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云之卧龙 > 第六十八章 柳生月篇(激战)

第六十八章 柳生月篇(激战)


  宁凉郊外,破庙内

  几滴雨水顺着屋顶的残瓦缝流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滴落在塌上熟睡青年的脸上。

  水滴在脸上的瞬间,青年猛然惊醒,同时一把抓过旁边的长剑。

  可发现是雨滴后,又长舒一口气,将剑慢慢放下。

  苏冬看了看屋顶破开的小缝,一股莫名的忧伤涌上心头。

  这破庙,估计也难撑过下一次暴雨了。也正如现在的自己,不知,还能活着出去吗。

  感慨间,突然发现,守坐在床边的凌兰不见了。

  这...

  “兰儿,兰儿。”

  苏冬眉头紧锁,低声呼喊道。

  可只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回应他,除此之外,再无它声。

  突然,苏冬余光扫到蒲团,似乎上面有什么东西。

  凝神望去,只见那蒲团上放着一玉耳坠,而这玉耳坠的主人正是凌兰。

  苏冬下床,弯腰拿起那耳坠,放在手心端详。

  他记得凌兰说过,这对玉耳坠是她母亲留给她的,也是她最为珍贵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她会放在这里。

  “难道,难道。”

  苏冬突然用力握紧耳坠,重重的坐在塌上。

  整个人如同被抽走魂魄般,一动不动。

  想起来了,昨夜惊醒后。他入睡没多久,似乎听到了凌兰低声自语。

  说什么,等着她。

  该死,兰儿不会独自一人先去探路了吧。

  想到这里,苏冬瞬间急躁了起来。

  “不行,我得追上去。”

  苏冬喃喃自语着,就要起身行动,一把抓起床边红色鞘的长剑。

  可抓到剑鞘的瞬间,他又重重的坐了下去。

  “我,我。不行,我不能跟兰儿一起去。”

  苏冬看着手中精致的剑鞘,像是想到了什么。

  突然,苏冬抬起右手,重重的给了自己一巴掌,随后自言自语道:“该死,你在想什么呢。兰儿为了你,已经孤身出发去南疆了。可是你,你...。”

  看着手中的剑鞘,苏冬犹如疯了一般,怪笑了起来。

  “哈哈,呵呵。都怪你,都怪你,一切源头都是你。如果没有你,我现在,也不会是这幅模样。”

  说着说着,手不自觉的伸向金丝剑柄。

  “如若吾是汝,吾就不会拔出这剑。”

  就在苏冬手刚触摸到剑柄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入耳中。

  男子的语气狂妄,且傲慢。

  “谁!”

  苏冬握紧剑柄,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起来。完全看不出刚刚那种疯癫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苏冬,字,岩之。湖城人,苏逸宸的第七个儿子。”

  只见一个挺拔的身影,从庙门慢慢走了进来。

  “哦,应该说,曾经是苏逸宸的儿子。不过,是庶出的。”

  在大约离苏冬还有十几步时,那人停下了脚步。但是,由于其正对着光,苏冬很难看清他的打扮。

  从体型来看,应该是名青年男子。

  不过,头上那两个,是耳朵吗......

  “对我了解的还挺多,你是那群来自柳地的鬼,还是邢武卫的走狗。”

  不过苏冬并不在意这些,因为对他而言,现在没什么,是能让他害怕的。

  “呵。”

  那男子轻笑一声,开口说道:“吾既非鬼,亦非走狗。吾是,解脱汝之人。”

  狂妄,太狂妄了。

  男子语气中充满了藐视,似乎,根本就不把苏冬放在眼里。

  “这话倒是有趣,可惜啊,想解脱我的,此刻都已经长眠了。”

  苏冬抓起长剑,起身回应道。

  从他抓起长剑的那刻开始,一股无名的烦躁感涌上心头。

  “有趣吗,吾看未必呢。无辜之人,不亦丧命于汝剑下,例如,汝弟。”

  神秘男子开口道,语气虽不紧不慢,却如钢针般,字字扎在苏东心上。

  听到这话,苏冬明显身躯一颤,脸色微变,就连握剑的手也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

  可只是瞬间,他便又恢复原样,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胡话,什么无辜之人丧命于我剑下。那些南疆人,他们就该死,我只是为了我弟弟报仇!”

  苏冬越来越激动,说到最后时,甚至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

  可那神秘男子却毫无波澜,慢慢说道:“还不肯承认吗,其实,杀死汝弟的,不就是汝吗。”

  !!!

  此话一出,极力克制自己的苏冬终于绷不住了。犹如即将压塌的小桥般,剧烈的颤抖着。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

  “你在胡说,胡说。”

  “你一定是南疆的人,要么,你就是刑武卫。”

  “啊,啊!!!”

  苏冬咆哮着,左手用力捶着头。

  那股撕裂再度传来,他的头痛的要炸裂了。

  “呵,呵呵。”

  看着来回摇晃的苏冬,神秘男子冷笑几声,随后语气骤变,开口道:“承认吧,汝,已非人哉。”

  话语传入苏冬耳中,那一刻,他就感觉,眼前之人,如同宣判罪行的判官,冷酷且无情。

  可,只是一刻罢了。

  下一秒,头痛般的撕裂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嗜血的本性...

  “我要杀了你!”

  此时的苏冬,不,应该说,已已经不能说是苏冬了。

  像是一只失去了理智的野兽,双眼通红,满脸狰狞。张着大口,任由口水顺着嘴角滴落。

  而不知何时,腰间的长剑,已经出鞘。

  “哈哈,受死吧!”

  苏冬咆哮着,挥舞着利刃,如同野兽般扑向青年。

  他速度很快,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便冲到了男子面前。

  赤色的双瞳之中布满血丝,狰狞的脸上满是嗜血。

  下一秒...

  唰!

  随着破空之声响起,锋利的剑刃直扫青年的脖颈。

  同时,左手成爪,紧随剑后,掏向男子的心脏位置。

  这两招,都是致命的杀招,简单,且狠毒。

  可那男子只是微微闪身,便轻松躲过了剑刃。

  随后一把握住苏冬的手腕,借力一甩,便将扔到一旁。

  你……

  苏东狰狞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这,躲过他一剑,还能轻松甩开他。

  四两拨千斤吗...

  借自己的力来甩开自己,这人反应......

  就在苏冬思考之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杀了他,杀了他!”

  也就是这声音,磨灭了苏冬最后的理智。被唤醒的苏冬,此刻已经被嗜血迷昏了头脑。

  再也顾不得别的了,握紧长剑,转身冲杀回去。

  唰!唰!唰!

  剑刃一次又一次挥出,发出破空之声。

  可那青年仿佛能看到他的动作一般,或者说,可以想到他的下一步,每次都能很轻松地躲过他的攻击。

  看似步步危险,实则游刃有余。

  “来啊,你就只会躲吗。”杂碎,来啊,来战啊!

  一连空了好几剑的苏冬再也忍不住了,追击的同时咆哮道。

  “汝,还真是无礼呢。”

  听到苏冬的话,那男子摇了摇头,语气中带有一丝厌恶。

  “无礼,哈哈哈,杂…。”

  看自己成功激怒青年,苏东更加得意,追骂道。可碎字还没说出口,他突然发现,男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苏冬只感觉眼前一黑,随后剧痛从下巴处传来。

  可还未等他有所反应,腹部传来更为霸道的力量。像是,被脚踹了。

  下一秒,双脚离地,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同时,几颗碎牙伴随着鲜血喷洒在空中。

  咚!轰!

  苏东狠狠的撞击在石像上,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激起一片灰尘。

  啊,痛,太痛了。

  疼痛从背部传来,随后散布至全身。

  苏冬只感觉,撞这一下,少说也得碎几根骨头。

  最为致命的是,此刻的他,全身的经脉都被震乱了。气血翻涌,根本聚不起力。

  可对手是不会给他调整机会的,恍惚间,只见那男子慢慢朝自己走来。

  苏冬强撑着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

  抬剑,挥出...

  直到,冰冷的物体刺进小腹。

  他知道,刺入身体的,就是自己手中的剑。

  可他,没有任何办法。

  那男子的手就如同铁爪一般,用力握住他的右手,调转剑锋,最后刺入自己小腹之中。

  霸道,且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那男子握紧他的手,轻轻转动剑柄。

  下一秒,撕裂感从伤口处传来,痛的苏冬想要大喊。

  可嚎叫声还未传出,一只手便捂住了他的嘴。

  “吾若杀汝,汝早死了。”

  毫无波澜的语气中带有一丝玩弄,像是,捕杀前的最后调戏。

  也就是此时,苏东才终于能看清眼前男子的模样。

  那是一名青年男子,剑眉星目,身穿金边黑甲。如刀刻般英俊的外表,淡金色的双眸中满是藐视。

  就如同,死神......

  “可惜,杀汝,只会脏了吾的手。”

  青年厌恶的说道,随后握着苏冬的手,用力拽出了刺入他身体的剑。

  血,瞬间喷涌出来。

  啊!

  苏冬痛嚎一声,松开长剑,任凭其掉落在地。

  双手按着伤口,摇晃两下,随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明明,明明。”

  小腹传来的疼痛,加上来自内心的恐惧,让苏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汝觉得自己够强了,是吗。”

  青年面无表情的走到苏冬面前,一脚踩在其胸口处,狠狠地将其踏在地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明明,明明。”

  苏冬不自觉的颤抖着,双瞳之中的血丝也在慢慢消退。

  “呵,汝还真是无知呢。”

  青年微微弯腰,捡起一旁的长剑,双瞳之中满是鄙夷与藐视

  “不,不。我的剑,我的剑!”

  看到这一幕,苏冬瞬间如发疯般摇晃起来。可是,青年踩在他胸口处的脚,就如同一块巨石般沉重。即使拼尽全力,也难以撼动半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