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百变仙魔 > 59,绝世容颜

59,绝世容颜


  “还敢笑?正经点!放开你的臭手!“

  芍药狠狠瞪了眼抱住自己的苏凡,而后手腕一翻,手里凭空多出一根似木非木的多节鞭,又道:

  “慠曳遗种就在前方,我们无需隐藏了。左边交给你,小心!”

  芍药话音刚落,猛然跃起,多节鞭上立即卷起一道白光。

  “要动手了么?”

  苏凡也不再嬉皮笑脸,只身飞纵间,一拍腰间的花纹腰带,手里就多了一柄枪头刃下有三处凹槽,每一处凹槽都仿佛岩浆在流淌的长枪!

  长枪的枪杆长一丈三尺,并且也有像灼烈岩浆流动的纹路。

  此枪一看就不是凡物,是一个多月前夏无愁送给夏罗特的礼物!

  名为君恨!

  苏凡那时见到后,眼红了。

  后来用三坛猴子酒贿赂夏罗特,说是借来练习枪法,啥时候想要回去,便还给他。

  到手的东西哪拿还给别人。

  借来后,苏凡压根没想过把君恨还给夏罗特。

  不过,君恨的来历,夏无愁没告诉夏罗特,因此苏凡也不知道。

  此时,芍药多节鞭上的白光映照,刹那照亮这片黑暗的血腥之谷。

  浓稠腥臭的兽血汇聚如流,聚成一个炼狱血池。

  在这血池之中,一头毛如腐烂蓑衣,双瞳血红,状如野牛却满嘴獠牙的庞然怪物。

  “苏凡,这就是慠曳遗种!”

  芍药边说着,手中的多节鞭白光飞旋,化作千百旋转的白色风刃,如狂风骤雨击在慠曳遗种的庞大躯体上。

  经此一击,浑身立即千疮百孔,鲜血飚射!

  它吃痛嘶吼,骤然跃起,巨大的尖锐利爪,带着令人作呕的血雾,朝芍药猛地拍下。

  慠曳遗种虽然刚才已发现芍药与苏凡。

  可是现在正是二次蜕变的关键时刻,不能离开血池。

  因而才让得芍药一击得手。

  它也想不到,芍药一个二十不到的少女,修为居然已到通幽境。

  “吼!“

  “吼!!!“

  它狂怒嘶吼,口中忽地喷吐血雾!

  作呕的腥臭让芍药迟缓了半分,可也这瞬息间,巨大的利爪就要对她当头拍下!

  便在这生命攸关的刹那间,身上缠饶黑白防御锁链的苏凡,瞬移般抱着她跳了出去。

  轰然一声大响,利爪拍空,震的碎石疾飞,疾飞的碎石被黑白防御锁链隔挡开去。

  芍药刚要开口,但拦腰抱住她的苏凡却毫不怜香惜玉的忽然将她扔飞了出去。

  转而,看也不看她一眼,豁然转身的同时,却见受了大伤的慠曳遗种狰狞可怖的如鲜血淋漓的庞大身躯,已经人立而起,对着他狂嘶不绝!

  带着血雾涟漪的狂嘶,当时就让苏凡心智混乱,手中这柄君恨都差点握不住。

  被扔飞出去的芍药大骂苏凡是大猪头,身体凌空而起,再次挥出成百上千的旋转风刃,对着慠曳遗种呼啸而去。

  一瞬间,苏凡混乱的心神稍减,脚尖点在一块岩石上,身形犹如苍鹰飞起。

  下一刹,他催动了所有的黑白灵力!

  将之全部灌输到手中的这柄君恨之中!

  眨眼间,君恨的枪头耀起黑白色光幕,不仅压制了慠曳遗种的力量,也使得刚要攻向慠曳遗种头部的芍药,同样被压制了速度与力量。

  “猪头!你压制我干嘛!!有病啊......“

  芍药破口大骂。

  苏凡没有多言一句,在慠曳遗种的力量被压制的一霎,猛地将君恨的枪头刺进它的胸膛!

  “芍药,就是现在!快!“

  苏凡刚一得手,猛然收了黑白灵力!

  芍药当时领会苏凡的意思,多节鞭再度耀起刺眼白光,毫不留情的击中了慠曳遗种的头颅。

  上下合击,慠曳遗种的胸膛被君恨的枪头刺穿,硕大的头颅也砰然爆裂!

  “苏凡,我们......“

  见慠曳遗种被成功击杀,芍药不知有多激动。

  然而,当她转头时,却是见到苏凡脸色如虚脱了般站都站不住。

  “糟糕!苏凡被慠曳遗种蛊惑了心智了!“

  芍药经验与见闻比苏凡丰富太多,当时就知道苏凡因为境界低,中了慠曳遗种的蛊惑。

  来不及多想,她连忙卷起风暴带着苏凡向着山崖飞掠上去。

  ......

  短短一瞬,苏凡好像什么也听不见,只有芍药的芬芳扑鼻而来,并且身心处更好像突然有难言的邪火在涌动。

  “千万千万别是那种蛊惑之毒啊.......要不然.......我我......我可怎么办呀!”

  芍药眼中现出焦急之色,她听说慠曳临死时所释放的蛊惑之毒最是厉害!

  山崖上,芍药看了一眼已是满头虚汗的苏凡,她心中祈祷千万别是那种蛊惑,否则她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臭小子,别胡思乱想,不远处就有一条山溪,清凉的溪水会让你清醒。”

  尘烟滚动,风暴飞卷。

  芍药身上的少女芬芳围绕在身旁,脸色苍白的苏凡只觉口干舌燥,浑身血脉狂热难抑。

  他的眼已经变得迷离,迷离中却有掩饰不住的狂热!

  片刻后,风暴在一条清澈溪水边停息。

  苏凡早已意乱情迷抱着芍药,那一双狂热的眼睛好像要把她吃了。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开始散发着能让女人神魂颠倒的说不出的刚阳气息,虽是满头虚汗,但却好像更加英姿勃勃。

  芍药的那一颗心儿,扑扑直跳,情不自禁的也竟有些丝丝意乱。

  “果然是那种让人狂乱的蛊惑啊!”

  芍药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将苏凡的身体推开,然后拉着他一起跳入溪水。

  可是清凉的溪水并没有涤荡苏凡迷乱的心,反而让他更加难受,他呼呼喘着大气,更加狂热的眼里只有此刻已经浑身湿透的少女。

  他一把搂住眼前的少女,霸道的摘去她的面纱,绝世的容颜在他此刻欲要喷火的眼中就是最诱人的美食!

  “苏凡!你给我醒醒!啊~我该怎么办......”

  “不可以......不可以啊........”

  不知所措的芍药猛地一脚踹开苏凡,卷起旋风,带起水花飞溅,瞬间逃离。

  可回眸一看,只见溪水中的苏凡,嘴唇发黑,浑身颤抖不止!

  “臭小子,以后你若是负我,我发誓定会将你千刀万剐!”

  旋风中,芍药的衣裳似乎被风吹落,曼妙的身体再次滑入溪水。

  山色迷蒙,风似轻纱。清澈的溪水好像在燃烧。

  天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黑的,山里的晚风带着微寒的凉意吹在躺在溪水边草丛上的苏凡。

  他睡着了,但他的头发好像昨夜被谁梳理过,他的脸也好像被谁洗过,干干净净。

  更为奇怪的是,明明好几天都没换洗的青袍,此时干干爽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