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 006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006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云染皱了皱眉,循着原主的记忆找到自己的班级。

  这个时间点离上课还不到五分钟,老师还没来,教室门却是虚掩的,里面静悄悄,没有一点声响。

  就在云染要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然后拉开门的一瞬间,她突然停住了,警惕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正巧撞到了身后的人。

  那个被她撞到的男生高高瘦瘦,低着头看不到脸,被她这么一撞,手上的卷子如雪片般倾倒了一地。

  云染也弯下腰,去捡掉在地上的卷子。

  偏巧不巧,当她伸手的一刹那,那个男生也同时伸出手,她慢上一步,指尖接触到了他的手背。

  他倏然抬起头,冰冷的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就如同一条毒蛇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可就在下一秒钟,那种锋利尖锐的目光又变得如春水般柔和,他不容置疑地从她手里抽出卷子,露在校服袖子外面的一截手腕白得就像冬天里的初雪:“我来。”

  云染见他的确不需要帮助,就识趣地退开了,站在一旁看他弯着腰捡卷子。

  男生身材高挑,骨架子看上去有点单薄,可是已经初具肩宽腿长的雏形,还有一双骨节分明、特别优美的手,肤色清冷如雪。

  直到现在,她的眼前还晃动着那一抹深幽的白,久久不散。

  “云染,”男生捡完了卷子,抬起眼朝她极浅地一笑,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宛如最幽深的井,波澜不动,“欢迎回来,快要上课了,你赶紧进教室吧。”

  云染也回视着他的眼睛,含蓄道:“男士优先,你先请?”

  “江砚殊,你还站在这里干嘛?不进去?”抱着课本来上课的物理老师奇怪地看着站在教室门口僵持不下的两个人,“哦,云染,你回来了啊。”

  物理老师走到门前,还嘀咕了一句“这门怎么是关着的,小崽子们以为关着门就可以不用学习了吗”。

  可当他的手放上门把手的一瞬间,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学生同时退后好几步,只听哗啦一声,架在门缝和门楣上的一颗水球倾倒下来,迎头把站在门下的物理老师浇成了落汤鸡。

  云染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句:“这欢迎仪式可真热情啊。”

  这个水球显然是专门给她准备的。

  可惜这种小把戏根本骗不住她。江砚殊知道,物理老师不知道,所以最后遭受这水球洗礼的人就变成了老师。

  系统幽幽道:【这都是你的错……】

  云染反驳:“这是信息不对等的错。”

  物理老师被浇了个透湿,怒气勃发地摔开门,把课本扔在讲台上,拍着桌子道:“谁干的?立刻、马上给我站出来!你们年纪都不小了,现在又快高考了,还有心思玩这种恶作剧,你们——阿嚏!”

  物理老师发了一顿脾气,又急匆匆赶回办公室去换衣服。

  现在正是深冬,时不时有冷风吹进教室,就算他是个身体不错的成年男人,也扛不住。

  于是这节物理课就暂时改为自习,物理课代表江砚殊则一份份发着理综模拟卷。

  云染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就听见她坐在她身后的一个女生咕哝了一句“运气可真好,这都能逃过去”。

  云染猛地转过头,严肃地注视着那个女生,她目光犀利,直把对方看得瑟缩了一下。

  女生外厉内荏道:“你这什么眼神,看什么看?!”

  云染严肃地说:“你刚才说错了,不是运气好。”

  女生呆了一下:“……什、什么?”

  “我刚进校门的时候,就看到有两个我没什么印象的同学一见到我拔腿就跑。这是其一。”

  “其二,等我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这个时候离上课还不到三分钟了,可门却是虚掩着的,这绝对不正常。”

  “于是我透过窗户往里看,正看到那逃跑的两个路人甲同学,他们就坐在这个教室的第四排。”

  “为什么明明是同班同学,看到我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转身跑得飞快,为什么门是碰着的而不是敞开的?于是我抬头往上看,正看到门框边上露出了水球的一角。”

  云染总结陈词:“所以,不是我运气好,而是我依靠观察和逻辑分析,避免了这次恶作剧。请转告肇事者,下次多用脑子,想一个不是这么侮辱我智商的计划,谢谢。”

  女生那表情就跟不小心吃了一大口苍蝇还不能吐出来一样:“云染,你是不是在京城被人打坏了脑子?”

  刚才的恶作剧都没让云染有任何情绪波动,但是听到那句“打坏了脑子”,她却有点不高兴了,淡淡道:“我的脑子很好,而你——”

  正好江砚殊分发卷子到了她们这边,云染扫了一眼女生的理综试卷,轻叹道:“你居然只考了150分,这么简单的题目还会出错,你检测过自己的智力水平吗?”

  【主人,求你别说了好吗!】系统疯狂地在她耳边大叫,【原主的人缘已经够差了,你就不要再继续雪上加霜,你还要在这个学校这个班级混半年才能毕业!】

  它都要担心她拉仇恨拉得太熟练,根本熬不到高考那天!

  云染根本理都不理睬系统的哀嚎,继续用那种冷冰冰的语调说道:“像这种卷子——”

  话还没说完,就被换了衣服、重新回来上课的物理老师给打断了:“刚才那个水球的事情,是谁干的,自己心里有数,下课到我办公室来承认错误。我们先讲试卷。”

  物理老师往下一看,正看到斜着身体坐着的云染,便道:“云染同学没有卷子是吧?你上来,在黑板上直接做题。”

  ……

  这次理综模拟卷难度非常大,是省内几个市组织的联考。

  菡城是个幽静的小城市,教育和师资都在省内垫底,跟京城更是无法相比。

  而原主“云染”是作为云栖中学特招的尖子生,她异常清楚地知道,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她的命运。

  她牢牢地抓住了“少年变形计”这档真人秀节目的机会,想扭转自己的人生,而最终,她的美好愿望就只是愿望,她的人生也凋零了。

  云染在班上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接过了一份空白试卷,她捡起一支粉笔,才写了一个数字,粉尘簌簌落落地飘洒下来,她立刻捂住口鼻,轻微地咳嗽了两声。

  这个身体对于外界的刺激气味,灰尘,还有粉尘颗粒都实在太敏感了!

  ------题外话------

  云染:都让开,我要演示一下什么叫智(装)商(逼)了!

  已经思维混乱的相思:再看一下物理吧。奇点理论?……奇点不就是欢乐颂里追求安迪的自我感觉良好男?哦,这是霍金的理论,霍金说,他热爱看脱(划掉)衣舞多过做研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