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在末日开房车gl > 第28章 O上A下

第28章 O上A下


“我的天呀!这一定是个变异丧尸!”

傅斯文举着水球一边砸向尸群, 一边惊呼,脚步都凌乱起来。

当白毓和傅斯文两人来到了楼下小区门口时,防护铁门已经摇摇欲坠, 只有一个男子在那里撑着。一眼也就看见那个面容恐怖扭曲的大头丧尸。

许安杰正在拼了全力将铁门附上强化的锐金之力, 精神力枯竭殆尽,根本挪不开腿。

更有那只变异丧尸盯着自己,只要有逃跑的想法,它会伸出鲜红的触手将自己拉回来。

就像被戏谑玩弄的玩具一样。自己的双手已经伤痕累累, 被舌勾刮下大片血肉, 丧尸是很享受这般进食。

直到白毓和傅斯文两人到来,许安杰才露出痛苦又希冀的眼神, 因为能感受到精神力的存在, 不低于自己, 也是异能者。

“你这什么情况,引来这么个大家伙!”

傅斯文是有些埋怨的, 住在这里好好的没人打搅, 这下可好了, 外面乌压压的一大片丧尸,少说也有七八十只。

“我……”

许安杰已经虚脱地说不出话了, 知道是自己打搅了小区主人,惨白的脸有些愧疚。

“快闪开!”

白毓可没傅斯文那么神经大条和男子谈话, 自己从开始就把注意力投向了大头丧尸, 那绝对是能开出红色晶核的脑袋。而且有预感它会更加强大,拥有狩猎者的耐心。

果然不出所料,血盆大口一张开,一条猩红的粗舌头骤然分开十几道宛如红蛇般的触手,沾着粘稠发臭的口液, 布满了倒勾针刺,恐怖异常地刺向傅斯文和许安杰。

短刃一出手,飞向猩红舌头,锋利的刃劲瞬间斩断一小节舌尖掉落在地上。可它似乎还是活的,像蠕动断尾,奔爬着想要寻找活体寄生。

“这东西太恶心了!”

傅斯文惊惶一跳,知道是白毓给自己挡了一刀,万分庆幸。对着这个舌头就是一顿水球攻击,异能水系对着丧尸的躯体有着强烈的克制,很快就被腐蚀死亡,化为一团恶心乌黑的浓稠物。

吼吼吼~

大头丧尸吃痛收回了残损的舌头,瞬间恢复了伤势。可一双藏在破败丑陋面孔中的浑浊眼珠,盯上了白毓,像是重新找到了好玩的玩具。

啊呜呜~

小狼应声走出,庞大的身躯和大头丧尸不相上下。皮毛战栗成针刺,狼面野性被激发,尖锐的犬牙和爪牙亮出骇人的威胁,挡在白毓的面前,有几分安心的存在。

许安杰才见到这只变异兽,似乎是被驯服的主,心下一定,或许自己还有救。

“它是变异丧尸,嘴巴里的舌头十分厉害,哪怕砍断了也会断肢重生!铁门我已经加强了防御,可阻挡不了太多时间!我们还是快跑吧!”

许安杰爬起身来,两条胳臂血淋淋的垂下,要不是异能者体质顽强些,可能会因失血过多晕厥的。

“跑什么,这些可都是晶核呢!”

白毓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这几天没开张花销了不少晶核,正愁自己要不要出去溜达一圈,没想到送上们来了。乐不群那混蛋奸商八成也是这么想的,两人联手倒也吃得下这一批。

不过话说乐不群和颜辞镜怎么还没来,难不成调情去了!那别怪自己拿的多了。

“你们疯了吧!这么多丧尸,分分钟就能把我们淹了!”

许安杰颤抖的身子觉对这两人不那么靠谱,打算溜走,毕竟还有林雪和学生们等着自己回去呢!

“你小看我们白姐了,我们还有一个乐姐,更厉害。两人合击,统统都是小事!”

傅斯文马上给许安杰洗脑,白大佬都发话了,那就一定能行。这个男beta真没眼力见!

许安杰更慌了,这两人不要命自己还要命。话都说了,危险也讲了,自己还是赶紧离开。

可还没等自己挪开脚步,就被傅斯文一把手搭在肩膀上阴恻恻地说道

“你先留下来看看白姐是怎么大展神威的!”

隔着铁门丧尸被拦在了门外,四面八方伸来的手和血牙恐怖渗人。白毓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个男人的异能还不错,使得铁门还没被破。

短刃在手间飞速旋转,蓄力刚满便提刀斩去,一排的手臂断了不少,丧尸更加疯狂吼动。小狼血盆大口一张,就咬掉一只丧尸的脑袋。

“安杰!”

这时林雪又返回来了,看见许安杰双臂流血,眼角泛着泪,冲了过来。随后就是乐不群和颜辞镜也一同赶来。

“你怎么回来了,孩子们怎么样了!”

“我都藏好了,不放心你。而且还有人来帮我们了!”

林雪捧起许安杰的胳膊,小心地掀起残破的衣袖,上面到处是舔舐的齿痕,只轻轻一掀就让许安杰疼的冒汗。

只见林雪抿着唇角,白皙的手掌敷在了伤口上,一阵亲和温润的白光渐渐包裹着着手臂。许安杰觉得手臂上的疼意消减许多,血液凝固不再流淌,甚至血肉开始恢复原初。

林雪的这一手治疗术惊呆了众人,乐不群的眸子透亮。啧啧,这可比商城里买的药剂还要好使,假以时日她成长起来,岂不是可医死人白骨。任何势力都不会放过这个宝贝疙瘩。

“你的天赋好厉害,竟然是少见的治愈系,不过战斗力太弱了,还是先带着你朋友去一边待着。”

颜辞镜眼睛闪着喜意,看着林雪展现的异能不想她有了闪失。没想到随意碰到的一个迷路的人也会有好运气。

林雪谢着点头,然后扶着许安杰躲到一处角落里。

“一起上,平分了它们!”

白毓把玩着手里的短刃,斜了一眼乐不群,似有挑衅的意味。

乐不群没有说话,只是手里的饮血含着光,明晃晃地从眼睛里闪过,一切不言而喻。

冲天的刀气挥手而起,隔着摇摇欲坠的铁门一斩而去。门口一排的丧尸四散倒地,头颅飞溅。七八只丧尸殒命于此。乐不群冷面一笑,很满意变强后的自己。

与此同时大头丧尸被激怒,暴起的舌头分散开来,长长猩红的如蛇信子,扒着铁门,抹去了上面的锐金之力。大门轰然倒塌,尸群一下子踩踏冲了进来。

白毓一马当先,敏捷的身姿飞速躲避到小狼的身后。手里的飞刀被精神力控制,穿梭在尸群中,收割着变异的生命。

乐不群更是粗暴,只身闯入尸群,饮血纵横期间。仗着强化后的身躯,乐不群根本不惧普通丧尸的抓撕,肌肤表面的白泽阻挡了一切病毒的入侵。

有着两位大佬冲锋在前,傅斯文也壮着胆气,手里的异能喷发而出,一手一个水球朝着欺身而来的丧尸。异能越使用,极限也越高,等到达了临界点将会触摸到另一个新的境界。

颜辞镜媚笑异常,芊芊玉指缠绕着勾人动魄的花朵,越长越妖艳,一口能吸附丧尸的脑袋,吞噬完脑髓,化为花肥。

四人勇猛的表现让躲在一旁的林雪和许安杰目瞪口呆,何时恐怖的丧尸在她们眼里成了宰割的对象。

四人在战斗,诡异的是大头丧尸并不参与其中,只是在一旁看着,时不时挥舞着嘴里缤纷的舌头卷起一具丧尸的残肢碎体放入嘴里吞噬。

等众人差不多解决完了这群丧尸,大头丧尸也吃了不少,肚子鼓起,身量有比原初高了一些,舌头分化的数量更多了。

“这丧尸还吃同类!”

傅斯文看着大头丧尸吞掉了一具丧尸的头颅,眼里一阵心疼,又损失了一颗晶核。

乐不群心下一紧,难道丧尸的进化方式还有吞噬同类。这般速度下去,莫不是又要进阶了。这可比那只最初进化的一阶变异猫要难缠的多。

白毓早已骑上小狼的背上,指挥着自己的契约兽。颜辞镜和傅斯文背靠而立,攻防一体,交替轮转。

大头丧尸吃得好像还不够,耀武扬威的舌头们盈盈起舞,慢慢地伸向了众人,因为它感受到能量的波动,对面几个人似乎鲜肉更美,同类的肉体太过酸涩发苦了。

乐不群和白毓相视一眼,一个御兽冲锋,一个持刀横步,齐齐杀向大头丧尸,都想要拿到那颗红色晶核。

小狼大吼一声,嘴里竟然飞射出寒冰锥,绝对的零度仿佛能冰封住一切活物。刺破空间,寒冰锥扎破了大头丧尸的肚皮,里面的污血哗啦啦的流,想被放了气的气球。

乐不群踏空而上,轻盈的身躯如同飞燕,借点腾飞。诡魅的速度瞬间挪移到丧尸的身前,抽刀横刮,残光一闪,丧尸的好几节舌头被斩断。

断舌像油锅里即将被烹煎的泥鳅,挣扎扭曲,上窜下跳,伤口分泌的粘稠物十分恶心。

可是伤势严重的大头丧尸却没有倒下,十几个呼吸间,它的伤口竟然奇迹般自愈。肚皮和舌头完好无损的,又开始张牙舞爪起来。

乐不群神情谨慎难看,这头丧尸的能力怪异,自愈后的伤口恰似新生,根本看不出有何伤势。

“再来!”

【花开见佛】!

这是自己新学的招式,刀法凌厉,残影飘忽。挽出的刀花漫天撒地,宛如莲台宝座上神佛的言出法随,给予敌人震慑一击。

【寒冰风暴】!

白毓自然不放过争夺的机会,小狼血目勃张,狼牙交错间射出一大片冰刃,将空间的热气冻住。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炽热的夏天竟然感到烈烈寒意。

大头丧尸以一敌二,目露凶光,贪婪大口里肆虐的舌头犹如美杜莎的海蛇,吞吐着骇人气息。

它的自愈能力太强,只要是不能一击必胜,很快又挥土重来。而它的脑袋又是攻击力最强的地方,两人所有的攻击都被拦在了舌尖上。

大汗淋漓的两人一狗,围着大头丧尸谁都不敢放松。颜辞镜和傅斯文收拾完残余的丧尸,很快也加入了战斗,只是功效甚微,暂时撼动不了大头丧尸。

忽然丧尸膨胀的肚子有了起伏,嘶吼阵阵,似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出来。众人凝目紧神,感觉不妙。

果然丧尸肚子破开一道大口,一条更粗大的触手钻了出来,口器张开如海星,密密麻麻布满红点疹泡和锋利细碎的倒勾刺。

挥舞着庞大却速度极快的触手,横扫在场的众人。体型较大的小狼躲闪不及被抽中,打碎了几颗犬牙,鲜血流了一嘴,呜咽不已。

背上的白毓心疼不已,弯身抚着小狼的脑袋,一股奇异的契约之力传递到小狼嘴边,伤势暂且止住。

可是触手根本不给其他人躲避的机会,分裂开来,化为无数道猩红口器,一下子扫飞了傅斯文,卷起走颜辞镜就要收回腹中!

“可恶!”

乐不群横刀防卫着千斤巨力的挥扫,也被击退好几米。眼看着颜辞镜被丧尸卷走,心下一怒。

再次施展【流星飞坠】,腾空而上,饮血催动着刀身的血气,浓郁的令人作呕。冲天的血光劈斩而下,砍在了触手上,应声而断。

颜辞镜此时惊慌失措,美眸俏脸煞白一片,四肢像被包裹成粽子,指尖的小花似乎抵抗不了粗暴的触手。蠕动粘稠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细嫩的肌肤被酸液侵蚀,痛不欲生!

“救我!”

丹唇微张喊不出声音,却是一双渴望希冀的眼神看向乐不群,似有熟悉之感。

身体急速下坠,却又再次被其它触手给卷起,挥舞在半空中,呼吸都被圈住。此时的颜辞镜眼神涣散,瞳孔放大,满满是对死亡的恐惧,不想被丑陋的丧尸吞入腹。

乐不群不知为何,心里一揪。此刻的颜辞镜不是那个散发魅惑的纯欲omega,而是奄奄心疼的浴血玫瑰,稍微一点用力就会折断脆弱的根茎,不负盛艳。

可能是易感期到了,alpha的暴躁与日俱增,眼里的omega被丧尸抓走,骨子里的骄傲是不被允许认输。哪怕是毫无关系的omega!

乐不群挥刀而就,踩着其中一只触手踏空而上,似炮弹发射,刀影重重。哪怕手臂被触手掀走了一块血肉,咬着牙奋力一击。

绑着颜辞镜的触手被砍断,乐不群飞身接住娇弱的人儿。丧尸口中的舌头再次袭来抽在乐不群的背上,留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你受伤了!”

颜辞镜环住乐不群的脖子,横躺在了alpha的怀里,亲眼目睹了这漫天红舌的攻击。可它们却丝毫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全部被乐不群挥刀斩断,又或者生生挨了这些鞭打。

鲜血染红了一片,alpha的额间留下一道血痕,滴答在自己的脸上,可乐不群丝毫不觉。坚毅冷峻的面孔专心对付着丧尸的进攻。哪里能想着怀里的omega还有心思想别的。

浓郁的甜酒味一下子包裹着颜辞镜,虽然自己的发热期也才过,偏偏这时候还蠢蠢欲动起来,真是昏了头。娇媚的唇角勾起,指尖抵着乐不群的胸口,不知所想。

这时白毓重新带着小狼加入战斗,吸引了丧尸的火力。乐不群趁势抱着颜辞镜摆脱着密集的触手。

不过还是因为两个重量太大,乐不群的速度迟缓,被丧尸盯上。触手掀起巨大的风浪,引起了空间震动。风浪朝着颜辞镜袭来,吓得她钻近乐不群的怀里瑟瑟发抖。

乐不群低头看着怀里的omega暗骂了一句该死的信息素,不错,奇怪的指令要自己保护脆弱的omega,这是alpha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个转身转换了位置,将坚实的背抵挡住丧尸的致命一击。

在颜辞镜不可置信的眼光中,两个人被扫飞出去,滚落在一处草丛中。乐不群还护着怀里的颜辞镜,颜辞镜在上,乐不群在下的姿势。

“腰断了!”

乐不群龇牙咧嘴地痛苦呻吟,被扫的骨骼都要错位了。

“我这就起来!”

颜辞镜同样痛苦,准备爬起来,又不小心扑回乐不群的胸膛,两处柔软撞向了乐不群。奇妙的电波触动两人。两眼眨巴,乐不群喉咙一紧,只觉得腰好像不那么疼了!

颜辞镜媚眼如丝,alpha的信息素还萦绕着身边,都怪身下的人不贴抑制贴,好像自己像初见面时要倒贴一样。脸颊染红了羞涩,听着扑通的心跳,牵引着自己的心绪。

这时林雪和许安杰两人循着痕迹找到两人,拨开草丛一悄悄喊着。

“你们还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4 15:59:24~2021-09-05 18:31: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竹叶花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