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缺月向人舒窈窕 > 第五十四章 五日后是个吉日

第五十四章 五日后是个吉日


  皇上这时转过头来,他看向还站在大殿之下的魏寻和柳青叶,开口道:“你们就早点完婚吧。”顿了顿,他似是思虑了一下,然后说道:“五日后是个吉日,既然一切都准备妥当了,那就早点随了你们父亲的心愿吧。”

  柳青叶觉得今天让她猝不及防的事情在一件又一件的发生,现在居然就这样把自己的婚期给确定了下来,虽说这样总好过嫁去暮昭国,可这种命不由己的无力感深深地压在柳青叶的心中。

  魏寻心中也觉得是仓促了些,可总算是将柳青叶留了下来。于是魏寻上前一步,俯身道:“臣领旨,谢过陛下。”

  “谢陛下。”柳青叶附和道。

  皇上摆了摆手,魏寻和柳青叶便退了下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从始至终,慕巷没有再将目光看向柳青叶,他一直在独自浅酌。

  皇上本就铁了心不会让佑临女子前去暮昭和亲的,今日慕巷忽然提出这样的请求虽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也是仔细考虑过了的。慕巷求娶佑临将军的女儿,而不是佑临的公主,在旁人看来应当是情之所至,可他不认为慕巷是真的喜欢那个柳青叶,他觉得慕巷看重的不过是柳青叶的身份罢了。

  日后若是两国开战,柳将军的威名远扬,拿捏住了他的女儿,总比拿捏住一位公主要强有力得多,倒是一份好的筹谋。

  今日魏寻倒是叫皇上刮目相看了,他一直认为魏寻只是言听计从的臣子,却没想到有一日他会来“威胁”自己,此人若是好好培养,好好驾驭,日后必能成大器。现在也是时候要为自己的儿子铺些路了,皇上细细地思索着道。

  柳青叶坐了下来,听见哥哥柳岸明说道:“这下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也不知道这个慕少主是什么时候开始打起你的主意了。”

  柳青叶朝哥哥笑了笑,没有说话。

  柳青叶现在心中其实沮丧得很,她从前可能是被父亲母亲保护的太好,一向都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可自从上次突如其来的赐婚开始,她发现自己不能决定的事情便越来越多了,她心中的桀骜劲儿在抗拒这样被支配的感觉。

  所以现在在柳青叶的心中,完全没有再想起自己要嫁的人是谁,她也不管自己要嫁的人是谁,她只知道自己的命运始终是被我在别人手中的。

  柳青叶在心底轻轻叹息了一声,她却忽然想起慕巷在赛马会前一日说的话来。

  那天夜里,他站在她的窗前,说:“我想娶你。”当时柳青叶只瞧见他眼中的戏谑,却没发现其中的几分认真。她以为那只是打趣调戏她的话,如果自己早点反应过来,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之事,自己和魏寻的婚事也能再等一段时间呢?

  想到这里,柳青叶的眼神不自觉地望向慕巷。

  魏寻的目光此时恰巧从不远处望了过来,他看见了一脸失落的柳青叶,接着顺着她的目光,他看见了坐在皇上另一侧的慕巷,慕巷的嘴角溢着浅笑,看起来好不自在,似乎刚刚的事情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一般。

  难道柳青叶心底是喜欢慕巷的吗?难道自己刚刚全都会错了意吗?魏寻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慕晓瞧着装作若无其事的哥哥慕巷,觉得有些心疼。经过刚刚那一番事情,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再去找那位叫讳深的男子了。

  晚宴结束后,慕晓跟在慕巷身后,一同向马车走去。

  慕巷的步子忽然加快,因为魏寻正站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他正等着讳深把马牵过来。

  在慕巷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魏寻恭敬地俯身行礼,道:“慕少主。”

  慕巷并未吱声,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慕晓跟在他身后,却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男子牵着马走向了魏寻,然后把马缰交给了魏寻。

  那个男子是那样眼熟。对,这就是那个讳深。对,当日在佑临边境,就是魏将军驻守在那里的。原来讳深是魏寻的人。

  慕晓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总期待他能发现她。可是并没有,她此时一身丫鬟装扮,还蒙着面纱,他是绝不会认出自己的。这种情况又是万万不能和他打招呼的,慕晓的心中涌现出失落来。

  慕晓就和讳深这么擦肩而过了。

  慕晓不知道的是,待她走过去后,讳深奇怪地抬起头看了看她的背影。

  刚刚总觉得有道目光在看着自己,讳深奇怪地想道。

  在之前那般的危急时刻,柳青叶明明感觉自己的酒已经醒了,可是当她坐下来,她的头又晕了起来。

  直到她乘着马车回到了将军府,她的头也一直晕着的,所以柳青叶向父亲母亲问安后,就回屋休息了,大殿上发生的事情由哥哥柳岸明向父母禀明。

  柳青叶已经很困了,再加上梅子酒的作用,她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这一觉却并不安稳,柳青叶做了个梦。

  梦中她又回到了被那黑衣人扼住喉咙的时刻,绝望和痛苦交织,整个过程都显得十分漫长。在梦里,她没有很快昏过去,她感受着窒息感夺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节,直到前方涌现出了一道强烈的光芒,那光芒中有个人朝她伸出了手,随着这些光芒和那个人的出现,窒息感慢慢消失了。

  “你是谁?”柳青叶哑着嗓子问道,可她并没有将自己的手交给他。

  “叶儿,我是哥哥啊。”柳岸明看着被梦魇困住的柳青叶,焦急地说道。一旁的丫鬟琉璃亦是焦急万分地踱着步。

  今早她来伺候小姐洗漱,却发现小姐并没有醒过来,还满脸痛苦模样,正巧公子来找小姐,琉璃就向柳岸明说明了情况。

  听见柳岸明的这句话,柳青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额头传来疼痛感,这也是昨晚那几杯梅子酒的杰作。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柳青叶揉了揉额头,问道。

  “我想来看看你,听琉璃说你好像梦魇了,你再不醒我可就要找大夫了。”柳岸明一脸担心地说道。

  “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柳青叶勉强地冲哥哥笑了笑,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