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百变仙魔 > 16,纯净露珠(求收藏推荐!)

16,纯净露珠(求收藏推荐!)


  茫茫荒野,苏家银甲军速度不减,不过却不知为何中途改道,朝着西北方向奔袭。

  “家主,属下有一事不明,可否让主子赐教?”

  苏鼎坤旁边的年轻人二十五六左右,有件事让他非常纳闷,此刻实在是忍不住,鼓足勇气问道。

  他是苏家的一员年轻家将,名叫白小堂。一身修为得于苏鼎坤所传,对后者犹如父亲般敬畏。

  “讲。”

  “是!”

  白小堂稍稍整理言语,道:“家主,属下对下元域的地形不说有多熟悉,但也略知一二。此次我们要去攻占火阳城,不过火阳城位于西南方向,可是您为什么命令改道往西北方向前行了?”

  苏鼎坤微微含笑,反问道:“我来先问你,下元域哪块土地最肥沃?“

  “当然是火阳城控制的火阳平原。”

  “好,我再问你,除了火阳城之外,下元域当前还有多少人族势力?”

  白小堂略微思考,道:“邀月宗曾经在东南之地修建的白月城,目前掌控在空虚先生手里;

  早半月前已经被惊雷宗连根拔除的南陵府;再有就是依旧是惊雷宗直接控制的小雷音城以及云岫山与丹魁城;

  至于其他一些小势力,根本不足为惧。“

  苏鼎坤较为满意的点头,随即看向另一侧与他并排骑马的另一员年轻小将,问道:

  “苏烈,你来补充一下?”

  苏烈年纪最多二十四五。虽然姓苏,不过并不是苏家子嗣,而是苏鼎坤的义子。

  “义父,白小堂漏了一个重要势力!”

  苏烈长相刚烈,一言一行都模仿着苏鼎坤,继续道:

  “还有一个隐秘却已是发展到和火阳城不相上下的势力,这就是西北方向的青蜒岭。

  青蜒岭四面环山,以前是乾天门的地盘,后来乾天门退出之后,被中元域东洲的妖上玄独占。”

  “妖上玄?妖上玄和孽佛宗都是邪门恶派,我记得因得罪无双阁而被灭门了.......”

  白小堂先是一阵惊咦,随后一拍脑门,道:

  “我知道了,家主您这是要声东击西,看似要攻占火阳城,实际上却要占领青蜒岭!”

  苏鼎坤含笑点头,道:“下元域险象环生,妖异四起,但十大宗门基本上已经撤走曾经驻扎的劲旅,从此不闻不问。

  这正是我苏家大展拳脚的机会!

  下元域虽然灵气稀薄,不过家族所带的灵石,足够支撑三到五年。

  你们记住,除了依旧是惊雷宗直接掌控的城池不能染指,其他的一切势力,不管是人族还是非人族,愿意归降我苏家则以礼相待。

  反之,你们就去征服,也是你们一次历练的大好机会........”

  .......

  南陵府。

  苏凡此刻正突然感到一阵久违的心跳!

  是的,就是有血有肉的活人突然心悸而心脏在瞬间跳动的厉害!

  按理说,他这么一个只有灵魂的假鬼,怎么会有心悸般的心跳。

  苏凡都感觉自己特么要吐血而亡了!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太荒唐的不能再荒唐。

  一只鬼,且还是没丁点鬼气的假鬼,怎么会有真真切切的心跳之感?

  我没心没肺好吧?

  能不能实事求是讲科学了?

  正在苏凡暗自嘀咕时,旁边的扎尔塔与维森金仿佛看到什么极为震惊的事,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苏凡。

  “你们看什么?”

  “苏凡,你腹腔里的是什么玩意?”

  “.......”

  苏凡闻言,立即低头一看。

  然后也傻眼了。

  几近透明的腹腔里头,不知啥时候多了一样东西。

  这东西仿佛一滴拇指头大小的纯净露珠!

  滴溜溜旋转不停。

  “这是啥?为何会在我身体腹腔中.......”

  苏凡惊愕万分,下意识的伸手,伸到自己烟波般飘渺的腹腔中,试图将貌似纯净露珠的玩意拿出来。

  不过毕竟是虚幻的手,同时又有鬼的穿墙能力,当时就穿了过去,连一点触及之感都没有。

  “扎尔塔,你来帮我取出来。”

  苏凡转瞬让扎尔塔帮忙取。

  扎尔塔迟疑了一会,点头,再将手伸进苏凡真空一样的身体。

  不过当他手上的狼毛刚一触碰到纯净露珠,瞬间浑身像触了电一样的痉挛,旋即竟是口吐白沫。

  维森金眼疾手快,猛地一脚将扎尔塔踢飞。

  “......”

  看着这一幕,苏凡又震惊了一波。

  “妖奶奶的,咋回事啊.......”

  维森金同样吃惊无比,接着去把扎尔塔扶起来。

  扎尔塔像是昏迷了,全身还在细微的颤抖,那只触碰过纯净露珠的手,却神奇的变得枯萎。

  他和维森金都是狼妖。他们的手虽然和人族的基本相同,但是多毛。

  可是此时居然变得犹如干枯的树枝,仿佛被吸走了生命精华,这就太离谱了。

  “扎尔塔,扎尔塔,你醒醒.......啪.......”

  维森金边说,边“啪”一声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扎尔塔毫无知觉。

  “维森金,给他灌输你的妖气试试?”

  苏凡当然知道,人族高手受了内伤,基本上都会将灵气灌输到其身上,这也是通俗的疗伤手段。

  “哦哦。”

  维森金连忙依言照做。

  不一会,随着维森金的妖气灌入,扎尔塔张开眼睛。

  而他那只变得枯萎的手,许是因妖气通灌,又长出狼毛,变回原来的样子。

  “妖奶奶的,我、我刚才怎么了?”扎尔塔声音还有点哆嗦。

  “问你啊?”维森金瞪了他一眼。

  苏凡也立即问道,“扎尔塔,我腹腔中的这像是露珠的玩意,怎么会让你突然昏过去?”

  扎尔塔转着眼珠子,努力回想着之前的状况,道:“就感觉像是自己的生命要被吸走.......”

  会吸收生命的露珠?

  “握了个草!”

  苏凡一听,当时就口吐芬芳,然后又很想不通。

  既然会吸收生命,为什么没把自己的魂魄吸走?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假鬼的缘故吗?

  此时,维森金和扎尔塔都已经开始警惕的和苏凡保持距离。

  “你们躲那么远干什么?”

  “呃~”

  “这......凡哥,我觉得我们还是距离拉远点好.........”

  不等维森金话说完,苏凡忽地身影一飘,飘荡进他的袖子里。

  “啊!凡哥,你干什么,出来,出来啊.......”

  维森金要哭了,但转瞬又感觉一点事也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