面孔染上几分模糊。

她病的久了,心态反而平和下来。

“你来了,坐。”她传召过来,看着她微凸的小腹,上手摸了摸,温柔道:“真好。”

她有些艳羡,她能稳稳当当的怀着孩子,还有康熙给她保驾护航。

她那时候,只有自己护着自己。

皇贵妃想,她是护自己护的最好的一个人,生下来的姑娘也康健,可到底不足月就死了,可怜的紧。

希望她的孩子能好好的。

“本宫病了这许久,只有你态度没变过。”尝多了人情冷暖,她反而对当初做这个决定,生出淡淡的后悔。

叶诗旜替她掖了掖被子,笑道:“当初臣妾刚刚起势,您一直护着,臣妾都感念在心。”

她觉得,人这一辈子,也不仅仅是捧高踩低,这没意思。

皇贵妃总体来说,对她还是好多过不好。

并不是完全敌对之人,她又病成这样,快死了。

而他们母子俩中毒的事,一直都查不出来,实在是太隐秘了,能够下到皇子身上,又过了这么久,就算把每日接触的人,列出单子挨个查探,也问不出什么了。

你能记得你十天前,做了什么。

但是你不可能记得一个月前具体做了什么。

更别提两人病了好几个月,往前推实在是太久了,就算康熙作为帝王,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他到底不是神明,无所追溯过往。

叶诗旜看了皇贵妃之后,特意又去北三所看了胤禛。

他到底年岁小,身子骨也好,养这些时日,已经养好了。

只不过还是有些虚,裹着厚厚的狐裘,又拄着拐,立在廊下,单薄的身影在雪色中好像要和那雪融为一体。

“好些了?”她含笑问。

胤禛回眸,眸色清浅,他温柔颔首:“是。”

当初那个会委屈,会说自己没人要的小孩,终究是习惯了,他敛下所有思绪,整个人变得波澜不惊。

“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叶诗旜上前,抚掉他肩上落雪,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到底没像以前那样,摸摸他的头。

胤禛却主动的低下头,用头蹭了蹭她的手,眼神濡慕。

叶诗旜的心,登时就软了。

还是个孩子。

“没什么不舒服的,好着呢。”他说的欢快,但那浅淡发白的唇色,昭示着他并不康健。

“嗯。”叶诗旜没有揭穿少年的倔强,而是认真的迎合。

两人闲聊了几句,她就告退离去了。

等回去的时候,康熙在殿中等着她,特意煮了姜汁撞奶给她喝。

“幸好现在不是天聪年。”康熙意味深长的感叹。

叶诗旜刚开始的时候不明所以,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她和儿子们的关系好,而天聪年代,或者更早一点,是有父妻子继这个习俗的。

也就是说,他没了也就罢了,他老婆也被儿子给继承了,幸好现在遵从汉制。

“倒也不必。”她无语。

康熙将人往怀里一搂,头埋在她怀里,可怜巴巴道:“那,舍不得你。”

叶诗旜将他从怀里推了出来,无语的看着他。

“三四十岁的老男人了,竟然还撒娇,也不害羞。”

康熙原本还想往她怀里蹭,一听这话,登时不乐意了,他深深的皱着剑眉,一脸不虞的看着她:“三四十岁老男人?”

年过而立,确实对年岁比较敏感。

他听完整个人都要裂开了,看着她,非常的不开心。

“三四十岁?”

他说罢,掰着手指头跟她算年纪:“刚刚三十罢了,哪里就三四十岁的老年人了?”

主要她还跟青葱一样,嫩嫩的,白白的,但是他却快老了,他内心的危机感也特别重。

“嗯嗯,三十。”她敷衍。

看着她这样子,康熙没说什么,暗地里却默默的开始增加步库的频率,又整日里请平安脉,叫太医写的养生小札,比她的孕期注意事项还要厚实。

叶诗旜默默的磕着瓜子,看着他忙前忙后的,不由得轻笑着道:“都说生个孩子老十岁,臣妾这生个孩子,就跟您是同龄人了,您莫嫌弃臣妾老迈才是。”

被她逗笑的康熙,心中的焦急终于褪去了些,他想了想,还是搂着她,认真叮嘱,这年岁的事儿,他没有办法,但他会认真的锻炼身体,会认真的养生。

“你以后别说朕是三四十岁的老男人,朕会伤心。”

他很认真的跟她解释,神色间还是有些委屈。

康熙哄了自己好久,才不去在意这个。

“好。”她一口应下,软软甜甜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温柔道:“红颜枯骨,臣妾不是那种爱色的人。”

她说的,自己都差点信了。

康熙横了她一眼,要不是经常传召教坊司的戏子,他也信了。

她传召的频率有点高,而且特别花心,今儿喜欢那斯文败类型的,明儿喜欢俊秀型的,后头又喜欢武生。

口味极其广泛,生旦净未丑,除了丑角她不喜欢之外,其余的都能找到夸赞的点。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不免说到胤禛的病情上头去。

“这是个乖孩子,今年受罪了。”那么小的孩子,就要经历人生四苦之一的病,还是缠绵病榻,哪里能不可怜。

康熙也跟着点头,他也觉得这孩子受苦了。

“您说,这毒到底谁下的?”其实说到底,心里还是有数的。

这中间,自然不可能是皇贵妃自己毒害自己,毕竟她这身子差,来这么一波,简直就是伤敌八百自损一万。

她没有必要,也不用去弄这个。

皇贵妃要是对胤禛起了什么坏心思,想要动手简直太容易。

没有必要绕这么大的弯子。

“这药是前朝秘药,跟嘉靖皇帝也有关系,他当初差点被勒死,后来降罪宫女,却一直叫人不服气,后来研制出来这种秘药,以自身为代价,意图毒死嘉靖。”

可是失败了。

这种秘药最终被发现了,可用在旁人身上,却好用的紧。

“这种药,后来也失传了,一般人不屑于用它,看不起这种药,觉得太过阴毒了些,有损阴德。”

康熙说着,便若有所思起来。

叶诗旜也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最没有可能的人。

“不会吧。”她摇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康熙和她随时一眼,两人以手指蘸水,在桌面上缓缓的写下一个字。

当看到这个字的时候,两人同时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

“不可能。”叶诗旜再次摇头。

想到胤禛那小小的一团,当初也是个康健孩子,如今一步一喘,小小年纪就要拄着拐杖,看着着实可怜的紧。

他的脸颊,也曾肉嘟嘟的,也曾玉雪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6 23:58:26~2021-08-17 23:2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昂子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何以非凡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