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云之卧龙 > 第六十七章 柳生月篇(再起突变)

第六十七章 柳生月篇(再起突变)


  宁凉郊外,虎林

  破庙朝东数十米处,森林中的高杂草丛阵阵晃动,一大批黑影穿梭到了林子边缘。

  在未亮的天色掩护下,如若不仔细查看,根本难查分毫。

  “千户,就是这里了。”

  最前面的几人中,一名身穿黑龙服的刑武卫指了指前方的破庙。

  烟啸雨看着荒废已久的破庙,有些不太信的问道:“你确定吗?”

  “是的,昨夜属下亲眼看着苏东与凌兰小姐躲了进去。然后今日刚到寅时,凌兰小姐孤身一人离开了。”

  一旁属下用力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凌兰离开了。”

  烟啸雨若有所思的喃喃道,但随即便缓过神来:“不在也好,这样还能省去不少麻烦呢。准备动手,尽量捉活口,但若如遇危险,当场可将其斩杀。”

  “是!”

  随着烟啸雨话音落下,众多刑武卫们散开来,呈弧形包围状,准备朝破庙压去。

  “诸位,还是止步吧。”

  突然,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谁!谁!谁!”

  在这万分紧张的环境里,突如其来的声音将众人吓了一跳。刑武卫们立刻散开,由弧形包围状变为三人一组,背靠背,呈防御阵形。

  可仔细环视一周,别说人了,连毛都没见一根。

  “这……”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时。

  从开始,便一直站在原地没动烟啸雨开口道:“别找了,他在树上呢。”

  其语气毫无波澜,似乎,他早就看穿了。

  “什么,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朝头顶上看去。果然,在中间的树叉上,若隐若现间,有团黑乎乎的影子,像是,一个人坐在那里。

  “不错,不错,不愧是号称南镇提督麾下第一千户,这察觉能力当真了的。”

  树上那团黑影鼓了鼓掌,语气中充满了赞赏。

  “玩笑话罢了,提督麾下千户数十名,我这不入流的本事,又怎么称为第一。”

  烟啸雨谦虚的回应道。

  “还真是有意思呢。”那团黑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透过微弱的晨光,众人渐渐看清楚了黑影。

  从体型看,魁梧笔直,是名成年男子。黑衣,长斗笠,不过由于距离有些远,也看不太清楚。

  “说实话,刚到此地我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可当时我并不敢确定什么,直到,那里。”

  说着话,烟啸雨朝旁边轻瞥一眼。

  那男子顺着烟啸雨的目光看去,只见,一根树枝正躺在草窝之中。而这树枝,正是他脚下树叉上的一小枝。

  “原来如此啊,还真是百密一疏呢。”

  男子摇了摇头,回应道。

  烟啸雨作势揉了揉脖子,开口:“阁下不如下来谈谈怎么样,说实话,这样仰着头看你,挺累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男子回应道。

  随后轻轻一按树叉,竟直接从十几米高的树顶跳了下来,正好落在众人中间。

  “好厉害的轻功。”

  这举动,众人皆目瞪口呆。说实话,就连烟啸雨也不由的从内心赞叹道。

  这种高度,就算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毫发无损的跳下来。

  “阁下好身手啊,不过,在此蹲守刑武卫,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赞叹过后,烟啸雨嘴角微微上扬,语气瞬间犀利了几分。

  其话音落下,众刑武卫们纷纷反应过来,只是一个瞬间,便将男子包围在中间。

  霎时间,利刃交错,寒光逼人。

  十几把刀剑齐指男子,此刻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瓮中捉鳖,插翅难飞啊。

  “啧,倒是我自投罗网了。”

  神秘男子扶了扶斗笠,语气中带有一些自嘲。

  “虽然阁下轻功确实了得,不过依目前局面来看,再好的轻功也是无用。看在你未对我们出手的份上,给你解释的时间,说吧,你是何人。”

  烟啸雨眉角上挑,语气虽很平静,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

  照目前来看,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男子轻笑两声:“我与那苏东并不是一伙之人,相反,我是来帮你们的。”

  “哦?帮我们的,怎么帮。”

  “我受天命而来,告诫你们,就此止步吧。该回宁凉的回宁凉,该回湖城的回湖城。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呵,呵呵,哈哈哈。”

  一瞬间,烟啸雨觉得自己面前这个人是个疯子。不然,又怎么会大白天的说胡话呢。

  “阁下,未免太会说笑了。苏东是我们刑武卫的头号通缉犯,现在就在我们面前,你说让我们退走,你说,这荒不荒唐吗。”

  “荒唐,是确实有点,可在天命面前,一切,都是注定的。”

  “那对不住了,我不信你的天命,我更相信我的剑。拿下。”

  几句下来,烟啸雨被磨平了耐心。

  他手轻轻一挥,身边几名手下就要扑上去。

  “慢着!”

  见状,那男子低喝一声。随后右手抬起,一枚银色的令牌出现在掌心。

  这……

  看到令牌的瞬间,冲上前的几人傻眼了,一动不动。

  就连一直很平静的烟啸雨此时表情也发生了变化,惊讶?不,不止惊讶,还有不敢相信。

  “这令牌,你们应该认识吧。”

  男子举起令牌转了一圈,语气中带有几分得意。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一片寂静。

  沉默,无声的沉默。

  是的,这令牌他们都认识。

  那银色的令牌上,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四周点点花纹,以及,正中间刻着的南字。

  但是,就凭这便足够了。

  因为它代表的,是一个人,一个,很强的人。

  邢武卫,南提督令......

  “提督的令牌,为何会在你的手里。”

  最终,还是烟啸雨率先开口,语气中带有一丝质问。

  “呵,当然是你们那位提督借给我的了,不然还能是我抢的吗。话说,你们见到提督不用行礼吗?”

  斗笠男子冷笑一声,回应道。

  “呼——。”

  烟啸雨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尽力克制自己。

  其实这男子说的并不错,在隶邢武卫里,确实有这一条。见提督令如见提督,必须行礼。

  片刻后,烟啸雨睁开眼,双拳合拢,单腿跪下:“湖城左千户,烟啸雨,见过提督。”

  看到烟啸雨跪下,其余邢武卫也只得放下武器,纷纷行礼。

  “好了,起来吧。”

  那男子收起令牌,摆了摆手。

  “是。”

  烟啸雨率先起身,同时轻轻扫了扫膝盖处的泥土。

  “此事,不是你等可以插手的,退下吧。”

  见众人都站了起来,那男子开口说道。

  可是,他话音落下。围在四周的邢武卫们,却没有丝毫动弹的迹象。

  “嗯?”

  见此,斗笠男子有些不解。

  不过下一秒,他就全懂了。

  只见烟啸雨正视着他,开口道:“那,我若说不撤呢。”

  “哈?”斗笠男子身躯一震,随后开口回应道:“你若不撤,便是违抗提督之命。”

  可他这话刚说出口,便遭到了烟啸雨的反驳:“不不不,提督令,只是代表身份的东西,而不能代替提督发号施令。所以,你的话,并不等于提督的话。”

  这......

  烟啸雨这话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没事硬找茬。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几分道理。

  关键,最重要的是,要看其他人怎么想了。

  男子扶了扶斗笠,环视四周一圈。

  只见众多邢武卫们,虽然表面上都已经放下了刀剑。可都暗中积攒蓄力,随时可以进入战斗。

  看样子,有些时候,还真是远在朝堂的皇帝,不如地方的县令。

  男子轻轻掰了掰手腕,语气中带有一丝不悦:“看来有些时候,还得靠实力来说话啊。”

  “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了。”

  烟啸雨轻轻一笑,握紧了右拳。

  大战,一触即发。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

  此时在虎林交手的,不止他们。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