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五十三章 自当是君无戏言

第五十三章 自当是君无戏言


  柳青叶正不安着,只听皇上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若朕答应了慕少主,你也会愿意嫁去暮昭国吗?”皇上的一双眼睛发出些许精明的光芒。

  柳青叶听见这话,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此时用惊慌失措来形容她的神情,一点也不为过。

  柳青叶已酒醒大半。

  此时该怎么办呢?柳青叶心中没有数。刚刚她亲口说了让陛下决定,此时反悔会不会算是欺君呢?可是难道自己真的要答应嫁去暮昭国吗?

  慕巷瞧着柳青叶神情的细微变化,心中有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而旁边的魏寻在心底却正在筹算着什么。

  不行不行,要是我嫁去了暮昭国,就可能再也见不到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了,最重要的是,按照现在暮昭国和佑临国之间的关系,自己大抵最后会成为牺牲品。柳青叶忽然坚定了起来。要不我向皇上认罪吧,就说刚刚喝醉了,什么都没有听见。可是如果有机会让自己重新选一次,她又不知该怎么用合适的方式说出自己的不情愿。

  怎么样说出口都好,只是现在不能再这样不作为了,柳青叶捏了捏手心。

  柳青叶向前走了一小步,正欲跪下,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狠狠地抓住了手臂,那股力量在阻止自己的动作,柳青叶不禁向右侧望去,却只瞧见了魏寻的侧颜。他没有转过来看她,却是好像已经看透了她的想法,在用行动告诉她,不要这么做。

  很快那股力量忽然消失,因为魏寻已经松开了柳青叶,自己向前走了一步,开口替柳青叶向皇上回答道:“陛下,柳姑娘自然是相信陛下做出的决定的。”柳青叶听了这话,心凉了大半截,这个魏寻该不会还在生自己的气吧,反正他也不想娶自己,就趁此机会把自己送出佑临国。想到这里,柳青叶忽然觉得很生气很生气。她想开口反驳,但听见魏寻又说话了。

  魏寻继续说道:“陛下曾赐下的婚约,自当是君无戏言。柳将军早就说希望我和柳姑娘能尽快完婚,家父亦是做好了一切准备。”魏寻说着有些狡黠地笑了笑。

  听了这些话的皇上抬起了嘴角,心想道:好一个魏将军,这是将了朕一军啊,先用“君无戏言”提醒朕,再用魏尚书和柳誉来“威胁”朕。

  慕巷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沉声说道:“可是我听说魏将军并不属意柳姑娘啊。”顿了顿,慕巷又继续说道:“听说今年你们佑临的临巧节,魏将军可是登上了一位秦姑娘的花船......”

  坐在下面的秦之之面色有些惊慌,这些旧事就算是在魏寻被赐婚的时候都没有被当面提起,而今日却忽然被一个他国人提起,这叫秦之之心中有些气愤。可是她忽然想起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二皇子,于是她满面无辜地向二皇子望去,却见二皇子此时是面无表情的。

  她现在甚至未来的所有时间都要仰仗身边的这个男人,所以她害怕二皇子因为此事生气,便悄悄地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在让他相信自己。二皇子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他也回握了几分力量,让秦之之刚刚悬着的心落了地。

  二皇子遇见秦之之的时候,好像并不知道魏寻和秦之之的往事。虽然秦之之不太确定,可二皇子从未因为魏寻为难过她,她让他为之倾倒,她嫁给他,一切都一气呵成,顺利之至。

  “刚刚我也瞧见魏将军与一位女子在外面见了面,那女子好像也不像是柳姑娘啊。”慕巷接着说道,还故作一副很疑惑的模样。

  魏寻猛地看向慕巷,眼神中出现了几分冷漠,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辩解。

  听完这话,秦之之的心中更加慌张了,不知觉地将二皇子的手抓紧了几分。二皇子发现了这份异常,眼神中有什么东西正在坠落,又有什么东西在寂灭。他忽然从秦之之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柳青叶一直站在那里,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那姑娘是二皇子的侧妃娘娘吧。”柳青叶忽然开口道,她对上了魏寻看过来的目光,冲他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今日我遇见侧妃娘娘的时候,她还给我提起说,要感谢魏将军在赛马会前一日帮她勒住发了狂的马儿,慕少主遇见的,应当就是侧妃娘娘向魏将军道谢的时候吧。”说完,柳青叶冲慕巷笑了笑。

  慕巷却也回给她一个微笑。

  秦之之随即开口说道:“禀陛下,确实如此。那日我在马场试马,却遇上了一匹暴躁的,幸亏魏将军来的及时,不然我可就遭殃了。今日我特意向魏将军当面致了谢。”

  她不仅仅是在帮魏寻,更是为了帮她自己。

  许久未出声的皇上终于在此时开口了:“好了。”皇上冲慕巷招了招手,说道:“慕少主啊,快坐回来,朕要与你再一起喝一杯。”

  慕巷走回位置,举起酒杯,与皇上一同饮了一杯酒。

  留在原地的柳青叶和魏寻心中忐忑极了,皇上此时与慕巷共饮一杯,难道是要答应他了吗。

  “朕一向不相信联姻真的能维系两国的关系。朕认为,暮昭与佑临的关系就算没有联姻这样的事情,也是必然会长久和睦下去的。况且此事慕少主提的突然,我倒要与慕国主再商量商量才行。”皇上喝完酒后说道。

  听了这话,柳青叶在心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魏寻亦是如此。

  坐在下边一直为妹妹捏着一把汗的柳岸明,亦是放下了心来。

  慕巷听了这话,没有多惊讶,更没有沮丧之意,只听见他说:“陛下所言极是,看来感情之事确实强求不来。”说罢,慕巷竟然还笑了笑。这和人们预想中的不一样,大家认为慕少主听见皇上这不容置喙的回答后,慕少主可能会讽刺,可能会生气,甚至可能会当场大发雷霆。

  但是慕巷此时表现得多么淡定。

  只有角落里的慕晓看见哥哥背后的手紧紧地攥着,微微颤抖。

  ------题外话------

  终于快要步入婚后文的正题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