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唐最后的剑仙 > 第十八章九死一生

第十八章九死一生


  ‘啥?’

  听到这话,几个脸上带着满足笑容的厨子,一下便傻了。

  厨字一道,虽然一通百通是真的,但一道菜想要真正把它做出来,就算是何袁也需要费点儿功夫。

  瞧着几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方初脸上微微带着些许笑容,淡淡的说道;‘我的东西难不成还有白吃的吗,做不出来的话,惊鸿楼最近生意不错,可是杂役太少了,你们就一人上去顶几天。’

  见着脸上破天荒露出笑容的方初,众人心中却感觉他脸上的笑容,比起魔鬼来说也差不了太多,想象自己当杂役的画面,所有人都是猛地咬了咬牙,拼了。

  其实烤鸭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的大厨来讲,确实不算太难了,在听完方初说的做法以后,众人便开始行动起来,开膛破肚的鸭子,用针线一针一针的缝好,鸭身上均匀地裹满蜂蜜,唯一比较考验技巧的就是要注意火候。

  很快成品纷纷好了,除了卖相上比起方初那只烤的金黄璀璨的鸭子来说,要差上不少以外,其它看起来倒也差距不大。

  见到这一幕,方初身旁的李嫣然美眸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激动来,这个烤鸭比起炒菜来说,明显更具特色性,有了它,在这风起云涌的长安,它们惊鸿楼就算是拥有了一张王牌。

  激动之余,李嫣然也不禁有些疑惑,自己身为厨师世家,按理来说知道的菜也不少,但方初这些菜别说见过了,就连听都没听过,她很想知道这个长得有点英俊男人,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每一道菜拿出来,都可以作为一个世家的家传食谱里了,而且绝对是前面几道。

  虽然几个厨子也做出了烤鸭,但仅仅看那模样就知道味道同方初的完全没法比,本来想让李丽质随便将就一下的,不过在小萝莉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最终方初还是妥协了,让几个厨子把烤鸭拿过去分了,他又重新考了一只。

  在那只金黄色还在滴着油的烤鸭拿到自己面前,李丽质激动地都快要化身为狼了,听到方初说用手撕的更好吃,这正合她意,没有丝毫淑女形象,伸出白嫩的小手,在烤鸭上撕了一大块。

  鸭肉入口的瞬间,小萝莉一双本就水灵灵的眼睛,瞪大了最大,鸭肉原本的腥味一点儿没有,加上码味的原因,多种口味在口腔中不断跳动着,偏偏在经历炭烤以外,这几种味道完美的混合在一起,

  李丽质在吃完这块烤鸭以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当然不要说她了,就连一只是御姐范的李嫣然比起她的样子也好不了多少,女人的本质都喜欢那亮晶晶的东西,以及热爱美食,烤鸭正好把她们的本性,很好的调动了出来。

  夜色如墨,秦王府中。

  秦王正在下棋,在他对面坐着一名长衫飘飘留着些许八字胡的干瘦男人。

  秦王落下一子后,男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手落下一子。

  观察了一下棋盘,秦王瞳孔微微放大,半晌才叹了一口气;‘本王输了,茂公你棋艺又精进了不少。’

  闻言,徐茂公摇了摇头:“不是我棋艺进步了,而是秦王有心事。”

  “茂公神机妙算。”

  秦王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秦王可是为了太子之事儿烦心?”

  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询问,但徐茂公语气却是显得肯定无比。

  “太子邀请我明日一聚,恐怕这个仁心宅厚的他,也有些坐不住了,茂公觉得我此去如何?”

  摇了摇头,徐茂公说道:“九死一生。”

  靠坐在椅子上,秦王缓缓闭上了眼睛,见此,徐茂公也并没有打扰,而是不紧不慢的摇着自己手中的羽扇。

  半晌,秦王眼睛猛的睁开,眼中闪过一丝同自己儒雅气息丝毫不符的狠戾来,看向徐茂公问道:“茂公可有破解方法。”

  “自然。”

  徐茂公放下手中的扇子,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匣,递给了秦王。

  “此物能够保证秦王不死,太子此番率先动手,给了我们一个绝佳的理由,至于后续的,我想秦王你自己有把握,言尽于此,秦王老道有点儿乏了。”

  语罢,徐茂公没有等秦王的答复,便自顾自离去。

  秦王坐在椅子上,眸中闪过一丝挣扎,只不过很快这点儿挣扎便消失不见。

  “大哥,三弟,不要怪我无情了,谁让咱们生在了帝王家,希望能够有下一辈子,不要在做兄弟了。”

  …………

  时间慢慢过去,经历了几天以往惊鸿楼座无虚席的火爆,好像逐渐冷却下来,在今日饭点的时候,虽然依旧坐满了大半个惊鸿楼,但明显比起以往人气要差太多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深谙此道的李嫣然,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危机感。

  按理来说,炒菜的口味新颖,不存在这么快就厌倦了,既然不是味道差了,那么肯定就是价格方面出了问题。

  但炒菜的价格本就不贵,既然不是内部出了问题,那么就只有外来的原因。

  刚好看到了来这里吃饭的程咬金,李嫣然美眸微微一转,在她的一番威逼利诱之下,程咬金很快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在听到金玉楼所有菜品价格下降了三成以后,李嫣然忍不住紧紧握起了嫩白的小拳头,高耸的某处也开始不断起伏着,显得气愤无比。

  见到这一幕,方初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讶异,同行竞争本就是不可避免的,可看李嫣然这副模样,好像事情还有点儿隐情。

  “金玉楼掌柜的,乃是我爹唯一的一名弟子。”

  似乎是看出了方初的疑惑,李嫣然忍不住咬了咬自己的白牙,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方初一下明白了过来。

  上辈子看过的剧也不少了,这种徒弟“逼死”师傅的狗血桥段也见了不少。

  得到了人家的真传,却在师傅死后,不说过来帮忙,转身一变自立山头唱起了对台戏,不得不说不管这人的厨艺怎么样,但人品肯定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