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快穿:当虐文女主拿了疯批剧本后 > 第67章 疯批女主在仙侠杀夫证道(7)

第67章 疯批女主在仙侠杀夫证道(7)


然而景纱却饶有兴致的笑起来,声调慢悠悠的。

“大师,你这样度人是不对的。”

他说:“你要我向善,便应知道我为何不善,你要渡我,便要问我想要什么,你什么都不问,便说什么度不度的,你不是在度我,是在度你自己。”

明音愣了一下,许久没有说话,仿佛是在思考景纱的话。

半晌他问,“施主为何不善?”

景纱没有回应他,只是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

明音好似被她那直勾勾的目光看的不自在,便微微阖下眼,“他们想杀施主,先生了恶劣,确实不对,施主应当以德报怨,方才能淬炼道心,早日飞升……”

景纱手里拽着那支簪子,她在簪子上挂了一个穗子,那穗子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无端端的又有些勾人的意味。

“那大师为何不去度他们,让他们不要总是来为难我呢?”

景纱笑着问:“因为我更强对不对?在别人那里,强者为尊,强者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也有道理,杀了那么多人也是没有罪孽的,在我这里,我强,便成了我的错了,杀几个找我麻烦的人,便成了满身罪恶了,老天爷待我不公平,你嘴里口口声声喊着众生平等,可也欺负我。”

她说欺负两个字的时候,声调软软,不像控诉,反而像是在撒娇,让人心痒又心疼。

明音合着的双手也微微紧了一些。

景纱却一下凑过来,抓住他的双手,说:“不过这也不重要,大师你只需要知道,我不善和他们要不要杀我没关系,我不善,是因为我心里空虚,不杀人心里就不舒服,若是大师满足了我的心愿,让我不再寂寞空虚冷,我自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跟着大师一心向善,大师便是让我往东,我也绝不敢往西。”

景纱靠过来的瞬间,明音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后退避开。

可他却不敢动,仿佛动了,自己佛心便跟着动了。

所以他稳稳站在那里,仿佛没受到丝毫的干扰,只沉沉稳稳的问:“施主的心愿是什么?”

景纱抬着脸仰望明音,微微一笑,气息呵在明音那张肃穆慈悲的脸上,“想撕了大师这身袈裟,抚摸大师这纤尘不染的佛体,染指大师……嗯……”

“施主!”

污言秽语,明音已经听不下去了,出口呵斥,同时也想要后退拉开和景纱的距离。

景纱小小的掌心却一直抱着他的佛手,不让他退让分毫。

“大师心外无物,紧张什么?我不过是想要……你陪我睡觉而已。”

他要度她,她却每天撩他。

明音陡然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景纱。

看了半晌,他突然就开始解袈裟脱衣裳。

景纱装模作样的哎呀了一声,捂住了脸,眼睛却从手指缝钻出来,直勾勾的盯着明音,“大师这是干什么呀?”

明音面不改色,“施主不是要和小僧睡觉吗?”

他终究没有勇气把自己脱的干干净净,只是脱下了袈裟而已。

景纱却上前,手指轻轻一勾衣带。

衣衫散开,露出明音精装的上身,在微暗的山洞中透出几分禁欲的诱惑。

景纱手指极其享受的乱摸,嘴上却是一本正经无辜的要死。

“我只是觉得晚上有些冷,想要抱着大师取暖,大师却偏偏想的这么活色生香,哎,让我一个羞滴滴的女孩子如何是好?”

明音不近女色,也未曾遭受女色考验,此刻愣是被景纱弄的面红耳赤

然而她双眼通透不染丝毫淫靡,仿佛只有他一人多想了。

明音一把将衣衫合上,动作弧度略大,仿佛是被戏弄后的恼羞成怒。

景纱咯咯笑起来,在明音越来越沉的脸色中,一把抓住明音的衣领,欺身而上,“大师,你有罪,犯了色戒,我要度你哦。”

面前的女人睁着一双干净的眸子,肆无忌惮的拉人入地狱,明音推开她不得,闭上了眼睛。

景纱继续笑,“大师为何不敢睁眼看我?”

明音,“施主自重。”

“好吧。”

景纱撇撇嘴,安安分分靠着岩壁,闭上眼睛睡觉。

明音睁眼看她,一直看一直看,看了一整晚。

仙门百家说她是妖女,真是半点没说错。

这之后,明音便一直跟着景纱了。

他说要用佛法度景纱,便日日在景纱身边诵经念佛,说各种大道理。

他说大道理的时候,景纱就穿着那身粉粉嫩嫩的纱裙,一双干净纯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然后他就说不下去了。

到最后,他就什么也不说了,只是跟着景纱。

一路上总有不怕死的人来找景纱的麻烦,景纱心情好的时候,把对方打的半死也就作罢了。

心情不好的人,就直接把人打死,她一杀人,明音就跑出来挡在最前面。

这天有个少年人,来到景纱面前喊打喊杀,说要替天行道为惨死对我仙门同道报仇。

景纱正好心情不好,簪子飞出,便被明音掌心接住。

“施主,不要再杀人了。”

景纱歪着头说道:“我若是不杀人了,大师不就要走了吗?”

她说的极其认真,明音一怔。

却不想那被景纱打倒在地的少年人突然撑剑而起,朝明音扑了过去,剑尖直指明音的眉心。

修仙界都在传禅宗佛子明音和妖女关系匪浅,少年人袭击明音本来是声东击西,在景纱以为他是奔着明音去的时候再转移目标。

但没想到,景纱根本没给他反杀的机会,直接就把他摁在地上了。

“大师,你看,你要救他,他却反过来要杀你。”

明音没说话。

那少年人却自景纱的背后再次跳起,直冲景纱,景纱慌忙一躲,踉跄跌坐在地上,看着少年人剑尖扎过来,朝着明音喊道:“明音,救我。”

她此前都是大师大师的叫他,明明是尊称却每次都能叫出一股子旖旎的意味儿。

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法号,他微微一愣间,便见那少年人的剑已经到了景纱胸口。

那一瞬间,他好像忘记了景纱有多强,脑子里只有那柔柔弱弱的女子可怜巴巴的喊他,“明音,救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