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清穿之媚宠皇后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不过猜测罢了, 你别担心。”看着绿猗愁眉不展,她不禁了。

“嗯。”绿猗应,她也是关心则乱。

两人说着, 都干巴巴的看着门外, 两个孩子抱走了,这还等着抱回来呢。

叶诗旜终于体会到牵肠挂肚的滋味,这心里简直是绝了。

“怎的还有送回来?”她问。

看着这么长久,实则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不会这么快回来。

但她望眼欲穿。

在坐卧不宁的候, 康熙带着孩子回来了, 她登眼前一亮,神色温柔:“回来了。”

“是孩子回来了,还是朕回来了?”他吟吟的问。

示意奴把孩子放到她跟前, 康熙这坐在床前, 替她掖了掖被子。

叶诗旜看着两个小东西闭着眼睛睡觉,便也欣喜不已, 她侧眸望过来,兴兴道:“呜呜呜,爱死了爱死了。”

“怎的不你爱朕?”他冷。

爱帝王那不是闹吗?叶诗旜有明说,但还是敷衍道:“不爱您,怎么会爱您的孩子?”

此诡辩,让康熙了。

“说不过你,不说了。”他道。

叶诗旜眯眯道:“您知道就好,人都是你的,还有么可说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了。

“还疼吗?”康熙伸手进被窝,轻轻的摸了摸, 还很是硬实,不禁叹了口气。

叶诗旜可怜巴巴头,她这不喂奶都这么痛苦,人家喂奶的,岂不是要痛苦死了。

她不光要顾着这涨奶的问题,还要注意着养身体,回身材。

不能个孩子,么都有了。

那也太惨了。

好在宫里头么都不多,这样的东西是多的很,等出了月子的候,她已经养的很好了。

“明儿是满月酒,你穿那一套衣裳?”康熙问。

叶诗旜看着绿猗捧过来的衣衫,来来回回的看,最后选了一套丁香紫的,道:“这颜色两个孩子也能穿,倒是正好了。”

这样他们三个都穿这个颜色的衣服,倒是正好。

康熙看了又看,他指了指自己,问道:“那朕呢?”可曾考虑过万岁爷的心情。

叶诗旜打量了一会儿,发现这颜色康熙穿,会显得太骚了。

“那您这样,弄个丁香紫的纽扣,也算是一参与度了。”

她吟吟的说着。

康熙头,认真道:“好。”

他果换了丁香紫的纽扣,袖袋里还装了丁香紫的手帕,强行和她一个颜色。

这手帕拿在他手里,简直绝了。

“左右无人敢抬头看朕。”康熙振振有词。

这说的也有道理,再说帝王就算穿跟鞋,应该也无人置喙。

交泰殿。

帝妃尚未到来,而皇贵妃已经候在台上,底是喁喁私语的妃嫔。

“此番她了龙凤胎,也不知今么样了?”有小嫔妃好奇的问。

毕竟完孩子,都要老上十岁,不前美丽动人,是常有的事。

“怕是养回来一,腰肢粗实,也是有的。”

“或许吧。”

这样着,就听外面传来小太监的唱礼声。

“皇上驾到~敏贵嫔娘娘驾到~”

众人登一静,都看向门口。

首进来的是几个奴,众人仍旧看向后面。

紧接着是一道明黄的身影,他微微躬身,似是在呵护着么,果后脚跟进来一道丁香紫的身影。

那像是雨后清洗过的清新颜色,就这样缓缓的展现在眼前。

她变了,她好像又变。

那双眼睛一既往的清澈,那肌肤一既往的白嫩,吹弹可破。

可那身段,好像真的长开了,愈加玲珑了些。

众人心里一酸的冒泡,不可否认的是,还盼着她变丑些,不曾更漂亮了。

互相礼过,这各自落座。

叶诗旜端着酒杯,言晏晏:“感念诸位来参加满月酒,敬诸位。”

她说完就要一饮而尽,康熙看了她一眼,接过来替她喝掉了。

众人心酸之余,赶紧端起酒杯喝了,毕竟这敏贵嫔敬酒可以怠慢,但万岁爷就不容怠慢了。

一间倒是莺声燕语,气氛融洽。

皇贵妃原本也着,很是开怀,毕竟今儿就她和万岁爷穿的明黄,其他人都是其他颜色,而当她看到万岁爷从袖袋中掏出锦帕,给敏贵嫔一根一根手指擦拭的候,心情格外复杂。

好像么都做了,又好像么都做。

看着就心酸的紧。

叶诗旜凑过来,低声道:“是不是手指都胖了些?”

康熙便捉过来,给她一根一根的擦拭,低声道:“有,依旧纤细美丽。”

他说的好听,把她逗了。

“这个挺好吃的,您尝尝?”她含道。

好不容易出月子了,可不得快活的吃。

康熙说,给她剥橘子吃,一边道:“地窖里就存这么多了,吃完就有了。”

这出了二月,就到了青黄不接的候。

叶诗旜也不在意,随意道:“到候吃别的就成。”

两人说着,都有些漫不经心的。

很快教坊司的伶人出场,那斯文败类低音炮,瞬间虏获了叶诗旜的心,她直接望过来,眼神根本挪不开。

康熙唤了她两声,都听。

“你。”他磨了磨后槽牙,又舍不得苛责,到底在殿中关了那么久,出来活动活动也是应当的。

皇贵妃看着两人互动,心越来越凉。

她低低的了,紧接着温柔道:“阿婵,上前伺候。”

里藏刀的女声刚刚落地,就一个小美人从她身后含羞带怯的走了出来。

粉面桃腮杏仁眼,很是漂亮。

她施施拜,唇角噙着温柔的意。

按着皇贵妃的旧例,她穿的很是漂亮,很能凸显自己的优势,起来有一种眼神空空,不谙事的纯稚。

是那种男人很难拒绝的纯欲型美人。

叶诗旜吃着心,一都不慌,她甚至还凑到康熙跟前,促狭道:“万岁爷好福气。”

康熙冷:“看朕的?”

她头,确实是在看。

“你就不怕朕接受了?”他问。

叶诗旜果停了意,一脸深沉的看着他,半晌在康熙期待的眼神中回:“不怕。”

“为甚?”

“因为臣妾相信您。”她侧着脸。

漫说是皇贵妃进献上来的,只要他,多看漂亮女人一人,便有的是人给他送。

对于男人来说,这性资源根本就不是资源。

但他一直都有反应,说明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

而康熙听叶诗旜这么说,心里还是很兴。

“ 朕不会负你的。”他着说。

敏贵嫔是他头一个要好好对待的人,只要她不辜负他,他就不会辜负她。

两人喁喁私语,底的人听不大清楚。

只能看到两人之间亲密的关系,刚开始阿婵还能保持微,过一会儿,康熙一直不理她,小脸便苍白起来。

好在她早有预料,心里虽难过,却也还好。

而皇贵妃的面色就有些不大好了,她照着章佳氏精挑细选的姑娘,万岁爷竟不喜欢。

阿婵心艳羡,打从开始,她听说的就是皇帝有多么的宠爱敏贵嫔,也知道自己是万万比不得的。

她就是个胸大无志的小姑娘,外表瞧着唬人,但内地里并不何。

娘都说了,叫她事多少说,这样能少了许多是非。

阿婵跪在那,膝盖都痛了。

可上首的万岁爷只顾着和敏贵嫔说,一眼都看她。

过了好一会儿,叫敏贵嫔吟吟的望过来,温柔道:“是个好姑娘,快起来吧。”

“是。”阿婵昂起白的小脸,一脸濡慕的看着她。

康熙瞥了她一眼,说。

阿婵不敢吭声,可皇贵妃敢,她施施的走台,眯眯的用护甲挑起阿婵的巴,仔细的打量过,这着道:“这姑娘,原就是给万岁爷调的,捏肩捶腿都会,最为听不过。”

说着她看向台上的敏贵嫔,着说:“也能帮帮你的忙。”

“不必了。”不等叶诗旜拒绝,康熙便直接说道。

看着两人沆瀣一气的样子,皇贵妃就气,她是为敏贵嫔好,怎么一都不领情。

皇贵妃这执拗的表情,康熙神色缓和了些许,温声道:“知道你是恪守职责,但我二人身边伺候的人足够了,不需要再添一个。”

“嗯。”皇贵妃的表情还是有些不大痛快。

对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实在是有难受。

她抿了抿嘴,冷道:“随你了。”

她不过是一个皇贵妃,不是皇后,不是他的妻,她又能何。

说起来位份比较,实则是个妾室罢了。

她看向坐在康熙身侧敏贵嫔,心里倒是有些好奇,现确实爱的跟么似得,那这个爱,又能持续多久呢?

趁早备一个换宠的人,到候好歹有个面子情。

这一个人单打独斗,也不弄个人一道伺候,到候她无宠了,连个说好的人都有。

“敏贵嫔,你的册封礼还未行过,你心中可有么法?”皇贵妃换了个题问。

这阿婵太不中用了,有让万岁爷的目光倾注。

听到她的问,叶诗旜含道:“一切全凭娘娘做主,您说么候就么候。”

她说的谦卑,可康熙在一旁虎视眈眈,简直就在说,给朕大办。

个孩子都要大办的人,又怎么会把册封礼给往轻了办,皇贵妃捏了捏眉心,突有些愁,这不怕循例,就怕破例。

谁知道万岁爷心里是个么章程。

“那万岁爷言之意何?”

皇贵妃索性问正主,不绕圈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