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明末王朴 > 第三十三章 取暖之物 一碗米汤

第三十三章 取暖之物 一碗米汤


  
“哦,说说看。”
“你说神甲营被困在岛上,需要什么。”
“粮食,取暖之物。”
“对,正是取暖之物,天寒地冻,江上更是锥心刺骨的寒风乱刮,若没有取暖,如何熬过冬夜。”顾环宸得意的笑道。
“你是说送煤给他们,咱们能弄几条战船来,拼死杀进去,倒也可行。”
“借不到船的,现在没有人敢去惹恼皇太极,引火上身。”顾环宸摇头道:“那我也不卖关子了,咱们派人到上游砍伐树木,顺水流冲下来给王朴用。”
“此计似乎可行,就是未免太简单了?”刘隆狄愣然问道,他以为值此劫数,自要大动干戈才能化解。
“哎,要化解还早着呢,若王朴战死了,我们种种努力全都白费。王朴必须要活着,此其一,利用他把我们的功劳上陈朝廷,此其二,你带人去上游砍树,我要去一趟雁门,那里或许还留有王朴的家底,可借来一搏。”顾环宸苦笑道。
“要救王朴谈何容易,我们完事以后,还不如下江南去找我爹,他也能上表叙功。”刘隆狄对于救人并不抱幻想。
“那样没有什么用处,叙功要避亲才可取信于人。叔父他出面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止不能让朝廷认可,还更深牵扯了进去,将来我们全家老小获罪大锁,就叔父一人有这身官皮作护身符,本来还有可能脱身,叫你这么一闹,反而不妙。”
“是,多谢为辅兄提醒,老弟糊涂,险些铸成大错。”刘隆狄听了这话,冷汗淋漓,顿时打消了南下的念头。
蓟州城内此时俨然成为鬼蜮,有菜人场公然出售人肉,价高者得。虏寇刮尽了城内粮食,然而城里人不如乡下人会种地,虏寇只劫掠耕农去关外垦荒,益增其国力。在虏寇眼里毫无用途的蓟州城百姓没了食物,又天寒地冻无路可逃,只得自困于城中等死。
方播躺在大床上志得意满,他感悟至深,何为盛世女人贵如金,乱世佳人一斗米。顾金丹这个从前遥不可及的千金小姐如今就怜人乖觉的息俯于怀中,使劲往他嘴里送酒食。
“好美人,就给我亲一口吧。”几壶酒下肚,方播终于又按捺不住,顾金丹嫣然一笑,半推半就将嫩脸送上去,宛如燕子剪水一般,于他唇上稍微一触即作羞涩状闪了远远。方播不肯罢休,努着嘴追吻,顾金丹终于不乐意了,伸手甩了一掌,将酒意正酣的方播扇的清醒了些。
“你,你这是做什么。”正值你侬我侬之际,又被扇一掌,顿感面子失了,方播不乐意,面有愠色道。
“方郎,你说谎。爱我敬我那些鬼话都是假的。只是爱奴家这身子,心里却想着那些污秽之事,将我看成了人尽可夫的贱人。”顾金丹美目彤红,言罢捂面哭泣,抽噎不已。
“哎。”方播微微叹气,心说:“这娘们一会儿纯情,一会儿嗔颠,真叫人琢磨不透。”
“奴家就不求别的,只要待我好些。”顾金丹含泪诉衷情,柳眉如描,尤惹人怜。
“我,我待你如宝贝一般,怎么不好了。”方播慌张辩解道。
“那你就不许有那**邪念,只许真情真意待我。”
“世上哪有不存**的情,你他娘是玩我不成。”方播冷哼道,他毕竟见多识广,很难糊弄。
“我知道迟早会是你的人,可是,你要做顾家的女婿,咱们婚后不被人看轻,知书,循礼,修养样样都不能少,富贵大户人家的讲究你有学过,记住才好。”
“都已经十天了,一直吊我胃口,我看是你没诚意才对。”
“你,你果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修养本不是一朝一夕就成,总要下点功夫,休要将市井痞气流露出来,惹人鄙夷。”顾金丹噙泪幽怨道,爱之深责之切。
“大户人家就是凭的事儿多。”话虽如此,方播到底对晋身权贵心存向往,他原本不过是城里一青皮,下九流的痞子,纵然凭借好勇斗狠,刀光剑影中挣得凶名赫赫,平时招摇过市,偶然撞见官府差役,还不是要夹起尾巴,点头哈腰的巴结,哪敢有半分不敬。
做了几日的老爷,品尝到高高在上的滋味,且与金兵将领郑牙儿称兄道弟,往来尽是有头有脸的富豪乡绅。不由得胸中燃升莫名火焰,烧的浑身难以释怀。根由无他,唯眼界开阔而心异矣。曾经得意夸耀的种种豪气干云,义薄云天,只不过是一只蝼蚁在炫耀无知而已。从今,他成了一只看清自己处境的蝼蚁,对自身渺小无力深为震撼。
明代大儒王阳明曾言,胜负之决只在此心动与不动,方播的心为了颜如玉泛起涟漪,他不再是从前那个纯粹的青皮,心无杂念在刀头上讨生活。不该有的杂念蒙蔽了直觉,正飞蛾扑火犹不自知,满心妄想借乱世浑水摸鱼,迈入权贵门槛。
许是自卑作祟,方播始终没有对顾金丹用强,甚至于被哄得昏头转向,居然刻意去学豪门子弟,所谓知书达理,修身养性,浑忘了初心。
待把方播哄回了他另一相好温氏屋里,顾金丹摸黑潜行一段路程,在一偏僻小陋室与账房先生扈贵老头儿密会。
“回二小姐,那个华六性子木讷,嘴却极严,从他那里套不出话来,姓方的对这华六似乎有恩情,轻易不好收买。”扈贵低声回禀道。
“从菜人场捞来的那几人如何说。”顾金丹问道。
“那些女人受了惊吓,如今好了一些,不过见不得刀和血,受了刺激就会癫狂。”
“不成,以后就喂她们带血的生肉。”
“是,可这是何苦呢。”
“我自有计较照办就是。扈老,咱们现在是一同上了贼船,这条船凶险至极,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生死一念间,不要怠慢,好好把差事办好,咱们挣出一条生路出来。”顾金丹叹气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