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百变仙魔 > 34,我怕你打我(求收藏推荐~)

34,我怕你打我(求收藏推荐~)


  “你不能杀我!”

  苏凡这句话没有半点求饶的口气,甚至居高临下。

  其实他的心中是虚的。

  通幽境者,灵力充盈百窍,中后期的通幽境隔空碎石,不在话下。

  芍药的气息看似不稳,应该是受伤的缘故。

  不过苏凡能确定她在通幽境三重到五重之间,自己如果被她一掌拍到,想不死都难。

  可是个性使然,自己绝不会求饶,因此冒出了这一句话。

  幸好他没求饶。

  假如求饶,芍药有可能真会杀了他。

  手掌忽地收住在苏凡身前。

  但是掌中蕴含的灵力气劲,依然让苏凡连退三步,才站稳。

  “不能杀你?”

  芍药较为好奇,正常人死到临头基本上会求饶,逃命,或者吓傻,甚至吓尿才对。

  可这野人似的家伙身上没一点气息波动,显然毫无修为。不过死到临头,居然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说出不能杀他的话。

  仿佛自己必须要听他话似的。

  “说!为何不能杀你!?”芍药蹙眉,声音冷冽。

  苏凡稍稍犹豫,道:“呃~~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芍药眼中闪过一丝讥讽,道:“你.......也配和我有共同的敌人?”

  “我和沧海阁没仇,但是惊雷宗却是!两个宗门同气连枝,你的仇敌也就是我的仇敌,所以你不能杀我。”

  说到惊雷宗,苏凡表情恨意闪现,咬牙切齿的接着道:

  “我与惊雷宗有不共戴天之仇,尤其是少宗主杨铄,我发过誓,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就你这种连件衣袍也没有的蝼蚁,居然与惊雷宗有仇?”

  芍药仿佛听到她有生以来最好笑的笑话,然后上下看着苏凡身上的枯草树叶,忍着笑道:

  “那么,请问你是怎么和杨铄结仇的?我非常非常好奇.......”

  苏凡低头看了下自己这一身“衣服”,道:

  “看什么!你以为我愿意穿这个啊。但是我与杨铄的大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接下来,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聊开了。

  因为芍药长得丑,苏凡压根没心思撩她,聊得都是些中规中矩的话。

  譬如,这座山脉是什么山脉?

  又是在哪里?该怎么走出去......等等。

  芍药却是非常看不起苏凡。

  修行者的眼中,没有实力就等于在世俗没钱,毫无尊严。

  “火云门被沧海阁和惊雷宗两个宗门联手踏平了,其控制的北洲十八郡也被瓜分......”

  不过对于苏凡,芍药倒是没必要隐瞒。

  毕竟这家伙在她眼里,同样是只蝼蚁。

  有些话告诉他,完全不需要提防。

  “一年多点时间,整个中元域进行了一场大洗牌,即使东洲的那些邪门魔道,也都被整合。

  总之东南西北四大洲再加上太上青天宗的中洲,所有的大小宗门与修行世家,全部被清洗了一遍。”

  “.......”

  苏凡越听越惊讶。

  不是吃惊中元域的势力来了一场大整合,而是自己此次重生出躯体的时间竟然用上了一年多。

  “这座山脉的北面是下元域,东边无尽冰原.......”

  “.......”

  一只浑身雪白的野猫从芍药怀里偷偷探出了脑袋。

  苏凡断定,这只野猫就是芍药的灵虎。

  因为受伤才变得巴掌大小。

  它眼珠子很特别,碧蓝碧蓝的,虽然看上去还比较萎靡,但是流露出来的神态,却非常高傲。

  “狰狰,你醒了?“芍药低眉看着爬出来的小灵虎,宠溺的说。

  “它叫狰狰?“苏凡问。

  “嗯。“芍药点头。

  “吼~”

  狰狰猛地对苏凡低吼一声,旋即口吐人言:“你是谁?”

  苏凡刚要自我介绍,狰狰忽地跳到他的怀里,然后竟是很舒服的眯上了眼睛。

  “这?”

  “.......”

  苏凡与芍药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疑问。

  按道理,每一头灵兽一生只认一个主人,绝不会对另一个人做出如此亲昵的事。

  下一瞬,芍药见了鬼似的吃惊道:

  “狰狰的伤势似乎正在快速恢复!”

  再看苏凡怀里的狰狰,就这么一会功夫,居然已经很享受的睡着了!

  苏凡刹那想到在妖境集市之时,扎尔塔与维森金双双受伤,自己当时不知为何变成了一缕青烟,然后围着他们转了两圈,他们的伤势立即大好。

  难道是《神魔观想图》?

  不,不对,应该是那滴轩辕露,这滴轩辕露不仅蕴含着一副《神魔观想图》,同时也能改变灵魂本源。

  玄麟老者似乎说过这些话......

  “你到底是谁?”

  这时,芍药忽问道,声音隐隐有着威胁之意。

  “我叫苏凡,之前我好像有说过吧。”

  苏凡如此回答。

  他确实跟芍药说起自己叫什么。

  但是芍药刚才几乎没把他当回事,名字什么的她简直是左耳进右耳出。

  如果两人分开后,她肯定会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现在不同了!

  芍药很清楚,她的这只小灵虎狰狰是什么样的灵兽,被沧海阁的天涯剑气所伤,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

  然而,眼前这个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的家伙,身上的气息居然能恢复狰狰的伤势!

  “苏凡?你莫非来自南洲苏家?”

  芍药此时的眼神变得认真。

  听到南洲苏家四个字,苏凡当时就一怔,觉得特别熟悉,熟悉到仿佛自己就是在那里出生。

  可是那些三四岁之前的记忆,谁又能记得住。

  “不知道!”

  苏凡没有撒谎,接着道:“我是孤儿,从小被师尊抱养。”

  说到这,他深吸一口气,再道:

  “实不相瞒,我在惊雷宗生活了十多年,但由于一些事,我被驱逐了.......至于其他的,你自己脑补吧,我懒得说。”

  “......”

  芍药一阵无语。

  转而也没在多问苏凡,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问了就尴尬,倒不如不问。

  不过,她对苏凡的态度从此刻开始,完全改变了。

  “我叫芍药,我父亲是火云子。”

  芍药道出了她的身份。

  苏凡当时就脱口道:“火云门门主火云子?那你是火云门大小姐!唉~白瞎了......”

  “白瞎什么?”

  “嘿嘿,不说。我怕你打我。”

  苏凡嘿嘿一笑,看了看芍药的丑脸又看看她魔鬼般的身材。

  “说话说半句才讨打!”

  芍药那张丑脸忽然靠近苏凡,接着握紧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威胁道:“说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