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四十三章 来上瘾了

第四十三章 来上瘾了


  路上,温暖坐在板车上,温家瑞推着板车,才问起卖曲子的事:“暖姐儿,你那曲子卖出去了吗?

  不是问卖了多少银子,而是问卖出去没,他压根不觉得温暖的曲子能卖出去。

  “卖了,卖了五百五十两。”路上没有人,温暖便说了出来。

  温家瑞没想到能卖出去:“五百五十文也不少了,都比得上几桶螺蛳.....不对,暖姐儿,你刚才说五什么?”

  温家瑞推着板车,直接停在半路。

  “五百五十两啊。我觉得卖便宜了,六百两应该也能卖!”

  板车差点冲下两边的田里!

  温暖吓得赶紧扶紧。

  .......

  接下来,温暖觉得这一路板车都有点飘,她紧紧抓着板车的挡板,真担心温家瑞一不小心将车推到河里。

  有惊无险的下了官道,村道两边都是农田。

  许多村民在田里正热火朝天的收割着。

  温永福刚割完一把稻谷,伸个懒腰,正好看见温家瑞推着板车走过,忍不住扬声问道:“家瑞,这么快就卖完了,赚了不少银子吧?”

  前两天见他们一家摸螺蛳,本来以为他们穷到走投无路连螺蛳都吃!还背地里耻笑了一番。

  没想到人家是卖炒螺蛳,而且还挺好卖,这一天分三车去卖,一共卖十几桶螺蛳,那得赚多少银子?

  他都有点妒忌了。

  可惜他家那婆娘做出来的螺蛳难吃死了!

  许多村民听了都停下手中活计看过去,纷纷问温家瑞好不好卖,赚得多不多。

  “也就赚点辛苦钱,你们也知道我家连房子都没有,快入冬了,不想法子弄点钱,盖房子,不行啊!”

  大家听了纷纷表示房子一定盖起来的,到时候盖房子叫上自己去帮忙。

  温家瑞笑着应好。

  待他们走远后,有人却道:

  “卖几天螺蛳就想盖房,太天真了。这房子可不是那么好盖的。再说过了农忙谁还会买这螺蛳。”

  “是啊!这卖螺蛳赚的银子够他家瘟神的药钱就算好了!”

  “只要他家那瘟神不死,温家瑞这辈子他就盖不了房子。那瘟神一生病,再多的银子都打水漂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一家人将一个赔钱当宝一样供着!要是早就扔到后山,他家现在日子不知道多好!”

  “可不是,想当年王氏嫁妆多丰厚,那日子全村头一份,谁不羡慕眼红,现在,全村最穷就是他们了!”

  “我猜啊,这一家子恐怕这个冬天都过不下去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温永福一听也觉得是,他怎么就去妒忌一个全村最穷的破落户赚那几文钱?

  这种人放了他也不能飞远啊!

  村民的话他们并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在意,没时间在意,抓紧时间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好的。

  所以两人刚回到家,温家瑞又匆匆去帮吴氏摸螺蛳了。

  镇上不能再去卖了,但他们和唐老板说了,农忙几天会继续在几个村子卖炒螺蛳。

  在村里卖,不会影响他酒楼的生意,唐老板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温家瑞走路依然有点飘,出去的时候甚至一头撞头撞在院门里。

  温暖失笑,然后摇着头,挽起袖子开始做饭。

  不远处,纳兰瑾年,风念尘带着一狼一鹰正缓步走过来,正好看见温家瑞一头撞在院门上,然后又迅速跑远了。

  风念尘:“那个傻瓜是谁,怎么那么傻?”

  纳兰瑾年没有说话,只是有点惊讶温家瑞的兴奋,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纳兰瑾年带着风念尘来到温暖家。

  温暖看见纳兰瑾年和风念尘都来了,有点头痛:“你们怎么来了?”

  这家伙是来上瘾了吗?

  “吃饭。”纳兰瑾年很随意的拉开一张竹制的凳子坐下,熟稔到仿佛回到自己的家一样。

  风念尘将一个药箱放在竹制的桌子上:“小丫头,我是来这里有些我研制的各种药丸,有强身健体的,有治百病的,有能解百毒的,有美容养颜的,总之应该尽有,每个瓶子上面都有使用说明和药方,送给你。你看看有没有改进的地方。”

  他将这些年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宝贝都送她一份了。

  温暖听了眼里有亮光,那双清眸染上了一丝兴趣,刚才那点不耐烦消失了。

  这礼物很合她心意。

  医术是无止境的,温暖对医术很有兴趣,她也想知道风念尘研究出了什么药丸,正好可以切磋一下,便笑眯眯的道谢。

  纳兰瑾年看了一眼温暖这高兴的小模样,想到她收到自己的礼品时,可没这么高兴,顿时觉得袁管家不行!是不是准备得不够用心?

  风念尘打量了一眼四周:“小丫头,这是你家?”

  这竹房子晴天入风,雨天进雨,怎么住人?

  温暖点了点头:“对啊!”

  风念尘沉默了,他觉得一百两银子一个月给得太少了,小丫头家居然穷得连房子都没有一间。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小丫头,我也是来搭伙的。这是伙食费!”

  温暖看着五百两的银票没有接:“不用这么多。十七哥给的已经够了。”

  她做的又不是山珍海味!

  “他给的是他的,这不仅仅是伙食费,还有拜师费!这么一点银子我觉得还不够呢!”

  五百两算少了,不过他现在身上只带了这么多。

  想当年他拜那糟老头为师,还送上万两银子的厚礼。

  那糟老头还不管他,哪有小丫头解说得那么详细?如果不是自己天赋凛异,聪明绝顶,又怎么可能会成为小神医!

  纳兰瑾年淡淡的道:“收下吧,他不差银子。”

  风小神医的名号不是吹的,大把人愿意花千金找他治病,他给不给那些人治,还看心情。

  而且这的确是她应得的,没道理白教他一场。

  风念尘点了点头,将银票放进药箱里:“对啊,小丫头收下吧,不然我都不好意思跟你学针法了。而且这银子还包括我的膳食费呢!我吃得多,你恐怕还亏了!”

  怎么能让他的小师傅继续住在竹房子里!

  温暖掐了掐眉心,没再说什么。

  “你们坐坐,我去做饭。”

  温暖给他们沏了一壶茶,然后便去忙了。

  风念尘却没有坐,而是四处打量温暖家的屋子,甚至还拉着纳兰瑾年出去看了附近的地形。

  风念尘:“这里的风水挺好的。将这一片地都买下来,包括那一片湖。然后在这里建一座院子,在湖上盖一座绣楼,在那边建......”

  风念尘一一规划着。

  纳兰瑾年身姿卓绝,挺拔如松,贵气浑然天成,一身银灰色锦衣玉袍,站在郊野间仿如巡视疆土的帝王。

  偶有路过的村民纷纷侧目,却不敢靠近,甚至看一眼就匆匆离开,担心得罪了贵人。

  “主意挺好的。”他收回视线,抬脚往回走。

  风念尘一听来精神了:“你也觉得好,那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找姓欧阳的那小子买地!”

  他的小师傅怎么可以连一间府邸都没有呢!

  正好那个什么园林大师傅景园不是想自己帮他的老母亲治病吗?

  就让他来设计一下好了,医药费他就不收了。

  温暖刚做好饭,家里的人便陆续回来了。

  风念尘非常有礼的向年长的长辈行礼,向年纪比他小的人自我介绍,风念尘比纳兰瑾年爱说话,王氏被他逗得乐呵呵的。

  大家对风趣的风念尘印象都非常好,让他多来家里坐坐。

  风念尘看着桌子上的水晶肘子,水煮鱼,鲍鱼鸡,韭菜炒蛋,嫩笋鱼头螺蛳煲,碧玉菠菜,拍黄瓜,南瓜烙等一样样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一脸认真的道:“我一定会常来做客的!”

  大家又被他逗笑了。

  王氏心想,谁说富家子弟多是纨绔?这两个不是挺好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