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正古 > 19、同胞手足何需疑

19、同胞手足何需疑


  天色大明,被派来监察卫华盾三人的那两名监察者,发现两日来一向勤恳劳动的卫华盾没有再按时出来工作,于是带着三分疑惑七分警觉来到小草房一探究竟。

  屋中,落落隔窗见之,回转头紧张道:“他们俩先来了,怎么办?”

  “哼!”阿狼恼捶自己大腿一拳,气道:“昨晚我就说了要留在那里监视他,这回好了,放我们鸽子了吧!”

  卫华盾瞥了阿狼一眼,摇头道:“你这女人真是多疑,偏感性生物的惯病啊,唉~”

  阿狼抱臂歪头不服道:“我很好奇唉,队长,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哪儿来的自信、有什么根据还坚持自己的判断没错?”

  卫华盾伸食指敲敲自己的脑瓜,回道:“用理智来判断,辨事先看人。”说着微微一笑,又笃定续道:“以壮萌的性格来看,他八成跟我们一样彻夜未眠。只是理由不同罢了,他那是正常人由于精神过度兴奋或紧张,自然会导致的生理反应状况。”

  话音方落,在两名监察者抬手欲敲门之际,屋外远处及时响起壮萌那雄音似虎的唤话声:“兮!来答。”

  “兮”是一种语气词,在古时用法颇多。壮萌所说那简短三字,意译成后世语言可以表达为:“唉?你们俩小伙过来,我有点儿事要问你们。”

  两名监察者转身一看是高壮魁梧、煞气凌人的“猛”猎师,顿时有些紧张,速速唯唯诺诺行将过去……

  屋中卫华盾有些得意洋洋,转头看着阿狼、竖起大拇指擦鼻尖,龇牙笑道:“理性派爷们儿VS感性派(女良)们儿,爷们儿完胜!哦嘢!~~”

  “嘁——”阿狼甩头翻眼斜望房梁。

  屋外,两名监察者面露难色。

  毕竟他们是奉首领尧的命令在这里行监察事,壮萌未经尧批准就过来要人,两名监察者实在不敢擅做主张。

  于是二人提议,留下一人守在这里,另一人去禀告尧,由尧来定夺,请猛猎师等候稍时。

  壮萌连连挥手,让他们快去快回。对于这件小事,壮萌胸有成竹……

  这时,卫华盾与阿狼开门走出屋来,误以为可以开始行动。

  壮萌却挤眉弄眼又摇头,卫华盾二人自然不解其意,悄悄暗示壮萌:「进来,屋里说话。」

  当然,壮萌是以“收徒”为名义而来,自然要摆出为人师长的架势。于是便见壮萌挺着肚皮、大摇大摆走过去,先伸手摸摸阿狼的脑瓜,抓乱了她的发型——这是长辈喜爱晚辈孩童的表现,“嗯~挺机灵~”

  “……”阿狼翻眼瞪得凶狠。

  壮萌又突然狠狠给了卫华盾肚子一拳~

  “唔——”卫华盾寸步未移、体无变形、直直站在那里,但这并不表示他不疼~卫华盾转眼斜瞪着壮萌,眉目传情:「你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壮萌暗自汗颜,继续作戏,用力拍拍卫华盾肩膀,点头道:“嗯~挺结实~不错~进屋,让你们猛爷爷歇歇脚。”

  卫华盾皮笑肉不笑,做出引路手势:“您请~”

  阿狼更猴急,飞速跑过去推开屋门,把着门扇就站在那里等着,眉宇间似有一股杀气~再明显不过的“请君入瓮”加“关门打狗”架势。

  壮萌心里咯噔一声~顿时就不想进去了,可是卫华盾恭敬的扶住猛猎师手臂,三指牢牢抠住他两根肋扇骨,“别客气别客气,猛猎师,里面请~里面请~”

  嘭!——屋门关闭。内中鸦雀无声……外面同样静得稀奇……监察者眨眨眼睛,头顶冒出许多问号,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

  “你们要是揍我一下,我可就什么都不干啦!——”

  壮萌这句话险险及时拦住了大脸前面——卫华盾那只砂钵大的似铁猛拳和阿狼那只可以踹断钢筋的小脚板~

  “嘘~~”壮萌这才松下一口气,蚊声急语释道:“我那是权宜之计,非常符合我现在的人设唉,难不成你们想惹人怀疑呀?”

  吱呀——门开了,监察者毫无征兆突然探头进来一看究竟。

  卫华盾和阿狼急忙扶起缩身坐在地上的壮萌,“哎呀猛猎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没摔伤吧~”

  “猛猎师,您快请坐。”

  壮萌坐在小凳上,卫华盾给他揉肩,阿狼给他捶腿。壮萌这才转头问监察者:“有什么事吗?”

  监察者如实回道:因为静得出奇,所以不免有些担心,特来看一看状况。

  壮萌点头摆手道:“没事,你出去吧。”

  监察者带门而退。

  吱呀——门再开,监察者又一次无征兆探头进来瞅。

  画面变化之大,雷得监察者眉毛差点跳到后脑勺去:只见卫华盾坐在凳子上,阿狼在旁边伸出腿来,壮萌在给他们俩一个揉肩、一个捶腿~

  “呃……”壮萌其实也很机灵,反应极快,他捏掰着卫华盾肩膀点头道:“嗯~骨骼生蛐,经脉积屎,再不跟我学打猎,不出半年脑瓜百屁百中,没得救啊~”

  “!!!”卫华盾。

  壮萌又在阿狼那条伸出的大腿偏上部位放肆的抓了一把,哧溜一声口水吸回去,点头道:“嗯~皮糙肉厚,阴毒入宫,单身顽疾病入膏肓不治将果身呐~急需海量猎师阳气滋补调和一下~”

  “!!!”阿狼。

  壮萌转头对监察者道:“出去吧,啥事儿没有,我这儿忙着呢。”

  监察者点点头,带门再退。

  屋中随即传出拳脚(扌童)击肉体的沉闷声音:嘟嘟——嘟嘟嘟——

  吱呀——门第三次打开,监察者还没探头进来,屋内响起卫华盾和阿狼的怒叫声:“出——去——!”

  “等一下!”壮萌的话音像是嘴巴里塞了两只鸡蛋,“你进来。”

  监察者行入屋中,但见屋内凳倒桌歪,壮萌面对墙壁、背手站立,卫华盾和阿狼恭敬的站在后面。

  壮萌令道:“他们俩从现在开始训练,去给我一人砍十棵树,你给我看着他们俩。”

  监察者应声同意;小不忍则乱大谋,卫华盾和阿狼无奈只好照办,三人离屋而去。

  门一关,壮萌呜呜哦哦痛吟着蜷成一团缩坐地上,揉脸揉嘴揉眼睛、揉腰揉背抻脖子,浑身没有不青不紫不疼的地方~

  “你不要紧吧?”落落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

  壮萌扭头像见鬼似的吓得一声大叫:“哎妈呀————”

  ~~~

  夏部落宫殿处,尧与些许部落骨干人员商议过后决定,允许卫华盾三人随猛习猎。

  尽管众人疑惑不解:猛,这位祖传的出色猎手,同时又是爷、父、子四代人勇伐三苗联盟的夏部落精英战士,自经历失妻丧子之痛后,变得郁郁寡欢、自我封闭、独断独行,怎么会突然转性开始收徒?而且不收血缘亲属晚辈,反而收卫华盾那三名外人?他们怎么会相识?又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相见?……

  有些骨干人员提议:是否需要调查一番?或是派人严密监视防范一下?

  尧的观点,最终得到众人赞同:猛不仅是夏部落战士、猎师,同时,他也是我们的家人、亲人、兄弟、手足,不管他在做什么事,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的本族同胞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