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 097完美的颅骨

097完美的颅骨


  云染万万没料到,这离她离开京城都快有三个月了,她的影响力居然还能有这么大?

  幸亏她心理素质好,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若无其事地扶着程湘鸢的手臂,轻描淡写道:“离那些素质差的人远一点,自然就安全。”

  程湘鸢忙点头:“嗯嗯嗯对。”

  那几个男生的脸色顿时都不怎么好看:顺嘴就敢说他们“素质差”,她以为她是谁呢?

  “喂,你刚才说什么?”其中一个暴脾气的男生捏了两下手指关节,转身就要朝她们走去,立刻又被人拉住了。

  另外几个男生拼命劝他:“崔哥你被生气啊,你还记得老师说过的话不?别跟人起冲突,碰到事情先深呼吸,来,别气了!”

  竞赛还没正式开始,选手之间要是爆出纠纷和矛盾,说不定都会被退赛,到时候才得不偿失。

  云染望着那几个男生高大的背影,眸色微微发暗。

  她可能有点低估了那场闹剧的影响力。

  刚开始,的确是有水军在带节奏,加上原主的人设也不讨喜,稍微一有人带节奏,那个风向就不对劲了。

  而现在那几期节目的热潮还没完全消退。情况有点不太妙啊。

  程湘鸢见她一直都不说话,还以为她在想当初上节目的事情,宽慰道:“你别担心,他们也不敢怎么样的,到时候直接报给领队老师,都是要退赛处理的。”

  云染淡淡地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跟程湘鸢前后脚走进了自习室。

  这个时间点,离吃晚饭还有一个多小时,大家都聚在自习室里,写作业的看书的,还有些想聊天的,就坐在角落里小声说着话。

  她们安静地走进自习室,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反倒是云染,一眼就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的江砚殊。

  他的面前摊着一大堆参考资料,草稿纸上七零八落地散放着好几支水笔,他就趴在书桌上,微微侧着脸,露出半边轮廓精致的面孔和长长的睫毛。

  他睡得很香,就这样在这个坐满了从全国各地赶过来参赛学生的自习室里,安静地入眠。

  身后的薄纱窗帘被微风吹起,在他背后轻柔飘荡,就像春日里最温柔的那枝青翠欲滴的柳条。

  云染不自觉地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窗帘还是随着春日里的微风摇曳飘荡,发出沙沙声,完美地融合着她静悄悄的脚步。

  窗外的微光落在他的背脊上,勾勒出一截很漂亮的曲线。

  墙角的书架吞吐着木头的香气,阳光映在窗台上的芳香,他沉睡时那张素白秀丽的睡颜和平缓的吐息,还有书香,笔墨香——构成了一幅再美好不过的画卷……

  程湘鸢觉得她这个反应有点不太对劲,拉住她的袖子,捂住嘴,用气道:“云染,你想干什么?”

  参赛选手其实都有地域归属感,从同一个地方过来的选手,都会坐在一道。

  而云染想要去的那个方位,那些位置都有人坐了,她们真不适合再去挤了。

  可是云染对于她的提醒置若罔闻,满心满眼就只有一个人。

  她很快就来到了江砚殊的那个角落里,低下头,眼神灼热地盯着他。

  这一下,所有坐在自习室里的参赛选手都被她这异乎寻常的举动吸引去了注意力,就连之前还在小声聊天的人都不知不觉停下了话头。

  他们看着云染,似乎想要看她之后会怎么做。

  可是就当云染站在桌子前面的时候,她突然就不动了,就像一座刚刚灌注好的雕像,完全凝固在了原地。

  程湘鸢急得团团转,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不动声色地把云染拉回来。

  她之前还没下飞机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云染本人看上去跟那个真人秀节目里的云染完全不像一个人,不管是性格还是神态,都是干净利落,偏于冷淡。

  而节目里的云染很有少女心,暗恋京四中的校草,就连注视着对方的眼神都是闪闪发亮的那种。

  现在看来,可能云染有怪癖,喜欢长得好看的人。京四中的校草很好看,她就喜欢。现在这个男生更好看,立刻就吸引了她全部注意力。

  怪癖情有可原,可是也别在公众场合发作啊!

  她们明明可以等回到寝室再两个人一起分享心得啊!

  ……

  此时此刻的云染正处于一种创作灵感迸发的激情之中。

  她不断让系统记录下她这一瞬间的灵感:“穿着米色针织衫的少年,坐在壁炉边上。外面是阴雨天,乡间小路泥泞不堪,灰暗的天色和闷闷落下的雨滴,交织出一片阴沉。”

  “沉静内敛的他专注着看着手上散发着墨水香气的书本,身上隐隐浮动着香根草那干燥顺滑的草木香……”

  “……眉目精致,细碎的刘海微微遮挡住墨色的双眸。眸光就像阴雨天的朦胧水汽,沉静也让人安心,温柔体贴却又绝不张扬。”

  勤劳的小系统拼命地把她的话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一边记录一边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啃多了辣条导致现在牙疼。

  它之前一直都很担心云染,觉得她选择以调香师为职业这件事,简直就是反人性。

  ——调香师就是需要源源不断的感情和灵感支撑。

  可是云染能有什么?

  她就是一个莫得感情的实验机器人!

  她调配的第一款香水能被洛兰的调香师看中,还是因为她最开始就在模仿洛兰过去几款热卖香水的风格,最后又因为宋西敏的一句话,才加上了可以算作点睛之笔的橡木苔。

  可是现在,她居然从江砚殊身上发掘到了新的灵感……

  她是打算把江砚殊作为自己的实验品给关注起来了吗?又或者……从今天开始,江砚殊即将取代大体老师成为她心目中的最爱了?

  系统:嘶,感觉有点恐怖。

  反正聪明伶俐小系统是承受不住的,就不知道江砚殊本人能不能承受这种无与伦比的厚爱。

  ……

  “傅哥,”在自习室的另一头,几个聚在一起讨论题目的男生抬起头,望着云染那个方向,“你说,这个女生是不是看上去怪眼熟的?”

  “是啊,特别眼熟,但是我偏偏就想不起她是谁来着……”

  被众星拱月围在中心的傅钧迟微眯着眼,上上下下地审视着目标人物,最终有了答案:“她是云染。”

  云染?!

  大家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真会有脸皮这么厚的人。

  她真是好大的胆子,当初从京城落荒而逃,狼狈得不得了,还以为就此安静了。结果这还不到三个月,连三个月都不到啊,她又卷土重来,跑出来露脸?!

  “不过,她好像长得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啊,”一个男生忍不住说,“就跟整容了似的。”

  但是,这才三个月不到,就算她真有钱整容,也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好,简直毫无整容的痕迹。

  跟不用说,她还真没钱整容。

  大家都知道她是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小山村,村子里都是没见过世面的粗鄙村民,就跟她一样。

  贫寒和缺乏家庭温暖本身都不是缺陷,但是它们却能给一个人带来最深的负面影响。

  那些负面影响,就像刀子一样,一笔一划地在她身上刻下磨灭不了的痕迹。

  原主的敏感易怒、自卑又自傲的性格都是在童年养成的。

  “她应该不会去整容吧,”另一个男生感叹,“可能这就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不过我还是不喜欢她那个长相。”

  太锋利也太英气,不管是气质还是神态,都没有太多女性化的柔美和娇媚,要是把头发剪得跟他们一样短,她可能都可以去假冒一下男生了。

  “我记得当时上机课,她看到了网友的评价和骂声,当场就哭着跑掉了,现在还敢来,该不会……是为了咱傅哥吧?”

  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们都有点精力过剩,对于这种八卦也是喜闻乐见——反正那个八卦的中心不是他们。

  傅钧迟盯着面前的草稿纸,纸上写着一长串物理推导公式,可是推导到最后还是走进了死胡同。

  他一把扯下草稿纸,粗糙地揉成一团,扔到了一边:“不可能,别胡说,大家不都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

  云染就这样维持着一个姿势,继续用灼热但又专注的目光看着他。

  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隐藏在冷淡外表下的狂热当中,大脑正以超高速运转的方式活动,不断闪过一串又一串的芳香植物名称。

  就在她即将在脑内完成这场狂欢的调香盛宴之刻,江砚殊突然醒了。

  任谁都不可能在另一个人这样专注的视线当中还能睡得着。

  “云染……?”他抬了一下头,待看到云染那张脸,又顺势趴回自己的手臂,往边上挪了挪,让出了一个位置,“坐啊。”

  云染从善如流地在他身边坐下,认真严肃,一本正经地问:“我能再离你更近一点吗?”

  江砚殊的手臂很自然地横跨过桌面,手腕松松地挂在桌子的边沿,侧颜压在手臂上,嘴角微扬:“来啊,这么客气真不像你。”

  云染得到了对方的允许,又朝他那边靠了一点,问道:“你身上的沐浴露是雪松味的?洗面奶是薄荷加薰衣草?好像还有柏木和柚子?”

  “嗯……”江砚殊早就知道她嗅觉比正常人敏锐,这也是调香师必须具备的最基本素质,“我用的洗漱用品都是洛兰实验室调配的,好像就是你说的这几种。”

  “好像?”云染不满道,“你不能再精确一点吗?”

  江砚殊从桌面上撑起身体,一手绕过她,搁在了她的椅背:“我是真的不懂香调,要不你自己闻?”

  云染挫败地叹了口气。

  人类的嗅觉在八岁时会达到最顶峰,然后逐渐退化,每个人都不例外。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调香师那样灵敏的嗅觉和精准记忆气味的能力。

  男性生物的嗅觉普遍比女性更加迟钝。

  所以他的不精确和随意敷衍都是值得原谅的。

  “好,那我再靠近一点点,尽量不对你造成困扰。”云染道,“如果你感觉到不舒服,请稍作忍耐,马上就好。”

  “嗯。”江砚殊又笑了一下,缓缓闭上眼,素白的精致面孔上,那两排长长的睫毛就显得特别扎眼,好像漂亮的蝴蝶停息在白色的冰雪天地里。

  云染先闻了一下他的颈侧,她发现自己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

  沐浴露才是薰衣草和雪松的气味,雪松的木质香有点辛辣,如果含量过高的话,可能会刺激到脆弱的眼部黏膜

  爽肤水是柚子皮和香根草的清香,层次有点单调,但是护肤品不是香水,没必要追求香气的层次感,只要温和好闻就足够。

  至于洗发水……

  云染突然发觉他在坐着的时候,都比她要高大半个头,不太方便。于是她又问:“如果你不介意,我能用手碰一下吗?”

  系统:【……】

  夭寿啦,居然闻了还觉得不过瘾,还想用手去摸?

  江砚殊睁开眼,安静地看着她。就在这一刹那,他连呼吸都变急促,但是又很克制地强行恢复到正常节奏。

  云染抬起一只手,把手掌给他看:“我离开寝室之前,刚洗过手,七步洗手法。中间扶过人,但我是左撇子,用的左手。右手还是很干净的。”

  江砚殊再次温顺地闭上眼,轻声道:“你随意吧。”

  他是有很严重的洁癖。

  可是很巧,他不会厌恶云染的触碰。

  云染伸手,先摸了摸他的头发。

  发质柔软乌黑,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发梢略带卷曲,手感挺好……

  只是,云染诧异地顺着他的后脑勺往下摸:这颅骨的形状,真的好完美。是她生平仅见的,最完美最标准的颅骨了。

  能够听见云染心理活动的系统再次:【……】

  它都想给她跪下了!

  它之前明明是开玩笑的,带有嘲讽意味地同情着这位美貌少年,毕竟他都快取代大体老师在云染心目中的地位了。

  结果……一语成谬。

  她真的把江砚殊当成人体模型了!

  还最完美的颅骨!

  人家明明还活着,你不看脸,却关注颅骨?

  云染忍不住顺着他的颈,摸到了他的下颔部位,终于发出了一声轻叹:“完美……”

  长得这么标致,胜过她从前解剖过的所有大体老师。



  ------题外话------

  我前几天有看到一位读者问,是不是我打错字了,是人体老师而不是大体老师。然后我很快就找不到这条评论了,也没办法回复。

  并不是呢,真的是【大体老师】重音,有兴趣的童鞋们可以去百度一样,再带入到男主身上,就会非常酸爽了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