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正古 > 18、义愤填膺不眠夜

18、义愤填膺不眠夜


  壮萌本龄比卫华盾小一岁,尽管生性怯懦,胆小怕事,但他却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极其富有主人翁责任感。

  当他发现,有人居然企图恶意篡改历史,破坏华夏民族传统文化,壮萌当即将自己遭遇的处境与思念亲友的伤情搁置一旁,毅然决然以自己的方式维护历史、捍卫华夏民族荣誉!

  即便他采取的方式可谓是笨到了极点~……

  卫华盾与阿狼仔细检查屋中所有陶器,正如壮萌所说,每一只陶器上都刻有:[Made in West Kingdom]字样。

  见之,卫华盾愤怒得狠咬牙关、目露凶芒,双拳紧握到微见抖瑟;阿狼更是气得连踢带打,砸毁十余只陶器……

  陶器,在华夏文明史上,举目全世界,为众人所惊叹!

  公元1921年4月,北洋政府农商部矿政司顾问——瑞典人安特生来到【河南省渑池县】,当时并不是为了找矿,而是在一个村庄发现了史前彩陶片,那个村子的名字至今依旧闻名于考古学界,它叫:【仰韶村】——是华夏考古史上第一个被正式命名的远古文化体系,它标志着华夏近代考古学的诞生!

  在【仰韶遗址】中,发掘出大量磨制石器、骨器与陶器,其中精美的彩陶,遗憾没能在华夏任何文献古史中找到只言片语。尽管直到后世21世纪,河南省渑池县当地依旧传承延续着许多彩陶工艺与作坊……

  安特生虽对彼时华夏做出等值贡献,但他毕竟是一位西方学者,由于看到仰韶文化的彩陶与中亚地区彩陶文物具有相似性,于是便提出了一个观点:[华夏文化西来说]!!!

  而这一观点竟在当时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

  我们华夏祖辈的远古文明,真的是从西方流传过来的吗?

  安特生的学说观点,是建立在[西方文化比仰韶文化历史更悠远],这样的基础之上。仰韶文化位于黄河上游,在甘肃省到河南省之间,距21世纪约7000年~5000年间。

  然而,在一代又一代华夏考古工作者们辛勤努力之下,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内蒙古敖汉旗高家窝铺乡的赵宝沟村·赵宝沟文化】(距21世纪约7200年~6400年),

  【河南新郑的裴李岗村·裴李岗文化】(距21世纪约7600年~5900年),

  【陕西华县老官台·老官台文化】(距21世纪约8000年~7000年),

  【内蒙古自治区敖汉旗宝国吐乡(现兴隆洼镇)·兴隆洼文化】(距21世纪约8000年),

  【湖南澧县彭头山遗址·彭头山文化】(距21世纪约9000年~8300年)……

  直到【河北省徐水县南庄头村东北约2公里处·南庄头遗址】(距21世纪约10500年~9700年)!!!

  甚至在那新石器时代的【彭头山遗址】与石器、骨器并用的【南庄头遗址】时期,都出土了各种不同年代特色的陶器!

  数量较多的红陶,数量较少的黑陶、灰陶,以及传承数千年后,在丝绸之路连通了西域通商时,在远方诸国间炙手可热、被视为珍品的彩陶……

  这一切考古实证,铿锵有力的将[华夏文化西来说],土!崩!瓦!解!

  正如国外历史中某位著名好战枭雄所言:“想要征服一个民族,先要瓦解他们的文化。”

  无怪乎,身为华夏后裔·正古先锋的卫华盾与阿狼,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那些恶意穿越犯的所做所为,无疑是践踏着华夏先辈们为后世子孙留传千古的宝贵文明,向所有华夏后裔·正古先锋宣战!——

  “那帮该死的穿越犯在哪儿?!——”卫华盾瞪着赤红的双眼,一把揪住壮萌衣领厉声质问。

  壮萌吓得两腿膝盖连环撞,颤声回道:“我我我……我不知道……我没深查过呀……”

  卫华盾吼道:“为什么不查?”

  壮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我害怕呀~~”

  “你这个没出息的软脚鸡!——”

  噼呖啪啦——叮咣咚——铛!~

  “哇呀~~”

  阿狼生怕卫华盾不慎失手,真的误伤了壮萌,于是拼命拦阻。这时才发现,卫华盾居然力大如牛,先前被自己胖揍居然还不躲不挡……

  阿狼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拦不住他泄怒,只好喊声劝道:“那些坏事又不是他做的,他只是个被动穿越的受害者,这是我们正古先锋的责任啊!——”

  卫华盾却道:“反正他也没什么用,而且是魂穿过来的,把他的魂态意识带回去才是我们对这种穿越犯的工作职责。他现在这具身体早就不该存在了,让我解解气,揍死拉倒~”

  “别呀~~”壮萌鼻青脸肿的抱着脑袋呼道:“我有用,我有用,我有线索!”

  卫华盾和阿狼对视一愣,齐齐转头、不约而同一人揪住一半壮萌的衣领拽到面前,异口同声吼道:“什么线索?!”

  ~~~

  “队长,真的不用我监视他么?”阿狼站在院外,回望着壮萌的草房问道。

  卫华盾反问道:“你觉得他有问题么?”

  阿狼摇头道:“目前看来似乎确实没什么问题,但是……万一那个壮萌是个戏精呢?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盯着他比较好吧。”

  “你总是这样多疑!”卫华盾瞪了阿狼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我……”阿狼看了看卫华盾的背影,转身又望了一眼壮萌的草房,“唉!”跺脚叹息一声,随卫华盾离开了。

  ~~~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知不觉,公鸡再鸣,天边泛起鱼肚白。

  落落小口呻(口今)着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又躺了一小会儿,稍时睡眼惺忪坐起身来,很自然的撅起小嘴巴,抬臂弯手擦拭眼睛,好可爱的一副美人起床态。

  待她再睁双眼时发现,阿狼抱着后脑勺平躺在旁边,两只永远也睡不醒似的小睡眼直勾勾望着上面干裂有缝的椽木;卫华盾倚坐在偏矮的小铺上,目光呆滞的盯着手中那只壮萌刻字的陶盘,不知在想些什么,想得那么出神,一只豆大的红蚁在他(衤果)露的膝盖处甩弄触角、爬来爬去似乎在找寻归途,卫华盾也没有察觉。

  “你们昨晚回来那么晚,怎么起这么早?该不会……一直没睡吧?”

  卫华盾这才回神,抬头笑道:“宝贝,你醒早了,现在天还没亮呢,再睡一会儿,乖~”说话间,他将腿侧歪贴地,话毕后促吹一口气,赶走了膝盖上那只大红蚁。

  “天呐——”落落两只小手紧紧攥住薄被拉到胸前,哭腔道:“你们居然一直都没睡……”

  卫华盾心头一暖,笑道:“宝贝,不用担心,我们受过专业训练,执行任务的时候几天几夜不合眼都是正常事。”

  却听落落续问道:“我没打呼噜吧——?”

  “……”卫华盾噗嗤笑出声来,忍不住扑过去要亲落落,“宝贝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落落不让他亲,小情侣俩嬉闹成一团。

  嘻嘻哈哈间,阿狼的愤吼声吓跑了外面不远处的一条半大田园犬,“烦死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