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 015参赛:代表一个国家的气味

015参赛:代表一个国家的气味


  林苏阳参与电竞战队的训练场就租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区。

  当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连串叫骂,中间夹杂着素质三连,还有人摘下耳机,用力扔在桌面上:“卧槽!今晚林苏阳那小子不来,我们缺一个打野的,玩不过啊!”

  云染看了看他们所使用的电脑,应该都是高配机子,机身外壳还是特别定制,用花里胡哨的字体印着“赫尔墨斯”四个字和战队logo。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林苏阳出现了。

  “你刚才还说死都不来,不然班主任就要叫家长,现在怎么又来了?”队友嬉皮笑脸,“哦——你还带了人过来。”

  他还用手肘定了林苏阳一下,压低声音问:“女朋友?”

  “不是,怎么可能?”林苏阳也没多想,就脱口而出,“她是来借电脑的。”

  刚打完一局比赛的电竞选手一下子全部停止了战术讨论,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你认真的?”

  这年头,借电脑还借到他们电竞队来了?这是什么烂借口?

  云染原来觉得自己不太在意别人的眼光,热爱放飞自我,结果林苏阳比她还要不拘小节,连个合情合理点的理由都懒得编:“其实,我是来观摩和参观的。”

  “对对对,你……刚才不是说要看我怎么打游戏吗?”林苏阳立刻反应过来,走到自己专属的座位上,招呼她坐在自己身边,“我给你演示一下。”

  他摘下护腕,按摩了几下手指,登进游戏界面。

  可是他的余光还一直偷瞄着云染。

  只见云染皱着眉,一脸困惑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显示屏,想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想到了该如何操作面前的电脑,遂动作迟缓地按下了开机键。

  他顿时想起很早以前的一个传闻。

  云染是特招生,一般学校的特招生都是体育生,可她是因为成绩而被特招进来的,学费全免。

  高一时候是有电脑课的,当时他听好多女生在背后议论,说云染连电脑怎么开都不知道,就像山顶洞人。

  莫非,这传言是真的?

  ……

  而另一边,系统挑剔地咂咂嘴:【好破旧的电脑,这是什么古董货,长得也太奇怪了!】

  他们早就使用中控系统和光脑了,这种笨重的电脑机箱,只能在历史书上见。

  云染打开电脑,直接调出电脑的执行程序,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这都不是问题,反正我只用它查询一下资料。”

  林苏阳目瞪口呆地看着她飞快地输入代码,惊得下巴都要掉了,问道:“你会用电脑?学过程序?”

  云染根本不理睬他,当她停手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电脑系统自带的浏览器,浏览器上的页面飞快地变换着,十秒钟内就刷过上百个。

  她的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显示器,飞快掠过的画面在她漆黑的瞳孔中形成一点绚丽的缩影。

  终于,她敲了一下键盘,停止了电脑的高速运转。

  页面最后停留在洛兰集团向华夏大区征集香水和香氛作品的公司通告上。

  洛兰发迹于F国,F国是以浪漫和香水而闻名世界。

  据说洛兰的创始人是地地道道的F国贵族,还有勋爵的头衔。洛兰的香水常年都在畅销和经典排行榜上排名前三。

  这则通告是面向整个华夏大区征集新作品,征集要求就只有一点:这个香水作品必须能够代表华夏国的味道。

  云染喃喃自语:“……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气味?”

  这问题未免太抽象了,一个国家的气味,那会是一种什么气味?

  系统:【华夏人不是最热爱美食吗?莫非是美食的味道?卤水,麻辣烫,炸鸡,烤串?】

  云染:“你可以闭嘴了。”

  哪位顾客愿意花钱买香水,最后喷自己一身小吃摊上的气味?

  云染点下了“报名”按钮,只见第一页就跳出来一页申明:参与这次征集活动的必须年满十八周岁,拥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

  而她,连最低的年龄标准都没达到!

  云染不慌不忙地点了确定,直接黑进罗兰的官网,强行注册了一个参赛资格,没有照片,她又顺手黑进学校的教务系统,下载了一张照片上传。

  那张照片还是原主在入学时候拍的。

  看得出,她很不习惯面对镜头,笑容僵硬得惨不忍睹,整张脸都是歪的。

  林苏阳一直悄咪咪地关注着她,现在突然看见这张照片,再对比了一下她停匀的五官和流利漂亮的侧脸线条,惊叹道:“时间真是一把整容刀啊……”

  不对比还不知道,这一对比真是不得了!

  其实云染的长相和体态的确都有不小的变化,只是这种改变是静悄悄的、潜移默化的。

  她的同班同学还有外婆每天都能看到她,自然不会觉察出她身上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变化。

  但是拿来从前的照片做一个对比,这效果就异常明显了。

  系统喜滋滋地邀功:【本系统就说一键美颜的功能是很好用的吧?这才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有了如此显著的功效。】

  它还从数据库里调出了云染过去的照片,那照片上画着许多红色圈圈:【虽然不可能把修复到跟你过去一模一样的长相,可像个六七成还是很简单的,主人你喜欢长得楚楚可怜一点,还是英气一点?】

  云染还没回答,系统就自顾自做出了决定:【还是英气一点吧,毕竟主人可是准备逆袭的,今日还在网上骂你的女孩子,将来就让她们哭着追着对你喊脑公,这才是人生赢家!】

  “这点小事你就自己决定吧。”云染注册完自己的参赛资格,又浏览了一下别的报名者,突然发现这一长串名单当中,居然有萧瑷。

  萧瑷前天刚满十八周岁,就直接来报名了。

  云染微微眯起眼:这个女生当初骗原主交换项链,恐怕是知道这项链有一个空间,可她是怎么知道的?那个空间到底有什么用处?

  仔细一想,这里面的水可就有点深了。

  林苏阳见她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屏幕,盯了足有一分钟了,就凑过去:“我看你这手速可以,要不要跟哥一道打游戏?打游戏是件多快乐的事。”

  云染侧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她的眼神有点冷,但不是那种宛若寒冰的冷酷,而是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漠然:“玩物丧志的生活,我不喜欢。”

  林苏阳:“……你别老土了,现在电竞也是一种正经职业!”

  “而你们战队的名字着实令人费解。”云染注视着电脑外壳上的logo,语调轻柔地念道,“赫尔墨斯。”

  “对,赫尔墨斯可是古希腊神话里的十二主神之一,是宙斯的亲儿子,象征了智慧,牛气哄哄!”

  他们当时可是一致通过这个名字的,既有辨识度,又有内涵,绝对高大上。

  “智慧之神是托特,而赫尔墨斯是欺骗之神,是偷盗、欺骗者的庇护者。不过他也司职运动和竞技,电竞游戏也算勉强归类其中吧。”

  “……”

  云染站起身,把靠背椅复原:“我明天会记得帮你解释为什么你没去晚自习,感谢你今日的帮助。我先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