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唐最后的剑仙 > 第七章李嫣然的请求

第七章李嫣然的请求


  自己只不过想要好好吃鱼脍,你至于吗,世界之事,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原本面色清冷的李嫣然此刻也有些不淡定了,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就像是喝醉就一般,看起来格外诱人,小嘴微张,好像在寻思什么时候给方初狠狠来上一口。

  可她脸上的愤怒没保持多久,琼鼻忽然微微动了动,转过头朝着香味传来的地方打量过去,这一看可有些不得了。

  在李嫣然眼中,被方初淋上沸汤的地方,汤汁却异常的浓郁,远远看去就像是有一层冰块在下方,不仅如此,盘中鱼脍还散发着一股比先前浓郁数倍的香气来。

  ‘别傻愣着了,尝尝吧。’

  瞧着李嫣然呆呆的样子,方初微笑道。

  这果实乃是桃花谷特有之物,说是香料可却不会同香料一般改变食物本身的味道,它的作用就像是一个助燃剂一般,能够提升食材的鲜美。

  虽然这东西在谷中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方初这次离开桃花谷不知何时才会回去,仅有所带的少许,自然显得格外珍贵。

  李嫣然吃过这么多次鱼脍了,可从没有像今天一般难以下手,不是味道难吃,而是这一盘鱼肉,在浓郁的汤汁下晶莹剔透,就像是艺术品一般,就连她也不忍破坏。

  ‘咕咚咕咚。’

  在听到四周不时响起的声音后,李嫣然索性闭上了美眸,玉颈一梗,把筷子送入到了口中。

  嘴巴无意识的咀嚼了一下,李嫣然眼睛猛地一亮,这轻轻一口下去,鱼肉Q弹的口感让牙齿感觉到什么舒服,并且不仅鱼肉的口感没有一点儿破坏,而且鱼脍的腥味也是完全感觉不到,反而嘴里有股清香。

  接下来,方初隐隐有种世界观崩塌的感觉。

  李嫣然吃鱼脍的速度,完全当得起风卷残云四个大字了,也让方初有些汗颜自己的第一印象,这哪里是什么冰山啊,完全妥妥就是一枚吃货啊。

  ‘那个,我们大小姐只是不拘小节。’

  似乎看出方初所想,一旁同样目瞪口呆的何袁,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说道。

  ………

  ‘只要你留下来,银子和女人任你索取。’

  一个清冷的女声在灯火昏黑的房间中响起。

  ‘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吗。’

  紧接着一个男声便是传来。

  ‘自然。’

  ‘那我要你如何?’

  男声一下透露着些许邪气,听到这话,那个女声久久没有回答,只是犹豫良久以后,忽的再次响起。

  ‘也可以,只要你不担心以后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的话。’

  房间中,听到这话,在看了一眼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依旧面色冰冷的李嫣然,方初脸上的邪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一个长安最大的酒楼,也不会缺一个厨子吧。’

  ‘缺,只要你留下来,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

  李嫣然的话让方初脸上忍不住闪过根根黑线来,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妹子好像有点儿认死理一根筋,他也放弃了同李嫣然这么纠缠下去。

  似乎是看出了方初的想法,李嫣然忽然开口说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惊鸿楼虽说长安第一楼的名头还在,但实际上却已经是已经名存实亡,何袁师傅手艺确实略逊色一些,不过我相信有你在,能够为惊鸿楼重新正名。’

  说到这儿的时候,李嫣然美眸中隐隐闪过一丝激动来。

  ‘那个我问一句,一个酒楼,你为何如此看重。’

  方初确实有些不明白,虽然惊鸿楼肯定是日进斗金,但方初看得出来李嫣然不像是缺银子的人,而最为关键的是,以她的性格也决计不会是那种视财如命之人。

  闻言,李嫣然眼眸中闪过一丝波动,沉默了一瞬才抬头看向方初回答道。

  ‘因为我爹……这家酒楼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不能让它在我手里毁了,绝对不能。’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一旁的方初隐隐感觉到了从李嫣然那瘦弱的娇躯中,传来了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别说一个娇弱的女子,就是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也很难拥有。

  虽然内心有些惊讶,但有一个疑问浮现到了方初心上。

  ‘你爹,我听他们都叫你是县主,你爹难不成是亲王?’

  这次李嫣然并没有在迟疑,在方初话语刚刚落下,便把事情全部讲了出来。

  半晌后

  屋子里,方初望向李嫣然的眼神中,隐隐多了一丝说不出的意味来。

  根据李嫣然的说法,她这个家族乃是长安土著,他祖祖辈辈代代经营酒楼,不管是地位还是财富在长安都排的上号,甚至勉强算是一个小门阀了。

  前朝灭亡以后,新皇入主,惊鸿楼更是凭借超绝的厨艺,获得帝王提名成为天下第一楼,一时之间风光无限。

  只是任何事物轮回都是盛极必衰,惊鸿楼自然也不例外,李嫣然的爹在一场疾病中去世,酒楼的其它厨子虽然手艺不错,但怎么能和他比,至于李嫣然她更是一个女子,完全没有获得过家传厨艺的传授,就更不用说了。

  李嫣然一名女子,明明能够过安逸的生活,却偏偏选择要挑起这个惊鸿楼快要坍塌的大梁,实乃不易。

  同时听到这里,方初算是明白了青黄不接,能传承下去才怪,然而等方初提出这个问题以后,李嫣然一本正经的回答,却让他嘴角忍不住一抽。

  ‘所以以后我会找个厨子当相公,生儿子,让他把惊鸿楼传承下去。’

  懒得和李嫣然在继续讨论‘传承’这个问题,方初岔开话题道。

  ‘对了,那他们叫你县主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外号。’

  话一说出口,方初就后悔了,在阶级森严的古代,敢给自己取亲王女儿的外号,那真是不想活了,果不其然李嫣然以一副同情的目光看了一眼方初,才缓缓说道。

  ‘我叔父曾是秦王手下的幕僚,在一次征战中舍身救了他,叔父膝下无子,我是他最亲的人,秦王便收了我当义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