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有一道聚灵符 > 第七十八章 又入虎口

第七十八章 又入虎口


  “两位前辈明鉴,你们口中那个‘林风’,晚辈真的没见过!”

  林风没跑多远,便见到有两道强横的气息向他靠近。

  他原本还抱有一丝庆幸,这两个筑基修士的目标,并非是他。

  可事实再次并让他失望。

  “是吗?”

  黑须中年筑基修士,眯着眼睛盯着林风,饱含深意地说道: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刚从隐符门出来,想要离开此地。好巧不巧,林风差不多也在这个时间从隐符门离开。难道你没有碰到过他?”

  看着两道带有警告意味的目光,林风心中沉到了谷底。

  对方很可能已经认出了他。

  两个筑基修士,定然不会无缘无敌,冒着被隐符门发现并追杀的风险,专程到隐符门门外堵他。

  对方既然没有在隐符门内抓他,就说明他们不是隐符门的人。

  另外,两人出现得太过凑巧。在他逃离隐符门时,恰巧堵在外面。

  知道自己和自己的逃离时间,不是隐符门之人。再结合隐符门这一个月的事情,答案已经浮出水面。

  林贵在隐符门内卧底,就是为了替这二人做事。

  姚安的一些计划、隐符门的一些内情,以及有关林风这一个月以来的修行状况,林贵应该都会上报给这二人。

  在他离开隐符门之前,林贵指给他的那条路上,说不定就有这两个筑基修士正守株待兔。

  不过只要对方没有揭破,林风自然还得继续装傻。他脸上正戴着幻绸面具,现在是另一幅面孔。最后能被他蒙混过关也说不定。

  “前辈说笑了。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林风,即便是看到他也不会留意;再说,隐符门弟子众多,某个时间同时有多个弟子进出,也不少见。”

  黑须修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说得有几分道理,看来真是我们找错了人。”

  黑须男子说完,便转身向其身边的年轻男子问道:

  “二弟,既然我们找错了人,便放他走如何?”

  “一切依大哥所言。”

  “小友,你可以离开了。”

  看着黑须男子微笑着的面孔,林风有些惴惴不安。

  对方怎么这般轻易就放过他?

  不过在两个筑基修士面前,他除了抱有一丝庆幸,别无他法。

  “多谢两位前辈。”

  林风恭恭敬敬地向两人分别一礼。

  就在他欲转身离去时,一股庞大的神识陡然间向他面部袭来。

  林风呼吸一紧,下一刻面色大变。

  须臾之间,随着“啪”的一声,幻绸面具破成一片碎片掉落,露出一张俊秀的面孔。

  “咦?你不正是林风小友?怎么还带着面具?”

  既然身份被揭破,林风索性沉默下来。

  见他不语,黑须男子也不生气,反而和和气气地跟他说道:

  “林风小友,方才是我鲁莽,损坏了你的面具。还请小友不要挂怀!”

  林风虽然知道对方动机不纯,但对方作为一个筑基修士,已经给足了他面子。他若是撕破了脸面,就是嫌弃自己命长。

  电光石火之间,他为自己找了一个拙略的借口。

  “前辈严重了。自从晚辈家族覆灭之后,就从此改名叫做林凡。是以晚辈确实不叫林风,亦确实不认识名叫‘林风’之人。所以还请前辈勿怪。

  就是不知,晚辈这是初次与两位相见。不知前辈要找的人,是哪个林风?”

  “这倒是我们兄弟的不是。我们此来,乃是托了小友族弟的请求,护送小友的同时,同小友分享一座洞府中的宝物!”

  “族弟?宝物?”

  “正是。那隐符门简直欺人太甚,将小友强行掳入门内,施加诸多非人待遇。”

  林风有些无语,不过他若是说个“不”字,后果一定很严重。

  “幸好林贵,也就是小友的族弟,恰好在隐符门内。我们兄弟二人与林贵有旧,又恰好路过此地。所以才接到了林贵的请求,拯救小友脱离苦海!”

  林风闻言,嘴角一抽。

  要是没有你们,我早就脱离苦海了!

  林风虽然心中大骂无耻,但却不得不对其感恩戴德。

  “前辈所言甚是。此番多亏了前辈,我才能得以保全性命。”

  林风说完,再次隆重地向对方行了一礼。

  黑须男子扶着胡须,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

  “林凡小友肯在我们兄弟的保护下,去那座洞府寻宝,自然是好事一桩。”

  等等,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黑须男子嘴上客气,实则丝毫不顾及林风的意见,自顾自地说道:

  “我方才不慎损坏了小友的面具,自然要做出相应地赔偿。”

  林风微微一愣,不明白对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只见黑须男子不紧不慢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件散发着雾气的斗篷:

  “这是雾隐斗篷,极品灵器,可以用来该换身形容貌。这是我以前用过的下品灵器,只不过受了些许损伤,掉落到极品法器的等阶。今日,就送给小友,当作赔礼道歉所用!”

  “极品法器?这礼物太贵重了,晚辈受不起,还请前辈收回!而且方才法器损坏,是晚辈的不是,怎敢怪罪前辈?”

  黑须男子将斗篷展开,为其披上,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我与林贵有旧,方才损坏了你的法器又是事实,这是应该的。

  这个雾隐斗篷,虽受了些损伤,但威能并未减弱多少。能防得住筑基初期和中期修士的神识查探,丝毫不成问题。

  这件斗篷虽然掉落到极品法器级别,但因你是练气后期修士,恰好能让你催动!”

  “多谢前辈!”

  林风虽心中甚为疑惑,但还是一脸感激地戴好斗篷,并用法力将之催动。

  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只见斗篷突然涌起大片雾气,将林风包裹。

  雾气随后缓缓散去,露出一个身形、大小与先前完全不同的人。

  “这两个人真是古怪,总不能是特意来给我送宝的!”

  林风心中暗暗腹诽。

  黑须男子见此情形,眼神一亮,满意地点了点头。

  其实不止林风奇怪,就连其旁边的青年,也同样疑惑不解。

  “大哥,你为何把雾隐斗篷送给他?这件斗篷只是稍稍有所损伤,日后还有升炼成灵气的潜力!”

  青年对黑须男子传音道。

  “这个你无须担心。”

  “林贵此番立了大功,将来升为紫影与你我同级,乃是板上钉钉之事。林风本身不足为虑,但他毕竟是林贵的族兄,我们不好因此得罪一个将来的紫影。反之,我们若是好啊后对待林风,不管将来事实如何,如今都算卖了林贵一个人情。这是其一。”

  “隐符门那里,拖不了太久。这里毕竟是隐符门的地界,姚安发现林风不见之后,依照他对中这片区域的了解,很有可能会找到、并追上我们。到时候,林风已经易容,他没有借口逼我们交人。

  要知道,皇室和柳家的结盟,虽一向与其他三家势力不睦,但还远远未到明面开战的程度。金丹修士不能出手,我们若是被他拿捏住痛处,在他们人多势众、又占据大义和地利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会丧命。

  这种风险哪怕再小,我们也不能冒险。这是其二”

  “最重要的是,在那东西得手之后,很可能还会有麻烦。到时候我们谁都无法顾及林风,他若是丧命于妖兽之口,这件法器自会回到我的手中……”

  看着两个筑基修士诡异的笑容,林风心中再次提高警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