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在末日开房车gl > 第36章 军队入城

第36章 军队入城


经过两天紧张日眠不休的赶路, 韩枫的先遣部队七百多号人挺进了江州市。

轰隆隆的装甲机车碾压在街道上,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武装士兵手持枪械,摆好作战方队, 随时准备迎接战斗。

空旷萧索的街市, 斑驳脏褐的血迹还有腐烂发臭的尸骨,破碎凋零的商铺车辆,这一切都被末日还原地淋漓尽致。

“江州市的情况怎么样了?”

“江州市原本常住人口四百万,如今按照前几个解救的城市来看, 莫约还有两百万人。”

“两百万活人, 那就是说还有一百多万丧尸也占据这里呢!”

韩枫垂着眼角,低沉的声音让人闷郁不安。

“立刻安营扎寨, 寻一处安全点整顿队伍, 稍作休息后清理丧尸, 告集市民传达消息。三日之后先带着一批幸存者回基地。并记录江州市存在的危险和物资储备,为以后大部队重新夺回城市做不时之需。”

“是!”

随后这七百号人迅速消失在明晃晃的街道, 偶尔巷口传来几处哒哒的枪声和丧尸的嘶吼。

“这个天又阴沉沉的, 怪异多变, 看得叫人暗闷心慌呢!”

颜辞镜靠着落地窗,扯开窗帘一眼就看见昨天还晴朗炽热的天气马上就变得黑云滚滚, 隐约有闪电劈空,雷火响赫。

“只要不下以前那场血雨倒也无所谓, 刚好凉快些, 这天热天没空调实在太折磨人了!”

傅斯文挥去满头大汗,才收拾完一伙人的碗筷,放水冲洗干净。

后勤的活计现在几乎是自己一手操办,惊喜的是这样突然发现自己的异能又稍微增强了,一次性放出的水已经能满满的一缸了!

“嗯那倒也是, 不过不是还有白毓嘛!叫她给你多放点冰块,凉快凉快!”

美人抿唇一笑,恰好窗外的风席卷了进来,将颜辞镜的黑发撩的四散飞舞。

精致的下颚线,魅惑的烈焰红唇,挺直耸俏的鼻梁,肤如胜雪的皙颊,无一无处参透着高贵典雅,气质非凡。

就如同盛夏百花的奄奄惨惨,后继无力,茶靡花一枝独秀的张扬靓丽。

不与百花同,独占一方春。在凋残黯淡,血腥四伏的末日,她也绽开属于omega与生俱来的魅力,炽热大胆,美绝伦寰。

“颜姐真是颜霸!”

傅斯文嗅着凉风吹来的青柠味发香,有些陶醉痴迷,自己一个beta都被魅惑了。

“咯咯~你倒是有眼光。”

颜辞镜转身回望傅斯文,发出一串轻铃般的笑声,顿时花开了。

“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不敢不敢!”

夭寿了,自己那里敢喜欢颜辞镜,不是这块料,这妖精可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嗯,乐姐倒是有这可能,白毓也能搭点边。

“要不要我给你加点冰呀!”

忽然傅斯文觉得耳旁传来一句阴恻恻的威胁之音,一丝冰凉敷在脸上,让自己打了个寒颤。

白毓听到两人的对话,凑到跟前想加入其中。

“你们都是姐,我去洗碗了!”

战战兢兢的傅斯文讨笑着一溜烟跑了,留下白毓和颜辞镜两人在大厅里独守。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我,你长得还好看,实力也不拖后腿。我也不赖,不如我们凑合一下。”

白毓看似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眉毛嘻哈有色,眼底总有几分漫不经心的散漫。

“什么味道!”

颜辞镜皱着眉头忽然闻到一股白兰地的酒味,远比甜酒辛辣浑厚,让人有一种后劲十足,头晕目眩的感觉。

“嗯就是我……”

白毓笑脸一红,难得一见。

“你也到了易感期了!”

原来自己这颗小白菜,哦不是西兰花被一个alpha给觊觎了,颜辞镜不怒反笑,俏眉一挑,气势高高地垂头俯视有些挫败的白毓。

“难道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也有易感期!”

音调瞬间拔高,白毓身上的白兰地信息素有些不稳定,alpha在这个时候情绪暴躁易怒,怀疑警惕,和孕期的omega在妊娠期差不多。

“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强迫一个omega非绅士alpha所为。不过我有alpha的抑制贴,昨天从商店里拿来的,可以分点给你!”

说着颜辞镜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卡通图案的抑制贴丢给了白毓,转头甩了秀发离开这个易感期的alpha。

“谁要用这个呀!还是美少女战士的卡通漫画贴!”

白毓拿着盒子左看右看,满脸嫌弃,嘴里嘀咕着哪个娇气的alpha会用这种抑制贴,反正自己忍着点难受也不会用它。

不过话说来,颜辞镜怎么会随身带着alpha的抑制贴,这是防着谁呢!

“啊切!”

房间里的乐不群莫名打了喷嚏,暗道是谁想自己了。

现在想着如何花掉这8000点作死值,如此把系统催醒,摊牌后的它显得不积极赚取作死值,还真有点不习惯。

“我这该怎么花,指点一下呗!约克逊!”

乐不群的精神体穿透识海,戳一戳卷成一团的小白狗。没错,系统的真面目就是一条肥肥蠢蠢的狗。惊掉下巴,初见时自己嘲弄了好久。

“叫什么洋文名,我叫乐克群!”

有起床气的系统恼怒发脾气,如今懈怠工作的它可算是装大爷。只是一张狗脸,做不出贴切的表情,龇着牙一口咬了乐不群的手指。

顿时精神体缺了一个口,不过没有痛觉神经,乐不群只觉得受到了挑衅,怎么说听那名字怪怪的。哼,心机狗。

“你那点作死值也干不什么,以后有的是花钱的地方。不如先把你的刀法和技能熟练度给刷上去,你还不够强。遇上诡异的精神异能你还是难以招架的,就比如上次闯入你精神识海的那个家伙。”

系统慢条斯理地给乐不群讲着变强思路,如今武器,肉身防御,技能都不差,只差精神力防御。

“下次见到章武我一定解决了他!”

乐不群可不会忘了他让自己险些吃了大亏。

“安静,现在你对上他,十有八九打不过的。他的异能属于精神控制系,但似乎又有点别的古怪东西。”

系统搜刮了肚肠也没太记得起这样的精神控制法,只觉得熟悉。

“那你现在就给我一篇能修炼精神力的功法!”

乐不群迫切地说道。

“你自己选吧,精神力就是古武中的魂力,它们向来都要比同阶功法要贵。”

系统随手一挥,半空中悬浮着七八本修炼精神力的功法秘籍。本来还有更多的,只是收集的数据被封存太久,一时间找不到了。看来还要继续加载。

“为什么你给我的东西类似都是玄幻小说里的东西,除了现代房车外。”

乐不群突然有了疑问,按理说应该各种世界的东西都有,比如说魔法,仙术,蒸汽朋克,克鲁苏之类的。

“因为上一个任宿主所在是个玄幻世界,而我幻化的一座代步灵舟,逐渐升级成一座飞天堡垒,永恒之舟!而他也变成一位诸天大能,举世无敌,不过最后还是在渡世雷劫下身死道消,化为灰灰。”

“现在重启的我只能追溯继承到最近的一次记忆,降临到你这个末日世界,自然要与时俱进,幻化成房车比较贴切。”

“当然商城是高等科技文明的产物,它的主打方向是科技基因,追求永生的科学。如今它也应该归为了你我一体,脱离了它的主神系统,算是互补了。”

系统把其猜测明明白白地讲述给乐不群,如此看来倒是真的想通了。

又或者说就像一个守护万万年的器灵有了自己的意识,不想再被拘于困顿的牢笼,想要挣脱,哪怕失去永恒的生命。

“原来是这样啊!好了我就选择这本吧,看起来比较奇特。”

乐不群似懂非懂,挑出了【自在观想法】,名字不似前两本那么霸气,甚至有些随意。但直觉告诉自己它很非凡。

“你挑的这本最奇怪,你确定就要它了?”

系统瞥见那本【自在观想法】,想起修炼它的好像要么痴呆了,要么疯了,反正精神都不太正常了。

“对!”

斩钉截铁!

“5000点作死值第一页!”

价格不是系统定的,而是程序自动检测估定,干涉不了。反正宿主精神回路也不太正常,或许能治好也说不一定。

乐不群咬着牙买了,越贵一定越厉害,永恒不变!

薄薄的一片金箔纸落在了储物格里,金光灿灿。不过现在乐不群还不能修习,至少精神力要达到一阶后期。

本来还是要三阶精神力,亏得乐不群识海里精神力的储备量远超于寻常异能者,所以才降了条件。

乐不群便花了剩下的作死值推演刀法和【天雷诀】的熟练度,磨合的更加强大。除此之外,还兑换三瓶精神力恢复液,和一把沙-漠之鹰和20发子弹。

至此8000点作死值又花的光光,精神力那一栏的红色进度条走完了十分之八还差2000点作死值,也就是再杀20只普通丧尸。

买一把威力不俗的手-枪或许能震慑不少人,毕竟自己也不敢保证能躲过暗枪。现阶段的热武器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退出精神识海,乐不群从房间里出来透气。

只是一出来时就碰见不知道干什么的白毓,气场莫名的紧张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火药味,就像alpha被入侵了领地一样。

乐不群不自觉地摸着后颈的腺体,上面还贴着一张卡通美少女战士的抑制贴。

“原来是你!”

白毓眯着眼嗅到一股其他alpha信息素的味道,没有自己猛烈,甚至有些淡甜。顺着乐不群的脖子看去,分明就贴着颜辞镜给自己一模一样的抑制贴。

“什么意思?”

又莫名其妙被敌视,易感期的alpha也是异常敏感的,乐不群也闻到白毓白兰地的信息素味道,有点呛人不喜。

“我就说你们俩有情况!指不定是你剩下的,我才不要!”

白毓英气的眉毛抖了抖,俊俏的脸拧成苦瓜,随手将那盒抑制贴丢给了乐不群,转身搂着小狼气呼呼地走了。

乐不群猛地一接,还以为是什么暗器,才发现是那盒颜辞镜给自己一模一样的抑制贴。

一丝怪异的情绪从心间升起,就好像自己的特殊待遇也被别人拥有了一般,涩涩的。

“哼,你不要拉倒,都是我的!”

乐不群恨恨地抑制贴揣在口袋里,既然颜辞镜给了自己,怎么还能给别人呢!回去得好好问问他,一时间alpha古怪的占有欲浮上心头。

才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大家都不在忙着各自冥想精神力。乐不群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在观想法】虽然不能修习,了解一下也好。

这时后面传来一个轻浅的脚步声,乐不群回神一看,竟然是那个哑巴小女孩。

她抱着一个灰扑扑的玩具熊,眼神清澈又紧张,期待又害怕。瘦小的身子站在乐不群旁边,不知道想干什么。

乐不群眼底闪过一缕精芒,似追忆又似未名。

“你有什么事吗?”

乐不群唇角未动,只用手比划了手语。

小女孩眼眸一亮,极其兴奋,像是找到了同伴。只见她举着灰扑扑的小熊,咿呀地嘴手并用。

“小熊脏了,我想把它洗一洗,可是没有水,你能帮我找傅叔叔要点水吗?只要一小盆就可以了。”

乐不群看着她渴望单纯的小眼神,心中一软。不同于刚才生气的酸涩,这是一种感身怜苦的涩味,又带有一些隐隐的痛意。

“不用找他,我也有水。并且可以给你一大盆,把小熊洗的干干净净!”

眉间的阴郁突然被吹开,一缕浅浅的光线射破笼罩的乌云,洒在晦暗的心田。

原来自己并不狠的下心,自以为戴的久面具可以在一个八岁的小女孩面前轻易地被扯开,却没有被揭露的恼羞和怨恨。

“姐姐你真好!能邀请你和我一块帮小熊洗澡吗?”

小女孩熟练的手语姿势显示她真的很开心,洁白的牙齿闪着纯白的笑意,灰扑扑的小熊举得高高的。

很久都没有人和自己用同一种语言,像是找到了很温暖的同伴。

“好呀!”

乐不群下意识地回答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