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 012云染:那我有双重人格好了

012云染:那我有双重人格好了


  好啊,原来让她的笔记突然从爆款变为滞销的罪魁祸首,是在这里!

  她仔细问了庄园园几句,就弄清楚整个经过:后桌的宋昭敏前几天还怼她有偿解答问题是穷疯了,等到她卖笔记的时候,她心里倒是很想买,可又拉不下面子,怕被云染大肆嘲讽。

  于是她就想起了江砚殊,同样作为学霸,虽然外表比较高冷,被他拒绝,总比在云染那里受气要好!

  谁知道江砚殊特别好说话,她不过试探一问,他就把自己的笔记都借给她了。

  宋昭敏为了打击云染牌笔记的销路,直接把江砚殊的复印十几份,无偿送了一圈。

  试想,两个旗鼓相当的学霸,一个的笔记是要卖钱的,一个则是免费的,虽然一门学科就是一杯奶茶的钱,随便挤一挤就出来了,可是能省则省嘛,便宜也是有好货的。

  云染心里生气,脸上却不显,还冷静地把江砚殊的笔记浏览了一遍,最终只是哼了一声,没作任何评价。

  反而是系统狗腿兮兮地为她打抱不平:【宋昭敏实在太过分,这不是故意断我们的财路吗?损人不利己,实在可恶!】

  云染忽然道:“谁说是宋昭敏过分?”

  系统:【……啊?】

  “分明是江砚殊故意跟我过不去!从前他哪一次把笔记借出去过?还不是看我最近做起了一点点小生意,就眼红了?我跟他无冤无仇,凭什么坏我好事?”

  系统:【其实……也不是无冤无仇,你上次叫一群流氓混混围殴他,还把他打到肩骨骨裂——】

  “我没有打过他,如果我要打他,他就等着住院吧。”

  【是,这是原主干的,可是对他来说,原主干的就等于是你干的。】

  “有证据吗?没证据,我是不认的——不对,就算有了确凿证据,我也不认。”云染站起身,把手上的笔记往桌上一拍,“我可以对外说我失忆了,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

  系统:【……】

  失、失忆?

  这个梗也太老了,而且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失忆?

  “你是觉得失忆太牵强?那被全网黑受到了精神创伤,然后偶发性失忆怎么样?”

  ……那不也还是失忆啊。

  庄园园见她突然丢下作业,站起身往外走,不明所以:“云染,你去干什么?”

  “我去跟人交涉。”云染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把麻烦事给摆平。”

  ……

  云染觉得,宋昭敏这种被人当枪使的低智商小姑娘,她是懒得动一根手指去欺负的。

  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还要沾沾自喜觉得利用她的人对她很特别,智硬真的是一种绝症。

  再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要解决问题,难道不该找那个罪魁祸首?

  江砚殊在靠近放学时分都会跟体训队一起训练,快要高考了,身体很重要,再加上不影响学习,班主任也从来不管。

  云染冲到操场,正看见他站在看台边上,慢条斯理地往身上套衣服。

  系统能够觉察到她目前这很不美好的心情,不断在她耳边发出警报:【主人,你的怒气值正在不断上升,50,60,70……请你冷静下来,那可是天命之子!】

  云染大步踏到江砚殊的面前,握了一下手指,很快又克制地松开:“我早就跟你说明白了,你之前挨打,就该想想自己是不是还得罪过什么人,而不是把错推到我头上。”

  江砚殊侧着头,从侧面看,他的睫毛很长,还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抖,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像美玉一样温润的手指,缓慢地、一颗一颗扣上大衣的扣子。

  他缓缓低头,俯视着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就是看我最近生意好,想要来捣乱吗?如果你经常干这种没有公德的事情,迟早会被人再打一次的。”

  江砚殊殷红的唇角微微向上扬起,轻飘飘地回答:“你这人真有意思。”

  他嘴上说的是“有意思”,可是空气中就有那么一股“你这个蠢材”的意味昭然若揭。

  云染转了一下眼珠,很快就注意到他放在看台上的书包。从打开的拉链缝隙,正好能看出露出来的消毒湿巾。

  她又往前凑近了他一点,闻了闻,一股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

  她的大脑也飞快地整合着信息碎片:随身携带的消毒湿巾,身上很明显的消毒水味道,一尘不染的大衣,洁白的衬衫领子,就连脚上的球鞋都刷得干干净净……

  一个强迫症一般的洁癖者。

  她突然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捏住他脸颊两边的软肉,两只手同时往外一拉:“警告你,别再坏我的事,不然,这就是最轻的惩罚。”

  江砚殊整个人都像被冰封了一般,直挺挺地僵在原地,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系统立刻见缝插针地开始播报:【接触到天命之子江砚殊,系统能量增加15点,30点,45点——】

  云染道:“手上有几十万大肠杆菌和芽孢杆菌,足以引起肠道传染病、消化道疾病和血液系统疾病。话说,你看过金黄色葡萄球菌在显微镜底下的样子吗?我就见过。非常美丽的双色球形菌,菌体表面光滑,呈标准对称的圆球形。”

  系统乐颠颠道:【……225点,240点,主人加油,再捏十秒你就是最炫酷的那个王者!】

  云染当然要把握住这次师出有名的机会,赚生活费计划被终结,总要物尽其用,从他身上拿回能量点作为替代,还拧了两下他的脸颊:“很遗憾,我今天还没洗过手。”

  终于,江砚殊眨了一下眼睛,平静地开口:“云染,你放手。”

  云染从善如流地放手。

  他的皮肤是清透的白,脸颊上还留下了两个清晰的手指印,一左一右,非常对称。

  他微微低下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眉毛,嗓音低哑:“我原来是想,看在过去的交情份上,我也不想怎么样。但是,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原来的那个云染!”

  “你之前在黑板上写的板书,字迹是模仿云染的,思维方式是模仿云染的,可你不是她。我亲眼看到你殴打那个混混,你的架势是非常专业的军体格斗术,你想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吗?”

  系统:【……哦豁!】

  就连原主的外婆都没发现自己的外孙女已经被掉包了,居然被他先发现了?!

  云染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义正言辞地扯谎:“因为我有双重人格。现在第二人格已经苏醒了,就是现在的我。”

  江砚殊:“……”

  “第一人格在经过网络暴力的洗礼之后,已经龟缩在角落里,不愿意面对现实。也许有一天还会衍生出第三人格,但是不会有我这么讲究逻辑和理智的人格了,你应该珍惜现在这个我。”

  江砚殊:“……”

  虽然知道她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是他完全想不出该如何反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